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0 2020年7月10日 星期五

国民党占领台湾立法院 抵制陈菊的监察院长任命案


在台湾立法院里执政党民进党立委与在野党国民党立委发生冲突。(2020年6月29日)

为了抵制监察院长提名人陈菊的人事案,国民党立委在党主席江启臣的带领下、仿效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于周日下午(6月28日)以突袭方式“自囚”占据立法院议场近20个小时,直至周一(6月29日)上午被民进党立委破门净空并夺回主席台后才告终。

在占领期间,20多名蓝营立委堆叠桌椅、加诸铁链固定,来挡住各议场出入口,使得民进党立委必须动用油压剪断开铁链、才得以进入,蓝绿双方还一度在主席台上推挤多时,才画下句点。

虽然被请出立法院,国民党仍坚持“不撤换陈菊、决不罢休”的立场,党主席江启臣还指出,蔡英文总统所提出的 27位监委提名人中,有24位与民进党关系密切堪称“史上最绿、最烂、最酬庸”的名单,而且陈菊在高雄市长12年任内,她所带领的市府团队曾遭监察院调查58案、纠正案30起、弹劾案3起,国民党质疑她若入主监察院,是要办案、还是吃案?

江启臣因此呼吁民进党政府退回争议名单,并进一步针对考试院和监察院的存废,展开宪政改革的朝野讨论,以凝聚共识。

监院人事争议 朝野分歧

国民党的主张,也获得其他在野党团的支持,民众党立委蔡壁如批评,这份监委名单未做到党政分离,且八、九成都是民进党的人,公益性和公平性明显不足,她也建议退回或在未来三周的临时会期间成立修宪委员会,好好讨论废除考、监两院的议题。

而时代力量则重申废除监察院立场,但盼望这是最后一届的监委提名。

甚至独派团体台湾国办公室也透过新闻稿指出,无论陈菊过去对台湾民主人权的贡献有多大,出任监院院长仍不免有酬庸之憾,再加上,废除考、监两院一向是民进党等反对运动者的主张,而且近年监察院常沦为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的政治打手角色。

因此,为了解决此一朝野分歧,台湾国办公室呼吁国民党主动提案来废除考、监两院,以回归民主国家三权分立的正常架构,也要求民进党实现在野时的政治承诺。

面对在野人士普遍反应的监委人选争议,总统府发言人张惇涵则发表四点回应,他表示,蔡总统乐见朝野对于废除考、监两院的看法渐趋一致,但在未修宪废除监察权之前,总统和国会都有义务要遵循宪法来分别提名和审查监委人选,因此,他呼吁国民党勿为反对而反对,因为“未审议先杯葛”只会制造出更多政治对立。

此外,总统府也坚持陈菊的适任性,张惇涵指出,本届监察院另被赋予国家人权委员会的任务,因此,由自1969年来就一路参与台湾重要的人权与民主转型的陈菊来出任,当之无愧。

政党不合作

针对国民党的抗争行动,台湾学生联合会(台学联)秘书长陈佑维指出,“看起来是社运,但实际上只是立法委员的不合作运动”,而华人民主学院董事会主席曾建元则说,国民党若后续无法得到更多民意支持,恐师出无名、且徒劳无功。

陈佑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根据台学联的观察,国民党占领立院时,场外的支持人数并不多,而且也以50-60岁、中老年龄的国民党支持者居多,至于场内的占领者都是无法动用警察权驱赶的蓝营立委,所以,这并非一场由下而上、具民意或民怨堆叠的社会运动。他说:蓝营立委在“任何人都动不了他们的状况下,在里面堆椅子、还说要开冷气、我们不认为,这是追求公平正义的社会运动。”

陈佑维说,年轻人大都对监察权不熟悉,只期待考、监两院能尽快废除并精简并入行政院和立法院中运作,另外,年轻人也不一定反对陈菊的任命案,反而乐观期待,由陈菊出任是民进党废止监察院的前置作业。

对于陈菊是否适任、国民党的抗争行动是否具有正当性?华人民主学院董事会主席曾建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则表示,还有待民意的考验。他说,立法院对总统提出的监委人事案可以行使同意权,相当于可以召开听证会来对其询答,因此,国民党大可透过审议过程来让民意展现是否反对陈菊出任。

不过,在立院只有38席的国民党担心的是,民进党可能挟其61席单独过半的席次优势,强行通过陈菊和其他监委人选的任命。

对此,曾建元也呼吁民进党在立院审议监委名单后,应开放立委根据地方民意的走向、自由表决、以解决陈菊虽获得总统授权、但却缺乏立院政治授权的质疑。

曾建元说,他个人认同陈菊的任命,因为,监院院长一职并非法官,本来就存在政治性,陈菊个人的政治经历、对人权的贡献,无法抹灭,以她的经验和能力主持监院应没问题。虽然外界对监察院长的操守要求较高,但曾建元也说,监院属于合议制,监察院长和立法院长一样都要维持议事中立,因此,陈菊出任院长后,其政治影响力反而因政治中立的要求,会被进一步削减掉。

废除考、监两党有共识?

不过,曾建元和陈佑维都同意,国民党的这场抗争的确具有正面性,凸显出监察院多年存在的问题以及后续台湾宪政改革之困境。

曾建元说,监委一职的确易流于酬庸的名位,但更大的问题来自监察院的设计、让监委限缩在只有弹劾的起诉权,因为,最终的弹劾决定权还是回到司法院,也就是说,台湾长期花大钱只是在养无牙的老虎。

不过,他期待,国民党的这场抗争有助于后续的宪政改革,虽然他说,国民党是否真的支持废除考、监两院还有待静观后效。

学生代表陈佑维则对朝野和国、民两党都有共识,要废除考、监两院,高度肯定,他认为这是跨出未来宪改的第一步,不过,他高度悲观的是,现行修宪门槛太高,使得要透过宪改来解决考、监两院的废止,几乎无望。

根据台湾《宪法》增修条文规定,任一修宪案最终须经全体立委3/4立委出席、出席立委3/4决议同意后,才能提出修正;且公告半年后,还得有超过半数的全国选举人复决同意,才算完成修宪。

陈佑维说,这代表一个具有立院高度共识通过的修宪案,以2020年的投票人口来看,还得要有约963万张同意票才能通过修宪案,以台湾现行政党的动员规模,几乎没有一个政党有能力运作出这种需要高度共识的宪改案。

蔡英文于今年1月的总统大选获得近820万的得票率,已是史上新高,但距离960万张同意票的修宪门槛仍有颇大一段距离。

学生代表陈佑维说,未来如何下修门槛来解决考、监两院存废的争议、甚至在不牵动两岸敏感神经、制定一部更符合台湾现况的宪法,将是台湾政治未来所面临的最大难题,而且,在那之前,要先让台湾人民意识到,台湾的宪法已经不合现状、且无从修改起,下一步才能来讨论是否制定新宪、以及致宪的多种可能路线。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