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医学专家:新冠病毒空气传播难以防控


戴口罩的迈阿密民众走在街头(2020年6月26日)

全球相关领域200多名科学家呼吁医学界重视新冠病毒的空气传播感染,并建议修订相应的防疫指南。美国一线从业医生认为,没有现实可行的手段最大程度防止“气溶胶”空气传染;无论如何改变防控策略,“人类恐怕要做好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的准备”。

7月6日,牛津大学出版社期刊《临床传染疾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接受了239名来自32个不同国家和不同科学领域的科学家致全球医务界的公开信的手稿。

公开信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和其它公共卫生组织,关注新冠病毒的第三种传播途径:空气传播,并且希望提出相应的指导意见。

签署这封公开信的科学家认为,漂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通常被称为“气溶胶”(aerosol)的呼吸道颗粒,可能会被附近一定范围内的他人呼吸进入体内而被病毒感染。

这封由澳大利亚昆士兰理工大学教授莉迪亚·莫劳斯卡(Lidia Morawska)主笔的公开信写道:“我们呼吁医学界和有关国家和国际机构认识到新冠病毒病(COVID-19)在空气中传播的潜力。在中短距离(高达数米或一个房间范围)的“微飞沫”(microdroplet)中吸入病毒的可能性很大,我们提倡使用预防措施来减少这种空气传播途径。”

昆士兰理工大学的莫劳斯卡教授是国际公认的空气质量和健康专家。

莫劳斯卡教授对澳大利亚媒体表示,科学家已经“毫无疑问”地证明,这些微飞沫能够在1至2米范围内构成风险,从而可能使得1.5米的社交距离规则不够充分。目前,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建议的社交距离是至少6 英尺,约等于1.8米。

世界卫生组织迄今为止的正式观点是,新冠病毒主要通过大型的呼吸飞沫传播:例如咳嗽、打喷嚏和说话时喷出的飞沫;但是这些飞沫从呼吸道飞出后,很快会落到地面上。

签署公开信的科学家认为,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南淡化和低估了新冠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的风险。

莫劳斯卡教授说:“我们担心,人们可能认为他们完全按照目前的建议得到保护,但事实上,还需要额外的空气传播的预防措施,以进一步减少病毒的传播。”

莫劳斯卡教授等科学家,在公开信中引用一份尚未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作为例证来解释他们的观点。这项研究对中国广州一家餐馆的感染者进行调查,这家餐厅有来自三个不同家庭的10个人被感染;而餐厅服务员和其他68名顾客都没有感染。

这项发表于印前网上刊物“medrxiv.org”上的研究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感染分布与呼出的含病毒气溶胶的传播模式一致。结论:由于通风不良,新冠病毒(SARS-CoV-2)的气溶胶传播,可以解释新冠病毒病的社区传播。”

还有科学家认为,集体唱歌(如合唱和教堂中集体唱诵)也会成为导致感染,原因是在狭小的空间里,一大群人在一起或多或少地存在与他人共呼吸的情况,而在唱歌时的呼吸比平时更有力。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负责感染控制的技术主管贝内代塔·阿莱格兰齐(Benedetta Allegranzi)医生认为,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证据无法令人信服。

“特别是最近几个月,我们多次表示,我们认为空气传播是可能的;但肯定没有确凿甚至明确的证据支持,”她对媒体说。

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早在4月初就开始了。当时一组36名空气质量和气溶胶专家,敦促世卫组织考虑有关新冠病毒在空气中传播日益增多的证据。世卫组织迅速反应,由长期担任世卫组织顾问的莫劳斯卡教授(公开信主笔)安排了一次会议。

据参加了这次会议的人士透露,当时的讨论由少数几名家主导;他们坚持强调“洗手”方针,而不是防止气溶胶传播。因此,当时世卫组织的委员会没有改变建议指南。

如果如签署公开信科学家所言,新冠病毒能够以比飞沫(droplet)更加细小的“微飞沫”(microdroplet)或者“气溶胶”(aerosol)形态,通过空气传播,是否需要特殊防护,来防止感染病毒?

宾州圣卢克大学医院的王海鹰(Hai Ying Wang)医生说:“最好的防护,那就是N-95口罩;因为N-95 口罩能够过滤更细小的颗粒(particle)。”不过,他同时表示:“N-95口罩的材料,一般民众耐受性比较低,戴上以后会受不了。所以,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人人佩戴N-95口罩是不现实的。更不消说要求在室内环境佩戴了。”

N-95口罩的技术标准,是由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NIOSH)严格规定的,必须能够过滤空气中至少95%的小于300纳米(0.3微米)的颗粒。包括漂浮在空气中的一切颗粒:细菌、碳烟灰、花粉、柴油尾气、病毒等等。

王海鹰医生说,他所任职的医院条例目前规定,所有医护人员在工作环境中必须佩戴N-95 口罩,但是一天下来会感觉到非常不舒服。

“另外,N-95口罩的成本很高。我们医院现在都是重复使用,每天用后将口罩放在回收处,由专门人员统一收集并紫外线消毒一夜后,第二天再用,一直用到不能再用,”他说。

与此同时,在没有研发出可用疫苗和特效药物之前,科学家们关于新冠病毒传播方式的争论或许还会继续下去。而对于疫情笼罩之下的公共卫生体制和全球民众来说,无论这些科学家的呼吁最终是否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应该如何改变全球防控策略和方法呢?

宾州圣卢克大学医院医生王海鹰对美国之音说,人们对于新冠病毒的始源、传播方式和未来的免疫和治疗,争论不休、众说纷纭;其实世卫组织和其它公共卫生专家,并没有排除空气传输的可能性,只是认为空气传播的证据不够扎实和清晰。

王海鹰认为,无论世卫组织或者任何国家的公共卫生机构如何改变防控策略,恐怕“人类要做好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的准备”。一种病毒进入人体宿主之后,按照生物进化的理论,它不会主动离开宿主。通常会发生两种可能情况:“一种是大量用药引发病毒变异和毒性更强;再一种就是不去动它,任其适者生存,病毒自身并不想主动造成宿主死亡;因此可能会发生自动减毒的可能,因此与宿主进入一种共存状态,”他解释说。

包括王海鹰医生在内的许多医学专家预言,新冠病毒完全有可能会像流感病毒那样长期存在,人类无法彻底对它彻底免疫;而是每年研发新的疫苗,要求医务工作者和高危人群必须接种,病鼓励民众自愿接种。

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弗契医生日前曾经对媒体表示,研发出的新冠病毒疫苗如果有效率能够达到70%到75%,他便能够“接受了”。而美联社和芝加哥大学在5月份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只有50%的受访者表示愿意接种新冠疫苗。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