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4 2024年7月15日 星期一

法庭命令特朗普的律师提供与海湖庄园案件有关的文件


资料照片: 2022年7月22日,特朗普的律师埃文·科克伦(Evan Corcoran)抵达华盛顿联邦法院。
资料照片: 2022年7月22日,特朗普的律师埃文·科克伦(Evan Corcoran)抵达华盛顿联邦法院。

美国一家联邦上诉法院星期三在一项密封命令中指示特朗普的一名律师将调查这位前总统在其佛罗里达海湖庄园保留的机密记录的文件交给检察官。

这项裁决对司法部来说是一个重大胜利。几个月来,司法部不仅关注海湖庄园贮存机密文件的问题,还关注特朗普及其代表为何拒绝当局的要求,将这些文件归还政府。这表明,法院站在了检察官一边,检察官曾闭门辩称,特朗普正在利用他的法律代表来进一步犯罪。

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三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在一份简短的网上通知中呈现了这一命令。此案已封存,争议中各方的名字均未被提到。

但这些细节似乎与下级法院法官审理有关案件的秘密博弈相一致。案子的焦点事关特朗普律师埃文·科克伦(Evan Corcoran)是否可能被迫提供文件,或在司法部特别检察官调查特朗普是否在海湖庄园处理不当绝密信息的过程中向大陪审团作证。

科克伦被认为与调查有关,部分原因是去年他起草了给司法部的一份声明,称在收到传票后,他们在海湖庄园进行了“认真搜索”,寻找机密文件。 这一说法被证明是不真实的,因为联邦调查局特工几周后持搜查令搜查了海湖庄园,并又发现了大约100份带有机密标记的文件。

特朗普的另一位律师克里斯蒂娜·鲍勃 (Christina Bobb)去年秋天告诉调查人员,科克伦起草了这封信,并要求她以特朗普记录指定保管人的身份在信上签名。

由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Jack Smith)和他的检察官团队领导的司法部调查,正在调查特朗普或他身边的任何人是否阻碍了司法部从他家中追回所有机密文件的努力,其中包括绝密文件。目前尚未提出任何指控。这项调查是特朗普面临的多项法律威胁之一,包括在亚特兰大和华盛顿对他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调查,以及纽约大陪审团对封口费的调查。纽约的这起案件似乎已接近尾声,即将被起诉。

上周,即将离任的美国地区法院首席法官贝里尔·豪威尔(Beryl Howell)指示科克伦在大陪审团面前回答更多问题。几周前,他曾出现在调查海湖庄园事件的联邦大陪审团面前,但为了避免回答某些问题,他援引了律师-当事人的保密特权。

尽管律师-当事人特权使律师免于被迫在检察官面前分享他们与当事人的谈话细节,但如果司法部能够说服法官,律师的服务被用于助长犯罪-这一原则在法律中被称为犯罪欺诈例外(attorney-client privilege)-那么就可以绕过律师-当事人的保密特权。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豪威尔在周五辞去首席法官职务前不久做出了有利于司法部的裁决。这位知情人士未被授权讨论一项密封的诉讼,并在匿名的条件下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该裁决随后被上诉,法庭记录显示,联邦上诉委员会面临的争议涉及豪威尔上周五发布的一项命令。

发布这一裁决的三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包括前总统奥巴马任命的科妮莉亚·皮拉德(Cornelia Pillard),以及拜登总统任命的米歇尔·柴尔兹(Michelle Childs)和潘愉(Florence Pan)。就在几小时前,法院规定了双方提交书面陈述的紧迫期限。

周三,科克伦的律师没有立即回复美联社要求置评的电话,特朗普的律师也拒绝对密封的命令发表评论。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