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5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台湾立法院因陈菊人事案再爆肢体冲突 学者吁树立政党典范


在台湾立法院里执政党民进党立委与在野党国民党立委发生冲突。(2020年6月29日)

台湾立法院周二(7月14日)原定审查监察院长被提名人陈菊的人事案,但主张“撤换陈菊”的国民党再度发动抗争,推倒议场内的备询台和霸占主席台,引发朝野立委激烈的肢体冲突,并在立法院外也动员支持群众一度与警方发生推挤,双方阵营和支持者各有立场,争执不下,使得陈菊任命案之审查无疾而终,周五将直接迳付表决。

针对此一长达数周的争执,两位台湾学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达各异的看法。

反对陈菊任命案的学者廖达琪说,国民党的抗争具有正当性,但台湾的政党政治进入恶性循环期,蓝、绿阵营角色互换,执政的民进党犹如当年的国民党一党独大、尽享执政资源和立院席次过半的优势,逼得在野的国民党必须走上社运抗争路线来“救亡图存”,而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只有短短二、三十年的历程、持续打打闹闹在所难免。

支持陈菊案的学者李筱峰则说,国民党的抗争毫无正当性,而且与其执政时期所建立的提名模式和价值,自相矛盾,不过,他呼吁两党都应树立政党政治的典范,他说,国民党应停止“可笑的”抗争及对陈菊的无理对待,而执政的民进党虽然具有提名陈菊的正当性,但也可以考虑展现超然风范,改提另一名连国民党都挑不出毛病的人选,来证明绿营内人才济济的态势。

国民党强力杯葛

继六月底以占领立法院、杯葛陈菊人事案未果后,据中央社报导,国民党于周二清晨4点就开始动员、于立法院侧门筑起静坐人墙,试图阻挡陈菊座车进入立法院,不过,此举遭民进党党团突破,顺利将陈菊于上午8点前就送入议会准备接受质询。

场外阻挡无效,国民党随即在总召林为洲的带领下,武攻冲进议场,推倒备询台、并号召多名党籍立委霸占主席台,让会议无法顺利召开,以杯葛陈菊任命案的审查。

双方党籍立委在推挤破门而入的过程中互有挂彩,国民党立委费鸿泰手指和手腕处割遭伤溅血后,送医治疗,而民进党书记长钟佳滨也发现大拇指受伤,他指出,议场玻璃门遭到破坏,双方党籍立委互相推挤后,他发现手在滴血,但自己也不清楚如何割伤的,他说,议事冲突抗争难免,但呼吁双方应该互相节制,避免发生危险的状况。

当陈菊于立院枯坐等待质询期间,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则率党团书记长蒋万安和多名立委在立法院外,向支持群众发表谈话。

在高呼“拒绝酬庸、退回提名”的口号后,江启臣表示,今天如果不抗议,明天就没有公义。他重申,蔡英文总统的监委被提名人九成都是绿营的人马,包括陈菊等人,虽已注销党籍,但仍是民进党人。他指控,民进党打算先把监察院绿化,再把监察院东厂化。国民党反对酬庸、拒绝贪腐、也拒绝监察院东厂化,绝对不接受监委提名名单。

朝野立场各异 争执不下

蒋万安则向群众表示,民进党握有行政权,在立法院又是多数,借由多数暴力予取予求,完全把少数声音踩在脚下,国民党是因为不能接受才采取激烈抗争。

透过新闻稿,国民党除了以高雄市府团队在陈菊12年的主政下,遭到监察院调查58案、纠正案30案、弹劾案3案为由,来质疑陈菊出任监察院长的资格和正当性外,还以2014年高雄气爆所募得善款之运用存在“自行挪用善款、浮编律师费、隐匿捐款资讯”等决策弊端,要求陈菊在该案中所扮演的角色未厘清前,应自行退出监察院长提名,否则“球员兼裁判,弊案不用查”,钜额的气爆善款挪去哪,也将永远不得而知。

