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1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机器人,假新闻,国家炮制的伪信息:互联网上你应知之事


左图: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的推特账户首页(2018年1月24日)。右图:冒名顶替的廖亦武的推特账户首页(2018年1月24日)。

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一天前得知,在推特上活跃着一个和他同名同姓,连长相也一样的“李鬼”。

真廖亦武2012年11月上推,账号@liaoyiwu1,迄今发推3843条,粉丝数2万7500。

机器人,假新闻,国家炮制的伪信息:互联网上你应知之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56 0:00

假廖亦武2017年9月上推,账号@sdfds89176319,迄今发推998条,粉丝数1万4900。

廖亦武对美国之音说,自己每天忙于写作,在推特上并不活跃,对社交媒体技术也不很精通,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冒名顶替的家伙。

“他为什么要这样? 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发表这些看法,” 廖亦武不解地说。

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在德国(2010年10月11日,Elke Wetzig/CC-BY-SA拍摄)
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在德国(2010年10月11日,Elke Wetzig/CC-BY-SA拍摄)

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兴起之初,曾有这样一句名言: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如今,操控假账号的或许的确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可能性是,他是机器人。

推特承认查出5万多俄罗斯机器人

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信息社会项目研究员李心荷(Tiffany Li)说:“使用机器人是一个新趋势,利用自动化工具生产内容,从而操控媒体、操控选举等。”

推特公司上周五(1月19日)发布声明说, 系统清查发现了3814个有克里姆林宫背景的账户。在美国大选前十周里,这些账户共向推特灌水17.6万次。推特说,公司还清查出50,258个和俄罗斯政府相关的机器人账户。这些机器人总共发推100多万次。

推特公司承认,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共有近70万户用户曾经和这些机器人互动,转推或给它们发布的信息点赞。

如何识别机器人?

专注研究网上言论、科技对全球传播影响等问题的李心荷说,这些机器人对健康的网络言论环境构成危害。其实识别它们并不困难,即便是普通人也可以通过简单的观察大致知晓。

她说:“很多俄罗斯机器人账户都以一些随机的数字结束,如果你发现有个账户给你发信息,或者转发某条信息,他的账号是 @艾利克斯·史密斯81231279,基本上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俄罗斯机器人。”

精湛的算法可以让科技公司更准确地知道互联网上谁是真人,谁是机器人。推特公司在上周的声明中强调,去年12月,升级的技术让公司每周可识别世界各地640万个可疑账户。推特目前每天屏蔽约25万个机器人账户。

一些经常使用推特的中文用户说,推特上一度充斥着很多以俄文用户名命名,用中文发布亲中国政府言论的账户。去年8月以来,这些账户呈几何数增长。不过,几个月后它们就突然集体消失了。

“五毛再进化总归还是五毛”

但是恶意使用网络平台服务的行为看来还在继续。新登场的这群疑似机器人大都有了中文名字,尽管在@之后往往还是一连串随机数字。

旅居美国的媒体人陈小平近日在推特上说,他受到“成千上万第二代五毛机器人”的攻击。陈小平目前与他在大陆的妻子已经失联4个多月。

他写道:“发帖高重复率曝光了他们五毛集团军本色。五毛们再进化总归还是五毛。这种技术是国家流氓主义的升级版。”

旅居美国的媒体人陈小平
旅居美国的媒体人陈小平

除了大量复制、粘帖相同的内容,这些账户有时也会暴露更明显的纰漏。

一位自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的推特用户发现,不少账户近日都转发了同一条信息,似乎是是错把当局的指令当成发帖内容写进了程序。

这条推文说:“请不要使用同样内容的内容多次进行发推、转推、回复,以防止账号被封(同一账号多次使用同样的内容进行回复无法成功!)”

专家:技术+大数据可能让中国做很阴险的事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杰米·弗莱(Jamie Fly)说,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操控技术公司现有的算法。他说,未来这些国家还可能采取更阴险的做法,比如发明自己的人工智能平台,把信息安插进来,削弱美国的民主。

弗莱说:“关于中国,我最大的担忧是他们将这些技术和大数据结合起来,除了对美国和其他国家发动的网络攻击外,还收集每个美国人的信息,至少我敢肯定,每个在美国联邦机构工作和其他次级机构的人的信息都在他们掌控中。”

弗莱说,如果将这些信息和其他技术结合起来,相比俄罗斯漫无目的的攻击,中国可以开展有效得多的微观打击,危害也更大。

谁该负责?

谈及解决方案,耶鲁大学的蒂芬妮·李说,应该让科技公司自愿承担起更多责任,守卫全球民主,首要任务就是清理机器人。

她说,“这样做的结果是,这些公司的用户会减少,在股东们看来这不是好事,至少从传统的观点来看,但我认为这些公司现在开始意识到,人们不愿投资那些为操控媒体、传播虚假信息等种种危害推波助澜的公司。”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弗莱没有那么乐观。他说:“很多公司完全不在乎和独裁政权合作,按照当地法律调整自己的平台。 但是当美国政府想要和他们谈谈时,他们却很不情愿。”

作为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的前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莱曾和很多科技公司谈过话,大多数公司都否认他们的平台有任何问题。

弗莱认为,这些公司对于互联网上发生的事其实相当无知,特别是脸书和推特,每当谈到有问题的账户时,他们的数字总是变来变去。

“我们需要和这些社交媒体公司有更好的合作,找到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案,”弗莱说,“我的确认为我们需要采取一种更强硬的手段。”

真假李逵

作家廖亦武希望那个假以他名的账号能销声匿迹。

他在推特上写道,“太无聊了,他妈的,假廖亦武,赶紧收摊吧!”

八小时后,假廖亦武账号又出来发了六条推。不过一反常态的是,这些推文和中国政治毫不相干,而是转发了中新网一则有关日本火山可能喷发的消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