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45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美流行病学家:“武汉肺炎”可能比“萨斯”更难控制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视察武汉新建医院工地时讲话。(2020年1月27日)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五(1月31日)上午8点,中国新型冠状病毒已经造成213人死亡, 确诊病例超过2003年的“萨斯”(SARS),达到9720。全球18个国家和地区也发现了100多个病例。正因为上述的因素,星期四,世界卫生组织也宣布中国武汉新冠病毒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流行病专家说,世界卫生组织的行动将增加中国遏制“武汉病毒”的紧迫性,但是 “武汉病毒”可能比“萨斯”更难控制。

比“萨斯”更难控制,轻症难辨认,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普遍

星期四,美国卫生官员宣布美国本土出现首例人对人传染的病例,这也是美国境内第6起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

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 星期四在接受《哈佛大学报》(Havard Gazette)采访时说,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爆发的萨斯病毒相比,控制起来更有挑战性。

他说: “我的确认为这个控制起来要比萨斯更有挑战性,因为看起来很多病例相对温和,这让确诊变得更加困难。” 他解释说,武汉肺炎的一些症状比普通感冒或是流感严重,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严重感染的现象。 很多轻度的感染的患者肯定会被忽视。

据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截至2020年1月29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千586例,目前仍在院治疗4千334例,但是,尚在接受医学观察的人高达2万6千632人。

利普西奇认为,造成武汉肺炎更难控制的另一个原因是病毒在人和人之间传播比较容易。

他说:“专家的共同看法是,很明显,(病毒)能够在社区传播。我们曾乐观的认为,病毒来自动物,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比较温和,但是这个说法已经不可信了。我们现在至少可以说,病毒是可以转移,在人和人之间可以传播。每天的状况都更清楚地表明,这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比较普遍。”

还很难判断武汉病毒是否比“萨斯”更致命

武汉肺炎的死亡病例短短的时间内增加到213人,但是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范德堡大学健康政策系预防医院教授威廉·施夫纳(William Schaffner)告诉美国之音,因为有大量轻病症患者的存在,现在还很难确定武汉肺炎是否比萨斯更加致命。

“当一种新的感染出现时, 重症患者自然是最引起我们注意的。这些人病得很重,来到医院。因此,我们最初的印象:‘哦,这个新感染非常严重。’ 基本上都是这样。但是,后面的调查会发现,您不仅患有严重的病例,还有不严重的病例,甚至是非常轻微的病例,目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信息来了解病毒造成的疾病的整个状况,因为我们的重点依然在重症患者身上。因此,很难就这种病毒与萨斯或是中东病毒做出比较明确的比较。”

他说,就目前的情况看,应该比萨斯致命性轻,比普通流感严重。但是,他又说,他会根据具体情况修正自己的看法的。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流行病专家布兰登·布朗(Brandon J. Brown)告诉美国之音,从目前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的比例来看,武汉肺炎的致死率低于萨斯。 他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说:”现在看起来感染确诊的人数已经超越萨斯的人数,不过,死亡的人数与确诊人数相比,新冠病毒比萨斯低,但是事情在变化中,我们还有很多并不知道。“

也有医学人士指出,新冠肺炎病毒的重症率和致死率都低于SARS。最具有风险的年纪大的人和有病史的人。

杜克大学传染病学教授格利高里·格雷(Gregory Gray)告诉美国之音: “很明显,您知道的,老年人群和已经有病史的人群患病的风险增加,不过,我们还不能确定这增加的风险有多大。但这样的观察结果与其他呼吸道病毒是一致的,无论是流感病毒还是冠状病毒)。有病史的人群,例如接受化疗治疗的人、孕妇、很小的孩子和年纪大的人是最关注的群体,也是最需要你照顾的。他们本身很难,他们的免疫系统也难以抵抗病毒。”

中国政府公布的有姓名的死亡病例也显示,患者中更多的是老年人和有病史的人。

武汉肺炎疫情被指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将迫使中国进一步控制疫情

星期四,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委员会召开会议,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做出这样的决定并非不信任中国,而是因为目前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确诊病例增加。

范德堡大学健康政策系的施夫纳说,这将进一步增加中国控制疫情的紧迫性。

他说:“这实际上就是将中国隔离,不鼓励进出中国。当然,它已经发生了,虽然不是太正式。进出中国的航班通常会取消。它给中国增加了控制疫情的紧迫性,因为这将对中国产生长期的经济影响。”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流行病专家布朗认为这将意味着”抗击武汉肺炎将获得更多的关注、更多的资源以及更充分的准备。”

1月23日,中国政府决定关闭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市。后来随著疫情的恶化,湖北又有16座城市被封。中国大陆全面发布了I级(最紧急)应急响应。施夫纳说,这是他所见到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封城,希望对遏制病毒的扩散有帮助。

他说: “封锁城市是一项巨大的公共卫生实验。我称它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公共卫生实验。以前从没有人尝试过这种方法。我们会看到它是否有效。现在还很难评估其实际效果。但是,我希望它可以为限制病毒的传播做出贡献。”

不过,已经有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封城”的负面效果,特别是对最穷困和最没有资源的地区造成打击。另外,也有人认为,因为政府最初的瞒报和淡化事件的严重性,中国错过了最佳的封城时间。

不能确定何时结束

1月28日,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谈疫情防控时说:“疫情什么时候达到高峰,很难绝对地估计。不过我想应该在一周或者10天左右达到高峰,不会大规模地增加了。”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利普西奇认为现在还不能确定武汉病毒何时结束,但是他肯定了中国的努力。

他说:“我认为,中国的体系动员迅速。他们已经完成了许多相关的重要的科学研究。香港拥有全球最好的流行病学团体之一。他们在治疗萨斯时已经有了经验,现在正在积极地工作。他们也做出了很多的很好的努力,但是,现在就断定这个病毒是否像萨斯,或是比萨斯更温和还是更持久,还为时过早。”

但是,利普西奇认为,现在全球的应对体系要比2003年好很多。他说:“病毒被更快识别,诊断测试也更快。相比之下,在2003年的这个时间,我们仍然处于SARS尚未被识别的时期,现在我们有了诊断程序和开始计算病例。我们甚至有专人从事疫苗开发工作,这非常快。这样就很好。我认为,美国的医疗体系存在着10年前的许多相同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并没有改变。但是全球医学研究和反应系统要好得多。”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