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0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新冠日记:疫情下的总统随行团记者


美国总统川普乘空军一号飞往河内途中回答记者提问(2017年11月11日资料照片)

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当下,很多记者和许多美国人一样处境艰难,因为这份工作将他们置于和人们密切接触的危险当中 。这只是他工作中充满挑战的一部分。

记者手记:疫情下的总统随行团记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12 0:00

我是帕特西·维达库斯瓦拉,我和许多无法在工作中始终保持社交距离的美国人一样,在这个大流行病的期间,我不得不将自己和其他人置于危险的处境。

3月28日星期六,我是和总统一同从马里兰州安德鲁斯联合基地搭乘空军一号前往维吉尼亚州诺福克的随团记者之一。

总统从那里送别海军医疗船安慰号,协助纽约州的新冠疫情救援工作。

白宫将随行记者人数从13人减少到7人,以便在飞机上实行社交距离举措,我们被指示每个人要相距一个坐位。

我知道这时候搭飞机是个坏主意,我承认我很紧张。在上飞机的检查过程中,我和五名官员,包括特勤人员有近距离接触,当中只有两人戴口罩。我想到了我12岁的儿子给我的建议。

维达库斯瓦拉的儿子艾比优索说:“如果你必须在人群周围,妈咪,那你要屏住呼吸。”

登上空军一号后,我用消毒液擦拭座位和乘务员给我的盒装餐点。

我有些紧张,因为我和其他记者、白宫官员、特勤人员、机组人员处于同个密闭空间,除此之外,不论有没有病毒,担任总统行程的随行记者总是倍感压力。

广播随行记者的职责是在几分钟之内,捕捉总统所说的每一个字,以确保广播级别的声音质量,上传到广播记者团的服务器 。由于其他传媒机构仰赖我们,所以这不仅攸关我的名声,还有美国之音的声誉。

我们降落在钱伯斯机场,然后搭乘记者巴士,前往不远的诺福克海军站8号码头。我们聆听总统的简短讲话,看着那艘巨型舰船启动,开始了前往纽约的旅程。

在从诺福克回来的路上,总统走过来和我们有段非正式的对话。我们聚在他的身边,再次忽视了社交距离原则。不过,进行非正式对话的机会难得,在那几分钟,我忘记了病毒,我只关心我能否做好我的工作,对这份工作我始终心怀感激,无论有无大流行病。

以上是我的新冠日记,感谢您的收听,希望您和家人平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