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4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制衡中国打“台湾牌”?亚太国家对拜登的期望


澳大利亚与美国在华盛顿举行2+2部长会议,双方在联合声明中表达对台湾支持。(2020年7月28日)

中国在亚洲的咄咄逼人姿态已经引起许多周边邻国的担忧,在北京通过国安法对香港实施强硬管理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都对中国的扩张感到不安,一些美国的亚洲盟友担心台湾成为中国下一个目标,希望拜登上台后能强化对台湾的支持以威慑中国。

一段时间来,中国军机几乎每日侵扰台湾西南空域,台湾空军也施以驱离,但这种被称为“灰带”手法的消耗战造成台湾军事上的沉重负担,也引起地区对中国军事扩张及台海安全的担忧。

日本盼拜登坚定挺台

这种担忧,几天前(12月25日)在日本副防卫大臣中山泰秀(Yasuhide Nakayama)的路透社专访中表露无疑,他的直言也和以往日本官方对台湾议题一向保持低调的做法极为不同。

他说,日本对中国“将其咄咄逼人的姿态扩大到香港以外的地区”感到担忧,或者说,每一个人担心的都是,中国的“下一个目标之一就是台湾”,但他至今还没看到拜登在对台政策上的明确立场或宣示。

中山泰秀说,他希望能尽快听到这个立场,以便日本就此在台湾议题上做应有的准备。他呼吁拜登,在对台政策上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坚定支持台湾面对中国的侵略性姿态,因为“在亚洲有一条红线,那就是中国和台湾,”他问:“在白宫里的拜登,对于中国跨越这条红线会有什么反应?”

中山泰秀提出的问题正是近来美国政策圈辩论中的话题:华盛顿是否应该改变长期以来在台海议题上的战略模糊政策,对北京明确宣示,一旦跨越对台使用武力的红线美国将有所回应?

战略模糊无法阻止北京动武

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内阁官房副长官补兼国家安全保障局次长兼原信克(Nobukatsu Kanehara)说,无论美国是否采取模糊政策中国并不关心,“他们正在进行侵略台湾的战争准备,他们这么做是因为那本来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目的,也是整个国家的目的。我们是否能阻止他们?现状必须得到保存,台湾人民的意愿非常重要。”

去年才卸任的兼原信克月初在美国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一场视讯讨论中指出,北京对台湾的思考逻辑是要“征服失去的领土”,这对中国是非常带有情绪性的事情,但在西方国家的自由主义思想下,台湾人民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想要保存他们的民主自由,我们必须帮助他们。”

目前是美国亚洲集团(The Asia Group)驻日高级顾问,也是日本同志社大学法学教授的兼原信克说,在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下,华盛顿与台北、东京与台北之间都需要沟通,他个人对不挑衅中国没有意见,问题在于中国不仅没有停止为战争做准备,而且还在加大这个准备,并没有因为美国的战略模糊而停止,因此当前重要的是,美日都应该表明不接受那个地区任何改变现状的作为。

“如果模糊可以阻止他们做战争的准备,那么我们就应该这么做。但如果那只是展现了我们的弱点,那么我们就应该改变它。我们应清楚表示,我们不接受那个地区任何现状的改变。”

武装台湾威慑中国

作为美国在亚洲的重要盟友,日本副防卫大臣中山泰秀的直言也引起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注意,星期一即发表社评呼吁当选总统拜登加强武装台湾以威慑中国。

社评说,中山泰秀已经表达出美国地区盟友对中国的担忧,近来各种情势发展都显示,“在拜登任期内,中国对跨越110里的台湾海峡发起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果民主台湾的独立性丧失,“那将是一场地缘政治的大地震”,太平洋的力量平衡将决定性地转向中国,亚洲国家也必须重新调整他们和美国的关系,这对全球安全与贸易都有重大影响。

