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持续受到中国打压 外媒记者呼吁抵制不对称媒体战


资料照:记者参加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记者会。(2020年12月14日)

中国持续对报导新疆强迫劳动(forced labor)争议的外媒记者扩大打压和迫害力度。

继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被迫撤离北京、转调台北后,华裔澳大利亚籍记者许秀中(Vicky Xu)也成为中国大外宣的最新网攻对象。

持续受到中国打压 外媒记者呼吁抵制不对称媒体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42 0:00

90后的许秀中自4月初以来持续遭到十数家中共党媒官媒以“妖女、女汉奸”等用语对其进行人格攻击,并诬陷她为“新疆棉的始作俑者”,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引发最新一波的网络风暴。

虽然两位记者都婉拒媒体采访,但沙磊透过书面文字,呼吁各界关注中国所发动的“不对称媒体战”。

而原籍甘肃的许秀中则透过推特(Twitter)表示,将持续报导新彊问题,“写到教培中心关门、写到强制劳动结束。”

中国打压外媒记者

资料照: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
资料照: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

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 以及两位有过中国工作经验的外媒记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都一致呼吁民主国家之政府立即采取联合行动,以共同抵制中国对新闻自由的持续打压、以及对外媒记者和中国籍公民记者的持续迫害和监禁。

艾玮昂说,很明显地,过去一年来,中国政府越来越不希望有外媒记者在中国境内直击并监督其施政。

艾玮昂说:“北京政权一再骚扰外媒记者,目的就是要确保他们无法报导(真相)。(BBC记者)沙磊被迫离开中国就是这类骚扰所直接引发的结果。光是过去一年来,中国已经驱逐总计18位的外媒记者。这完全令人无法接受。”

已在北京工作九年的BBC记者沙磊因报导中国新冠病毒起源、新疆棉及维吾尔族强制劳动等敏感议题而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威胁。沙磊上周证实,在中国公安一路跟监到机场的情况下,他与妻子、同时也是爱尔兰公共广播公司(RTE)记者的莫瑞 (Yvonne Murray)以及三名幼子已离开北京、转调台北。他说,夫妇两人未来将从台北持续报导中国。

BBC先前特过推特发布声明:“沙磊的工作揭露了中国当局不想让世界知道的真相。”

BBC记者被迫离开北京

沙磊则在上周五(4月2日)发表一篇名为“在中国报导的严峻现实迫使我离开(The Grim Reality Of Reporting in China That Pushed Me Out)”的文章。

他表示,自己是外媒撤出中国的最新一例,也是中国在全球发动思想与资讯战的一环。

他写道:自2012年主政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利用中国僵化的政治体制,强化了几乎所有社会层面的控制......媒体已成为他主政下的代表性战场。”

他说,外媒在中国报导的空间日益紧缩,但中国的“战狼”外交官们却得以享受海外自由开放的媒体平台,大肆推文抨击BBC或其他外媒报导。

在此前提下,他说:“我的离开可视为一场新兴、极不对称思想控制战的一环......接触中国的管道变少,将削弱我们对中国实况的了解,但中国却得以利用境外自由媒体的制度,来破坏各国的民主辩论。”

外媒制造新疆假新闻?

沙磊因“安全堪忧”考量撤离北京后,却引来中国官方和党媒如环球时报的攻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一度嘲讽:“他跑什么呢?”

华春莹表示,据称部分新疆人士和公司因沙磊涉疆的“假新闻”,导致利益受损,而打算起诉沙磊,但她说,这是民间行动,与官方无关。

华春莹上周四(4月1日)还在例行记者会上,进一步抨击在北京的外国驻华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 Club in China)是一个“不讲是非、不讲原则的非法组织。”

环球时报也跟进官方论调,以偏颇报道指称:面对官司威胁的沙磊已“逃离”北京,正在台湾“躲藏”,仿佛他是逃犯。

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艾玮昂说,外籍记者在全球各地都会成立协会,互相联谊或互通消息。但只有在如中国的极权国家才会被视为“非法组织”,因为,中国透过登记的手法来施压并骚扰外籍记者。

中国关押上百名记者

他说,像沙磊一样的记者,在中国越来越难进行独立的报道,尤其是坚持说真话者往往面临牢狱之灾。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统计,中国至今已关押大约120位的媒体工作者,包含公民记者。

艾玮昂呼吁,民主国家政府应尽快采取联合阵线,共同抵制中国对新闻和言论自由这类普世价值的侵害、以及对媒体工作者的迫害。

沙磊调派台北后,欧盟于上周五(4月2日)发布声明,谴责北京当局骚扰在中国工作的记者。声明称:“欧盟持续关切中国当局施加于外国记者的不当工作限制,以及相关的骚扰报导。”

