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6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民主党党代会第二天,谈外交为何不提中国?


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会程已经过半,围绕外交议题的讨论出现在第二晚的议程中。当晚,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以及多位外交、国防界人士悉数发言,对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提出猛烈抨击,并赞扬拜登的外交经验和行事风格,以及他对于坚守美国的品格、团结盟友、重塑美国国际领导力的承诺。不过,有分析人士对于这些重量级的外交人士未在讲话中提及中国问题表示质疑。

《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8月19日在参加美国之音举办的有关民主党党代会的讨论会上说:“这几个在美国外交事务上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可是在他们昨天的演讲中完全没有提到美国所面临的最大的危险和安全威胁是什么,尽管昨天和前天都有报告出来,说这个威胁就是中国和俄国,而他们都没有提到,尤其(没有提到)中国。”

在周二晚上的民主党党代会中,“中国”唯一一次被提到,是前北约副秘书长罗斯·高特莫勒(Rose Gottemoeller)批评特朗普总统向包括中国在内的独裁者示好。

与此同时,民主党将在这次党代会上通过其2020年施政纲领,其中提出要退出和中国的“关税战”,避免“新冷战”,同盟友联手,和中国重新谈判,魏碧洲认为这反映出民主党与特朗普政府现行的对华政策“背道而驰”,需要警惕。

“这到底是为什么?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大财团、企业,这些大金主已经买断了民主党的经脉吗?还是(民主党)对中国的政策没有采取像特朗普这样从根本上改变美中关系的做法?”魏碧洲说,“现在看得出来,如果拜登上台的话,中美之间的关系会比现在有所缓和。这种缓和的方式在很多人看来就刚好落入了中国的圈套里,因为事情只要不对立到极化,对中国永远是有利的。”

威尔逊中心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则认为,民主党党代会没有着重谈及中国问题是因为外交议题不是美国选民最关心的议题。而且他认为拜登的对华政策虽然比较“传统和温和”,但与特朗普对中国的基本态度是一致的。

他在美国之音的讨论会上说:“其实在美国所有的总统选举,年年都是这样的,美国的选民不怎么关心国际事务,(只关心)他们在国内安全不安全,经济健康不健康,外交关系总是次要的。所以(民主党)知道这个不会动员很多他们的选民。有一点我跟魏碧洲先生的观点不太一样。虽然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有分歧,但是民主党的施政纲领也是肯定了特朗普的最基本的对中国的态度。他们也否认要接触中国,他们也同意特朗普所说的,我们要反制、对抗中国,就是怎么个对抗法?在这个方面是有区别。特朗普对华政策最终的目标是什么不清楚,但听蓬佩奥等人所说的,其实他们追求的是政权更迭。可是政权更迭不是美国最重要的利益。面临中国势力年年扩大,美国也有一个国家利益,就是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

前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国会众议员参选人符江秀认为,民主党人之所以避免过多谈论中国议题,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承认特朗普总统的功劳。

她说:“民主党之所以不提中国是因为他们其实心理上是赞成特朗普做的,但是他们不想给特朗普Credit(功劳)。我跟很多民主党朋友私底下聊,他们说特朗普做得比所有民主党总统都好,在中国这个议题上,但是他们不想给他任何的功劳。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被逼到要跟特朗普唱反调才是政治正确这样一个路线了。”

拜登将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天发表接受提名的演讲,他将如何在这场演讲中阐述自己的外交政策是外界广泛关注的重点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