社评提到,特朗普政府显著地提升美国供应台湾的军备,但中国很可能施压拜登回到奥巴马政府的宽容政策,“或许以气候变化的承诺来作为诱饵。”此外,中国也会观察拜登是否延续特朗普政府允许美国高层官员访台的现行政策,这象征美国对台湾自主的兴趣。

社评认为,拜登不大可能毫不模糊地表达对防卫台湾的承诺,但中国在台湾周边的威胁及军事动作正在不断增加,“如果拜登要让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安心,台湾是他的第一个重大考验。”

印度尼赫鲁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教授库马尔·米什拉(Sandip Kumar Mishra)说,中国在2020年的干扰行为越来越激起国际社会的公开表态,许多地区国家更认为,要与一个“决断、不负责任及不透明”的中国共处非常困难,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不负责任处理方式、在香港实施新的国安法、与印度的边境冲突,以及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的挑衅作为,都在加快地区对如何制衡中国的讨论,“这些国家已经开始准备应对中国的‘灰带攻击’与‘战狼外交’。”

抗衡中国道路通往台湾

目前也是和平与冲突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的米什拉,星期二在《欧亚评论》发表文章指出,由于中国这种不当行为引发各种反中国情绪,其最大受惠者就是台湾,“要对抗一个更自信的中国,几乎所有道路都通往台湾”,例如美国与澳大利亚在今年的部长级会议中就做出关于支持台湾的声明。

今年7月底,美国与澳大利亚在华盛顿举行的外长和防长2+2部长会议(AUSMIN 2020)中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前所未有的以一段话表达对台湾的支持。

“国务卿和部长们重申台湾在印太地区的重要角色,以及他们同台湾维持坚定非官方关系的意图,并支持台湾在不要求以国家为资格的国际组织的会员身份。对于那些需要国家资格的国际组织,双方也支持台湾以观察员或嘉宾身份有意义参与。”

“美国与澳大利亚强调,最近的事件只会加强他们支持台湾的决心。他们也重申,任何台海分歧必须依据台海两岸人民的意愿,在没有威胁或胁迫的情况下和平解决。他们也承诺,将强化与台湾进行捐助者之间的协调,以便对太平洋岛屿国家提供发展援助。

米什拉指出,在中国的反对下,台湾自2017年以来就无法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活动,现在有越来越多国家,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和日本都在要求推翻这种情况,日本最大行政区北海道议会月初也通过一个决议案,敦促日本政府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在欧洲,102名欧洲议会成员及4名德国议员也在联名信中表达对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的支持。

印度要打台湾牌?

在印度,米什拉说,过去几个月来对台湾的正面友好气氛也越来越强烈,许多人呼吁印度在与中国的紧张关系中应该打“台湾牌”,而印度与中国的边境冲突,是驱动新德里重新考量对台政策的主要因素,因为印度认为,它对与中国的关系保持低调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因此,现在有普遍要求印度放弃遵守‘一中’政策的呼声”,还有关于与台湾签订如新加坡和新西兰与台湾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建议,对于没有加入《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 RCEP)的印度来说,这已成为一个重要的提议。

不过米什拉也表示,虽然地区对中国的不满情绪日益增加为台湾带来巨大外交机会,但结构性的多重阻碍依然存在,包括中国的经济诱因在内,这些障碍使许多国家不愿与台湾有正式关系或提升实质关系,目前的环境虽然对台湾有利,但要达到对台湾外交质量的改变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对于一些国家与台湾发展关系,北京当局仍然重申台湾是中国内部事务不容干预的立场,反对各国试图打“台湾牌”来牵制中国。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星期三(12月30日)在年终记者会上表示,今年台海情势严峻复杂,两岸关系也面临严峻挑战,但党中央在对台工作上仍然取得积极成效。

她说,北京当局已“针对岛内‘台独’分裂活动和某些外部势力大打‘台湾牌’,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重挫‘台独’势力嚣张气焰,遏制外部势力干涉,有力维护台海形势总体稳定,服务了党和国家事业全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