针对国民党的抗争,两大在野小党台湾民众党和时代力量也不全然支持。

民众党立委蔡壁如虽表态反对陈菊的人事案,但她也质疑国、民两党联手打假球,并未真心支持修宪废除监察院。

同样也支持废除监察院的时代力量曾期许,这是最后一次提名监院人选。因此,立法院党团总召邱显智则提出调侃,“国民党、民众党不愿、不想、不会质询(陈菊),可以把时间留给我。”

资料照:台湾高雄前市长、总统府前秘书长陈菊
资料照:台湾高雄前市长、总统府前秘书长陈菊

至于在立法院枯坐近4小时的陈菊,于周二中午前离开立院,之后,她透过脸书贴文表达无法在国会殿堂说明的遗憾,并同步发布审查会的书面报告,除细数她个人投身台湾民主运动和人权工作50年的经历,以及在外界抹黑下、对自己清白的信心外,她期许自己能透过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推动来促进和深化台湾的人权纪录。

陈菊:最后一任监察院长

另外,在支持废除监察院的前提下,她说,她也“期许自己能成功扮演最后一任监察院长的角色,在修宪通过之际,确保监察权能够顺利换轨、国家人权机构能够延续,而在宪改工程完成后,业务还在、同仁还在、监督还在,只有一生为人权奋斗的民主老兵,完成最后的任务,光荣离开。”

陈菊的脸书贴文于晚间获得3万多名支持者按赞肯定,其中近3,000人留言为其打气。

针对陈菊的审查受阻,总统蔡英文周二在南台湾屏东的访视行程中,也表达遗憾,她表示,提名以来,国民党等在野党对于陈菊在过去从政生涯的质疑,在她看来有些是似是而非的想法,她说,其实立院答询是很好的机会,让质疑者可以提出质疑,也让陈菊可以正面回应,双方意见并呈后,立委可以自行判断,但很可惜,这个机会现在被剥夺了,她觉得遗憾,也希望在周五投票前还有2天的程序,能够完成监委名单必要的审查程序。

对于陈菊的任命,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系教授廖达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不管陈菊个人的清廉度如何,她现在要出任的是管所有官员风纪的职位,她自己本身的风纪也应该被检验,尤其她所带领市府团队还被监院立案调查中,她若出任,难免球员兼裁判。

廖达琪指出,网路民调甚至有高达七成民众不认同陈菊的人事案。

不过,台北教育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教授李筱峰则不表认同,他向美国之音说,对网路民调的信度和效度高度持疑,他也不认为,国民党的抗争具有正当性,他说,若地方首长要概括承受所有市府团队下属的行政疏失或弹劾案,那以同样的标准,国民党内也有多位政治人物下属同样面临监院调查。

他表示,“若是陈菊个人有犯错,那(国民党的抗争)才有正当性。”

树立政党典范

他说,国民党应该为过去威权时期、压迫陈菊的人权而感到愧疚、并自我反省,他问,国民党在执政时,那一届不是提名国民党人出任监察院院长?民进党在野时即便不同意国民党的监院人事、也从来没有以陈抗的方式来杯葛人选。现在,民进党提名陈菊,也只是比照国民党过去的模式、并不违法。

他说:“陈菊过去(连)命都不要了,怎么会在乎这个(职位)。”

现年70岁的陈菊,19岁投入台湾民主运动,曾被军事法庭以唯一死刑起诉,也坐过六年半的黑牢。

虽然充分支持陈菊的任命案,不过,李筱峰也说,台湾政党政治的发展应该到了两党都要树立典范的时候,也就是说,国民党不应该走民进党的老路,以激烈的手段、甚至不具正当性、违反自己价值的抗争方式来监督执政党。

至于民进党,李筱峰说,在陈菊一案上,虽然具有正当性,而且,就算周五要强推过关也不违法,但如果能展现大党高超风范,改提其他连国民党都挑不出毛病的人选,反而能证明绿营内人才济济。

即便国民党已扬言要连续霸占立院主席台直至周五,但以民进党在立院拥有61席单独过半的席次优势,在立院只有38席的国民党就算联合其他小党,周五恐怕也无力挽回陈菊和其他监委人选任命案的通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