除了沙磊,中国也对华裔澳大利亚籍记者许秀中发动网攻,以不堪用语如“妖女、女汉奸”来形容这位自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现于澳洲悉尼为各大国际媒体工作的记者。

据许秀中近期发布的15则中文推特贴文表示,她于2017年开始撰写新疆的强制劳动问题和维族社区的遭遇。而这些陆续发表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和纽约时报的英文报道,她说,原是为“历史留个底”。

去年3月,她协助任职的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所,发布研究报告《代售的维族人(Uyghurs for sale)》,指控中国政府在“援疆”大旗下,将维族人送往全国强制劳动,并点名耐克(Nike)、苹果(Apple)等83家公司的供应链涉及其中。

她说,该报告关注制造业在新疆所涉及的强制劳动争议、并未提及新疆棉的问题,但近期,大批中文媒体报道却诬陷她是“新疆棉的始作俑者”,并对她进行负面的人格攻击。

网攻华裔澳大利亚籍记者

面对网攻,许秀中坚持不噤声,她推文写道:“如果之前还有一丝闭嘴自保的念头,被全网网暴之后当然没有了。只好继续写,写到“教培中心”关门,写到强制劳动结束,写到天荒地老。从我个人的层面,对的事情就要做下去,付出的代价都值得。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祸及我身边的人,我欠他们,我去还。”

她还说:“关押维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教培中心’的根源是汉族主导的政府对维族人和文化的彻底摧残。”

许秀中表示,国安人员已胁迫其在中国的家人,包括关押、审问、骚扰和孤立。她说,去年底,“一位自称侦探‘托马斯’的国安人员还用蹩脚的英文在Youtube上散布色情小说似的“性生活”爆料,对她进行荡妇羞辱。”

面对中国越来越恶劣的报道环境,前半岛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现为独立调查报道记者的赵矞(Steve Cha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合法派驻中国的特派记者在报道上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这有碍于各界对思想和资讯的交流,再加上,中国和西方国家在意识形态上的对峙越来越激烈,这些都是“令人非常失望的趋势和发展”。

令人失望的趋势

前半岛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现为独立媒体人赵矞(Steve Chao) (照片提供:赵矞)
前半岛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现为独立媒体人赵矞(Steve Chao) (照片提供:赵矞)

赵矞说:“中国政府最大的挑战在于他们能否把西方政府和独立媒体分为视之。中国常把外媒视为西方政府的羽翼,而忽略其独立性。”

除了媒体观的差异,他说,随着中国的壮大,中国在新疆和其他议题上越来越强化其片面的主张,且无惧于在境外挑战与其观点不同的看法。

赵矞说:“这是一个新的趋势,中国除了提出自己的主张外,还透过诉讼、驱离记者并抹黑记者或学者来让不同的意见噤声。”

思想和言论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来源,但现在,他说,极其荒谬地,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草莓族的世代(strawberry generation)”,轻易地就会被不同的思想或言论所挫伤;而这种对异议和思想的恐惧和心态不仅发生在中国,在其他诸如印度等国家或在社交媒体上,也可以感受到。

赵矞呼吁,国际社会应对中国在媒体自由上的限制采取“一致的反对立场”,并督促中国持续开放,因为,他说,中国对媒体的限制越多,媒体就越难正确报道中国,在此恶性循环下,只会增加更多对中国的误解或错误认知,其实不利于中国。

自我审查的寒蝉效应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外媒记者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对五眼国家(即美、英、加、澳、新西兰)的媒体特别敏感,将其视为政府的羽翼,而不接受其独立性。这位于2014-2019年派驻北京、现转往香港工作的记者说,中国少有独立于党国之外的媒体,因此,中国政府很习惯性地将记者视为政府的附庸,而忽略记者在各国所扮演的角色都是一样的、职责所在都是在监督当权者。

也曾亲赴新疆采访、看到新疆人所到之处都受到监控的他说,中国若无监禁维吾尔人或隐藏实情,为何不开放新疆,让外界自由进入采访?他说:“以我的经验来看,只要拒绝开放或只是有限度地开放,就代表你(中国)有所隐瞒,不想让全世界看到真相。”

他说,中国越来越严峻的限制,已对其当年在北京工作带来极大的困扰,尤其受访者可能遭拘禁的事实,也让他为了保护受访者,或担心自己因此遭受迫害,而有了“自我审查”的心态或“寒蝉效应”。 也就是说,他会在部分电视报导中,避免对中共政权的批评。他说,這让他非常無奈,因为有愧于记者真实报道的职守,而且也不利于真相或真实中国的呈现。

对于香港现在的采访环境,他也相当悲观。他说,香港已经和中国内地一样,没有新闻和采访自由。尤其遇到敏感的政治议题,他说,不少香港的受访者都和内地的中国人一样,因为担心个人或家人被迫害而不敢具名受访、或者不敢发声。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美中印太舞剑 台湾不沉航母再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