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9 2020年10月2日 星期五

中共在欧洲建立“友协”拉拢精英,以渗透分化欧盟


中国和欧盟高层经济对话在北京召开。(资料照片)

中国共产党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影响力渗透,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共在欧洲开辟了一条政治战线,即通过“友好协会”来推进中共政府的国内优先事项和外交政策目标。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7月发布的这份报告名为《揭示中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友好协会如何笼络欧洲精英》。报告指出,“友协”通过直接和间接渠道与共产党联系在一起,“在推进中国国内优先事项和外交政策目标方面,这些前沿阵地扮演着喉舌和中间人的角色”。

报告还说:“对中共来说,理想的情况是,通过这些团体培养出来的外国精英将继续提升其重要性,并积极影响国家政策,充当国家级别人物的游说者或政策顾问。”

为中国说话,推动“一带一路”

CSBA称,“友好协会”的组成和任务各不相同,但总的来说,它们是由某个特定外国领域内的政界、商界和其他精英组成的团体,这些团体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双边关系。纵然这些“团体”有助于促进中国和欧洲各国之间的教育及文化交流,但它们也是统战部的“有用工具”,扮演着中国共产党代理人的角色,以扩大和深化中共在欧洲的影响力。

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马晓月(Mareike Ohlberg)告诉美国之音:“‘友好’这个词听起来不错,但我们要记住,这是中共的一个政治概念,‘中国朋友’是指愿意在国外代表党的利益的人。”

CSBA的报告发现,一些外国人被拉拢后(coopted)会以各种方式为中国共产党的目的服务。他们会重复共产党的谈话要点,转移有损北京形象的言论,促进贸易和投资,鼓励技术转让,并支持一些对中国有利的政策变化。

报告还说,他们支持欧洲与中国在可能构成安全风险的领域加强接触,并推动了“一带一路”倡议。

“意大利对华友好协会”(ICFA)成立于2013年,据称是中意两国人民交流的桥梁与纽带。协会现任主席是意大利前众议院议长艾琳·皮维蒂(Irene Pivetti)。

皮维蒂致力于塑造舆论,她会为包括人权在内的中共有争议的政策辩护。报告说,“在2018年10月意大利媒体的一次视频采访中,皮维蒂为新疆当局对维吾尔人的不人道拘禁进行了辩护”,皮维蒂还说中国“在遏制恐怖主义蔓延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此外,皮维蒂在推进 “一带一路”倡议方面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报告中提到皮维蒂曾赞扬这一倡议,并表示她相信“一带一路将比长城更伟大”。

报告还提到“捷中友好合作协会”,并称协会是中国共产党最近努力扩大在捷克影响力的中心组织之一。协会最初的主席捷克前外交部长科胡特(Jan Kohout)在协会成立后不久便表示,希望摆脱捷克在西藏和中国人权问题上的传统立场,以换取经济利益。

科胡特离开协会后,捷克前防长泰福迪克(Jaroslav Tvrdik)接替了主席的位置,除了在中捷两国间建立国家层面的关系外,泰福迪克还明确表示,协会寻求促进和加强中国共产党在捷克地方层面的关系等。

报告还说,捷克政府在处理“一带一路”问题上也依赖“捷中友好合作协会”。“总之,各友协及其领导人始终与中国共产党国际统战工作的核心原则保持一致。”

马晓月认为,只要成员和活动是透明的,友协本身并不令人反感,但情况往往并非如此。这使得友协有可能在不披露与中国关系的情况下,代表中国在欧洲的合作伙伴组织活动。

欧盟容易渗透?

CSBA的报告还指出,友好协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欧洲的立法和政策结果,它们是对主权的“潜在挑战”。

罗格斯大学政治与法学教授凯勒曼(R. Daniel Kelemen)对美国之音说,外部力量或许可以在欧盟内部培育“特洛伊木马政权”(Trojan horse regimes),这将代表他们在欧盟内部的利益,并将欧盟从内部分裂,“因此,如果外部势力能够通过一两个成员国政府获得影响力,它们就有可能破坏欧盟的外交政策”。

马晓月说:“欧洲最大的不足是缺乏对中共的结构和战略目标的了解,这使得各国容易受到这些影响。”

研究中国政治的知名学者、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季北慈(Bates Gill)则认为,欧洲国家享有开放、自由、民主的社会,这种开放性可以被友协利用。

报告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中国共产党的做法、观点和代理人在欧洲变得更能被接受或正常化,那么北京将在扩大和巩固其影响力方面取得进展。

如何应对友协

CSBA的报告也指出,“欧洲当局和公民社会能够很好地实施审慎的方法和政策,以更好地了解、监督和抵制友协”。

报告提到,欧洲许多一流的学术和研究机构应该促进对中国影响力运作的严格、深入的研究,并利用第一手资料;政客应建立官僚报告机制和程序,作为政府对中共影响的公开记录;欧洲议员可以设立调查委员会,公布有关外国影响力的年度报告,或者通过法律,要求本国政府或欧盟机构公布有关中国政治影响力活动的年度报告。

报告还建议:“欧洲应该从它与许多面临中国共产党类似挑战的民主政府之间的正式和非正式网络中汲取力量。”

CSBA高级研究员吉原恒淑(Toshi Yoshihara)星期二(8月4日)在就报告举行的一场讨论会上表示,面对这些风险,欧洲的民主与开发同样是其优势,“像透明度和问责制这样的公民社会的标准做法变得尤其重要”。

吉原恒淑说:“透明度和问责措施可能会增加一些精英成员加入这些友协的政治和声誉成本,因为他们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公众监督,并承担潜在的额外风险,这样他们可能一开始就不会加入友协。”

他还说:“如果自由民主国家可以更好地监督,或许可以阻止这些友好协会进行的一些活动。”

吉原恒淑还表示,友好协会意味着中国的统战工作变得越来越全球化。

CSBA研究员比安奇(Jack Bianchi)也表示,中国“声称在国外有46个友协,并且已经和157个国家的500多个团体建立了关系。所以他们在欧洲以外的地方也很活跃”。

季北慈认为,近年来,随着统战活动越来越引人注目以及世界各地对这些活动的关注,这种战术的影响可能会比以前小。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