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1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妈妈,我无法呼吸”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遗言在中国激发回响


2018年12月28日,李宁被禁止进入山东蓬莱市法院听取李淑莲案重审判决。(李宁提供)

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涉嫌暴力执法致死,震惊世界并在美国许多地方激起强烈抗议浪潮。对于弗洛伊德之死,美国民众和一些政要纷纷表示哀悼和谴责。他的最后遗言“我无法呼吸”目前也在中国网络广为流传,引起反响。

“妈妈,我无法呼吸”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遗言在中国激发回响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42 0:00

引人瞩目的官媒和官员反应

连日来,关于弗洛伊德不幸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的消息和各地民众抗议以及一些美国城市出现的打砸抢烧等暴力事件持续得到中国媒体广泛报道。

中国官媒央视由一位女主播宣读的评论称,美国非裔男子惨死再揭美国种族主义疮疤。以科技打假著称的中国网络名人方舟子转推了这篇用词尖锐的电视评论,但是视频里配的画面多是中国警察或城管部门等执法人员殴打凌辱底层民众的现场录像。

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奥特加斯日前就香港事态发推表示,世界各地热爱自由的人们必须遵守法治,追究公然对香港人民违背承诺的中共。中国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随后转发了奥特加斯这条推文,并附上直接引用弗洛伊德遗言的评语,“I can’t breathe.” 这条可译成“我无法呼吸”的推特评语得到了另一位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转推。

部分中国网友回应

墙外社交媒体上, 这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出的含有上述引语的推文也引起了许多讥讽跟帖、图像,以及事关生命财产安全案例的比较。

有网友推文评论说:(黑龙江访民)徐纯合被警察打死时,华春莹呼吸顺畅,三个华人在赞比亚被杀时,她还呼吸顺畅,那么武汉人因为政府隐瞒疫情感染而死时,她呼吸照样顺畅,现在美国有人在抗议中打砸抢,她开始矫情说自己无法呼吸了。

推友王法展列举多名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死于中国警察暴力执法的中国公民指出,“美国警察执法死了一个黑人,美国人上街抗议,甚至到白宫门口去抗议。官媒引导下,一些傻B觉得美国很乱。岂不知这恰恰说明美国的人权保障。党国这样死了人,比如民工周秀云,瓜农邓正加,雷洋,徐纯合等,你去乡政府门口抗议试试?更别说去中南海了。家人被维稳,发帖被屏蔽,你可能连知道都不知道。”

还有网友把一些中国警察、城管等维稳人员野蛮执法以及香港抗议者被警察按在地上打破头部大量流血的视频片段编辑成短片上传,其中包括执法人员用腿压住一名妇女和对一名男子以胳膊锁喉的画面,与弗洛伊德被执法警察膝盖压颈的镜头作类比。

山东龙口李淑莲命案

20多年前在非法囚禁中被维稳人员酷刑折磨致死的山东访民李淑莲案是地方维稳人员制造的一桩命案。李淑莲的女儿李宁对美国之音记者也谈起了“我无法呼吸”这句弗洛伊德的遗言。

在龙口市开商铺的李淑莲因地方官员索贿不成而遭迫害,到地方和北京各级政府上访近十年,2009年中秋节前夕被酷刑折磨而死并被当局指称自己用内裤勒颈死亡,死因疑点重重,遗体仍保留。

她女儿李宁当时是中国人民大学学生,为其母伸冤而走上告状之路,迄今已逾十载。2013年3月5日,李宁在北京两会期间在天安门广场裸跪鸣冤,引起中外媒体和社会广泛关注。

李宁周二告诉美国之音,她为母伸冤告状十年,经历许多磨难,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目前在北京就医治疗,而她母亲的案子2018年底在公众舆论压力下移到蓬莱市法院异地重审,但重审法官依然对7名涉案官员和打手枉法轻判,认定李淑莲死于自杀,尽管被告人伪造被害人自杀假象的证据清楚。

对于美国黑人被警察涉嫌暴力执法致死的事态发展,李宁表示,对于弗洛伊德的悲剧,美国总统特朗普、许多地方官员和警官都表示悲伤,并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社会大众为其讨公道,这些让她深受感动。“民主国家处理的办法和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处理的办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李宁说。“我现在没有一丝感觉到他们提倡的安全感、幸福感,什么都没有。我现在每天就活在这种胆战心惊害怕中。”

李宁:我妈妈无法呼吸,我们全家都无法呼吸

对于弗洛伊德的那句遗言“我无法呼吸”,李宁表示甚为理解,因为她母亲李淑莲临终前经历了更加残暴的对待,之后她和家人的遭遇更加让她感同身受。

“重开尸检我们找了中国泰斗级的专家,我们就发现我妈妈那时候昏迷了,真的没法呼吸了。 她真的这样被打死了。(她死后)这么长时间里面,我没办法(呼吸)。不仅是我,我爸爸、哥哥,小姨,还有我们整个家族,受到不公平待遇,都无法呼吸。” 李宁说。“我妈妈不能呼吸的时候,我没有看到相关的官员为我妈妈发声,说一句公道话。”

56岁的李淑莲生前曾到山东、北京等地上访多次,均被遣返、并遭关押数月之久。据知情者介绍,2009年9月3号夜里,睡在北京一家小旅店客房的李淑莲裸身被龙口市驻京办人员带走,送回家乡东莱镇后关进一间宾馆客房改造的黑屋,直到10月3号也就是中秋节当天镇政府向她家人通知死讯。

李宁介绍说,她母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向当地官员和警方投诉挨打,死后被发现遍体鳞伤。“我妈妈被抓回去整整一个月,从被打的那一天,就跟龙口市法院的院长,公安局的,还有政法委的,全都是当官的,讲疼得不行了,她没有办法呼吸。但是,他们折磨了她30天,把她活活打死了,她就没办法呼吸了。”

李宁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市和龙口市维稳当局把她列为信访人员进行监控,手机被监听,时常受骚扰,曾在北京被维稳关押,戴过手铐。

她表示,多年来一直得到社会多方关注支持和律师大力协助,海内外媒体对她的长期维权经历和为母伸冤告状的报道,也给了她温暖和力量,让她振作精神,学习法律知识,为寻求公平正义而坚持下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