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7 2022年7月3日 星期日

香港民主派47人被控颠覆罪一年未定审期 政党批未审先囚剥夺探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及成员余炜彬2月28日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外抗议,批评民主派初选47人案33名被告不获保释,未审先囚一年,违反程序公义及无罪假定原则 (美国之音/汤惠芸)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2020年立法会35+初选,去年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至今在法院提讯一年,仍未定正式审讯日期。其中9名被告星期一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次提讯,以交付高等法院审理。

案中被告之一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的妻子、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另一名成员到法院外抗议,批评案件至今只有14人获准保释,其余33人未审先囚一年,违反程序公义及无罪假定原则。

陈宝莹表示,惩教署以防疫为由封锁监仓检测,暂停在囚人士亲友探访安排,她批评措施剥夺在囚人士及亲友的基本人权。

香港警方国安处去年1月6日动员超过1千名警力进行大搜捕,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策划及参与2020年“立法会35+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其中47人去年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 是《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半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被称为香港“2-28事件”。

民主派初选47人案被检控一周年再提堂

47名被捕时年龄介乎23至64岁的被告,包括首被告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前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以及多名年轻的抗争派社运人士黄之锋、岑敖晖以及袁嘉蔚等,各被告从事的职业包括学者、立法会议员、区议员、医护人员以及大律师等,涵盖民主派最激进及最温和的政治光谱。

案件去年3月1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首次提堂,至今在法院提讯一年,仍然未定正式审讯日期。

其中9名被告包括戴耀廷、区诺轩、赵家贤、钟锦麟、谭文豪、胡志伟、尹兆坚、郭家麒、杨岳桥,星期一(2月28日)即是被捕一周年,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次提讯,以交付高等法院审理。其中钟锦麟、林卓廷等多名被告的囚仓有确诊个案,没有被带上法庭。

押后3月4日再提讯

另有至少17名被告列席,包括前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前立法会议员范国威、梁国雄、黄碧云等。多名被还柙一年的被告步入犯人栏时,向到庭旁听的亲友挥手致意,有被告表示还未“中招”(受感染),可能差不多“中了”。也有被告表示要用“电须刨”(电动剃须刀)剪头发,估计监狱内可能也受疫情影响,关闭理发服务。

处理案件的国安法指定法官、署理总裁判官罗德泉表示,部分被告需要进行病毒检测,因此缺席聆讯,案件押后至星期五(3月4日)再作提讯日,进行交付高等法院审理的程序。

防疫二人限聚令下,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成员余炜彬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外结束请愿行动后,数名警员随即上前将他们包围,要求搜查随身物品 (美国之音/汤惠芸)
防疫二人限聚令下,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成员余炜彬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外结束请愿行动后,数名警员随即上前将他们包围,要求搜查随身物品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批未审先囚一年剥夺探视人道灾难

案中被告之一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的妻子、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另一名成员余炜彬,星期一早上开庭前,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外抗议,批评民主派初选47人案,至今只有14人获准保释,其余33人未审先囚一年,违反香港人熟悉的程序公义,以及无罪假定原则。社民连成员在法院外高呼“初选无罪、未审先囚一周年、滥捕滥囚、剥夺探视人道灾难;思想无罪、言论无罪,释放所有政治犯”等抗议口号。

陈宝莹发言表示,今日是2月28日,她清楚记得去年今日与丈夫,外号“长毛”的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到警署报到,他当晚被警方正式起诉,至今一年未知何时可以与梁国雄重聚。

陈宝莹说:“今天是2月28日,在去年的2月28日我记得很清楚,我就是送‘长毛’(梁国雄)到牛头角警署,跟他分开Say Goodbye(说再见),之后就没有机会可以一齐,可以不用隔着玻璃、隔着监狱去见面。那天是最后的一天,我不知道何时我跟他才可以重聚。”

估计交付程序可能再拖一年半载

陈宝莹表示,案中33名被告未审先囚已经失去一年的自由,而由区域法院交付高等法院审讯的程序,至今一年都还未完成,她估计这个交付程序可能再拖“一年半载”。

陈宝莹批评,当局近两年的滥捕滥控导致“监狱迫爆”,最近第5波新冠疫情失控,监狱亦爆发疫情,惩教署以防疫为由封锁监仓检测,延长暂停在囚人士亲友探访安排,但无视惩教署职员在社区感染,再传入监狱的风险,她认为是剥夺在囚人士与亲友的基本人权。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估计,民主派初选47人案的交付程序,可再拖一年半载,加上法庭程序内容禁止新闻报道,担心47人案会被公众淡忘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估计,民主派初选47人案的交付程序,可再拖一年半载,加上法庭程序内容禁止新闻报道,担心47人案会被公众淡忘 (美国之音/汤惠芸)

担心47人案会被公众淡忘

陈宝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作为被告家属,她认为控方一直拖延交付程序,可能是想令到更多被告认罪,对各被告是一种心理的折磨,再加上现阶段的法庭程序内容禁止新闻报道,她担心47人案会被公众淡忘。

陈宝莹说:“即是用一个心理的磨折那样,以及另一方面就是因为那个新闻报道是不准报道(法庭程序内容),这样的话这件事(47人案)是会淡出在这个主流社会的眼中,这样的话是会令到无论家属,或者是被捕的人,其实那个心情各方面,即是会是一个低潮,感觉上是没有一个支援,我觉得这两件事情是对于被捕的人,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一方面没得报道、社会也不能够跟着去发声或者去关注,而另一方面就好像漫漫无期,这个时候、这种心灵的折磨是很难以承担的。”

对于惩教署实施“锁仓”管理,延长禁止在囚人士亲友探视安排,陈宝莹批评是不人道,加上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的传播力超强,她认为要做到监狱“病毒清零”,可能要全面禁止惩教署职员下班回家。

