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2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SOS!我们是开源集团骗到赞比亚的强迫劳工


福建开源集团在赞比亚的一处建筑工地

8月初的一天, 经过两天的颠簸,装载建筑材料的卡车把­­刘星扬和一位同事拉到赞比亚东方省首府奇帕塔市郊的一片荒地。那天晚上,他和同事挤在公司给的一张旧席梦思床上露天而眠。此后的半个月里,他俩白天建铁皮屋,晚上就睡在这同一张床上。

几个月前,刘星扬在网上看到福建开源集团正在为其驻赞比亚的分公司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圆梦非洲”。

这家名为阳光股份投资有限公司(Sun Share Investment LTD)的企业自称拥有100多中方员工,近千名非洲员工,产品涉及商业物业、房地产开发、工程建筑、建材等。公司承诺为员工提供“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薪酬”、“丰厚的年终奖金”,“五天七小时工作制”、“免费的酒店式食、宿、生活服务”。

2) 中国员工自己准备的饭菜
2) 中国员工自己准备的饭菜

到福州总部面试录用后,刘星扬签下一份三年的合约,启程前往赞比亚首都卢萨卡。

“下了飞机,到了赞比亚空军基地,我们同行四人的护照就被老板陈承耀的外甥收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还给我们,” 刘星扬告诉美国之音。

这以后的日子里,他越发感到在当地的工作、生活和公司招聘时的宣传大相径庭。刘星扬觉得自己上当了。

“公司上层对中方员工非常刻薄,老板天天开会到深夜12点左右,每次开会就骂人,” 刘星扬说,公司还随意扣工资,不给报销除疟疾外的医药费,员工没有休息日,每周工作7天,每天至少10小时,“有时晚上睡下了,车辆回来没油了,又要起床去给车加油,甚至凌晨1点到5点还要去巡夜当保安。”

按照公司规定,员工每年可以回国休假一个月,刘星扬说,有人申请了两年半还没获得批准。

“公司管理混乱,没有人情味,不把员工当人看,”另一位员工说。有时他晚上10点回到驻地,第二天早上6点半又要爬起来出工。

“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在老板眼里,你只是垃圾一枚!”一位前员工在网上留言说,“随时随地你都要面临高额罚款,两千到一万元不等,觉得你不爽时会把你开除。开除的价格就没那么简单了!轻则一至两万,重则三到四万。”

“不满意的员工哪里都有,我又不是神仙,公司也不是神仙,”阳光股份投资有限公司经理陈承耀对美国之音说。

“去非洲的中方员工,十个肯定有八个是混蛋的,”他说,“我原来在大使馆也讲过,去非洲的中方员工一般大部分不优秀,而且有一部分还真的是人渣。”

不过他转而又说,自己对90%的员工都是满意的,每年只有十人左右被辞退或主动离职,因为有些人不做事,“像烂苹果一样,我们不得不把他丢掉”。

陈承耀承认,根据合同,被开除或离职的员工要向公司缴纳一笔费用。“你想想看,如果有个人想过来旅游,或者过来混日子,机票有人出,签证有人出,吃住行,连擦屁股纸我都给他预备好了,那谁都愿意过来到此一游,那我们公司怎么办?我又不是做慈善!”他说。

陈承耀说,公司这几年在非洲发展很快,作为一家民营企业,靠的就是技术过硬,工程质量好,“我们建的写字楼都是世界500强企业进驻的。他们又不是傻子,为什么选择我们!”

刘星扬则向美国之音透露,这家公司原是生产铁皮瓦的,根本没有­­能力搞建筑,但是通过向赞比亚政府和中国大使馆的利益输送,拿下了很多建筑承包合同,其实工程质量根本不过关,到处都是偷工减料,弄虚作假。但是和其它在非洲的中资企业一样,公司奉行“钱能搞定一切”的策略,用行贿手段摆平一切,比如一掷千金请监理吃上一顿中餐,或是聘用当地一位部长的女儿出任房地产项目的销售经理。

2016年1月,赞比亚全国建设委员会(NCC)下令暂停阳光股份投资有限公司一处工地的施工活动。这里正在建造一座十层的写字楼。该委员会说,这家公司没有合法的注册文件。委员会发言人说,他们还发现由于组织不善,现场工作环境不安全,工人也没有按规定配备全套的防护服。

刘星扬已经决定从公司辞职,尽管这意味着他可能要交两万元左右的违约金。他说,在这里人格得不到尊重,健康得不到保障,回到中国至少还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天堂地狱一念之间” 是公司餐厅里悬挂的一句标语。经理陈承耀说,这是为引导员工看正面的东西,不要天天接受负面信息,“我是很苦心教他们的。”

刘星扬说,这个标语却时时提醒他,对于中国员工说,进入这家公司等于来到地狱。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认为公司不好,那可能是我的问题,但100多号中国劳工面对强权忍气吞声,那是哪里出了问题?”他问。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刘星扬为化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