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8 2022年8月9日 星期二

南非农民谴责中国的羊毛禁令


南非山区的农民们正在收工回家(2022年4月9日)

马希奈纳(Sipiwo Makinana)生活在东开普省风景如画的德拉肯斯堡山脚下的乌吉镇,他是那里的一个小牧民。

马希奈纳说,他每公斤羊毛通常能买大约150兰特或9美元。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4月份因某些地区的口蹄疫情而禁止南非羊毛出口中国以来,日子就难过了。

他说,“由于中国禁令,我失去了6万兰特,这对我这个小牧民来说是很多的钱。”他说当地其他牧民都有很多羊毛等待出售。

南非每年出口羊毛大约价值3亿美元,大约80%是卖给中国。当地牧民和产业组织目前呼吁北京解除禁令。

国家羊毛种植协会总经理比尔(Leon de Beer)说,禁令导致4300万美元的损失。

他说,“禁令没有理由,因为南非有羊毛剪切后如何存储的规定。”他解释说,羊毛存储的温度需要符合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规定。

比尔说,南非有4万多小型牧羊农民,每年生产将近600万公斤的羊毛。他们的生计和4500名季节性剪羊毛工人的生计现在都受到威胁。

比尔说,农民们也刚从干旱中复原,8月17日计划进行的首次季节的羊毛拍卖目前似乎会是一场空。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市场如果继续对南非的羊毛关闭,这些生产商和周边社区会再次陷入贫困。”

新兴黑人农民

南非农业协会(AgriSA)负责人里德(Christo van der Rheede)对此也担忧。

里德说,“大部分我们的新兴农民,我们是说正在向中国出口大多数羊毛的大约4万3千新兴黑人农民,他们的整个家庭此刻都日子不好过。”

南非农业商会首席经济学家希罗布(Wandile Sihlobo)解释说,尽管南非大多数商业种植依然是白人拥有,但种族隔离结束将近30年后,羊毛产业黑人农民的数量是最多的。

他说,“南非黑人农民占羊毛生产的大约18%,而参与商业种植其它商品生产的黑人农民平均只占大约10%。”

他并说,“南非正在重新建立或改善黑人农民在农业生产中的贡献,所以禁止他们对中国出口的确正在冲击小农民。”

过度依赖中国?

南非农业协会的里德说,协会正在游说南非政府向中国表达关切。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向中国政府保证,我们遵守了非常非常严格的规定。”

他并说,“羊毛所有产地都没有受到疾病的影响,他们还能确保出口的羊毛得到适当的处理,让口蹄疫孢子无法生存。”

中国驻南非使馆没有回应多次的评论要求,但中国国家媒体之前报道过南非的口蹄疫爆发。

新华社4月份一篇文章说,口蹄疫是南非把动物从口蹄疫控制地区非法移出造成的。

2019年的一次爆发让南非失去了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没有口蹄疫地区的地位。中国当时已经停止牛肉进口几个月了。

最近的疾病爆发期间,中国和莫桑比克都进行了贸易限制。

希罗布说,南非的羊毛也向墨西哥和美国等地出售,但这些是很小的市场。

他解释说,“南非的确无法寻找中国以外的某些其它市场,因为中国在世界上继续是主要的羊毛买家。”

当中国停止进口你的产品时,影响可能非常严重。

中国禁止澳大利亚葡萄酒以惩罚澳大利亚对新冠病毒起源的评论,让这个产业受到打击。

北京这个星期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后禁止数百个台湾食品生产商的进口。

南非的羊毛禁令不是政治报复,而是政府对污染的担忧举动,但禁令显示主要对一个国家出口的危险。

农民马希奈纳说,“这让我们深受打击。”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 如何看待美副国务卿谢尔曼对所罗门群岛的访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27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