陈宝莹说:“那个Omicron的传染力很强,除非它(惩教署)是完全密封式管制,即是说连(监狱)职员也不准回家,也没有人来探(在囚人士),要不然就很难是不会有人不确诊,因为你一跟外界接触,就自然会可能有这个危险,而它每一次就要封闭(监狱)的时候,我们家属以及囚友见面的机会是不知几时啊﹗因为我听到他们惩教有些人说,就要等他们(在囚人士)做完(病毒)检测之后,那个报告出了,才会考虑恢复(亲友探视),那你想想现在政府都已经说,那个检测的能力是不够,它一定是做一些最要紧的,即是譬如那些比较生命危险那些,这个时候我们(探视囚友)就更加遥遥无期。”

在囚人士与亲友见面可能遥遥无期

陈宝莹表示,她担心特首林郑月娥一直坚持“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在囚人士与亲友见面可能遥遥无期,甚至部份在囚人士出庭的权利都受影响。

陈宝莹说:“如果林郑月娥这个防疫政策继续是这样的,即是很重视这个确诊率,而不是重视那个重症、死亡,或者其他的话,我想我们囚友以及家属,基本上这个见面的基本人权都没有了,以及现在就好像在荔枝角(收柙所)那些,就简直是没得上庭,你就连一个司法、法律的权利都没有了,我觉得这样拖(延)真的不知道几时,无论是探监以及上庭那个时间,都不知(道)是会拖到几时,这个是对于他们(在囚人士)的权利,一个很大的打击来的。”

旁听人士冀为公义发声

到法院旁听的香港市民徐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觉得法治与以往的香港有很大分别,47人案的被告都未定罪,30多名被告已经还柙一年,他又认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言论及表达自由被大幅收窄,他进入法庭的时候连佩带写上有关公义的圣经金句口罩都不容许。

徐先生说:“我们对于一些不公义的事情,我们都是作出一个表态,好像我们有时一个口罩、它(当局)认为是触犯到它的痛处,就算不是政治的口号,好像我以前戴的一个圣经的金句的口罩,都遭到法庭的那些保安一次又一次地驱逐,即是不准我进去旁听。”

学者指长期还柙让公众质疑证据不足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民主派初选47人案经过一年的提讯,仍然未完成交付高等法院审理的程序。他认为让公众有一个很坏的感觉,控方可能未有足够证据就作出拘捕以及检控的行动。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任何长期的拘禁以及拘留,对于被指控的任何一个市民来说,都是极之不公道的。好像未审已经要服刑那样,你一直这样拖下法的时候,只会给公众一个很坏、很坏的感觉,是说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证据,只不过‘抓了再算’,然后在过程里面好像‘翻箱倒箧’,或者是就着那些被拘留的人士当中,去找一些理由出来去指控其他人,或者是去令到这一班被拘留的人,旷日持久地在这些司法程序当中,是遭受到愈来愈不公道的待遇,这样(民主派初选47人案)已经一年了,即是眨眼之间,现在再加上疫情又多一个理由,连出庭的机会都没有,这样一直再拖下去。”

陈家洛表示,案件令人忧虑香港司法制度对未定罪的被告的基本人权,未有足够保障,他又认为惩教署的“锁仓”防疫,对在囚人士及家属不公平。

陈家洛说:“在过往几次的出庭应讯当中,连法官都好像站在政府那方面,去为政府说话,这个只是会令到更加多人看在眼里,对于香港的司法制度的信心是愈来愈低的,惩教署它的‘锁仓’其实为什么不能用其他方法去处理呢﹖它就用一种‘斩脚趾避沙虫’(因噎废食)的方法,亦都是一个疫情出现就好像要去惩罚家属、惩罚被指控的人、被拘留的人,亦都要惩罚公众的知情权,我觉得这是‘全输’的状态,又是回去那个司法的制度,都是造成一个很负面的影响。”

社民连指犹如秘密审讯引起寒蝉效应

社民连星期一发声明表示,因为初选案至今尚未进入正式审讯阶段,法庭亦多次拒绝豁免传媒报导限制,公众人士除非亲身来到法庭旁听,否则无法得知具体指控,案件细节及拒绝保释原因。国安法之下的多宗案件情况相近,犹如秘密审讯,无疑引起民间寒蝉效应。法庭就像神秘的旋转门一样,一个又一个香港人未知道指控自己的证据,就需要经历以年计的还押日子。

社民连表示,《港区国安法》未经香港立法会审议,未有任何本地公开咨询,至今却有超过160人被捕,包括政治团体、地区组织、学生组织、学者、传媒、工会、艺人,以及一些争取民主的香港人,社民连批评当局利用严刑峻法瓦解公民社会,窒碍民间正常交流,必定影响其管治效能。

要求加强监狱视像探访设施

社民连表示,2020年3月25日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促请所有国家释放“所有在未有足够法理基础下被囚禁的人士,包括政治犯,以及那些因批评政府及持异见而遭监禁的人”,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减低监狱的挤迫情况。但港府反其道而行,滥捕滥囚,未审先囚、轻罪重判,监狱怎不会迫爆﹖

社民连表示,家属探访乃基本人权,但惩教署以防疫为名,由2月5日开始暂停所有在囚人士的亲友探访,不论定罪或还押,一同被剥夺探视权利。本来被还押人士的亲友探访时间只有15分钟,双方全程隔着密封玻璃,感染风险甚微,暂停探访并无实际作用,却造成囚友和家属的庞大心理压力。

社民连要求尽快恢复在囚人士探访权利,加强视像探访设施,方便长者及儿童等高危人士探望囚友。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