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8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志愿者努力保留奥克拉荷马州黑人城镇


志愿者努力保留奥克拉荷马州黑人城镇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18 0:00

志愿者努力保留奥克拉荷马州黑人城镇

奥克拉荷马州曾经有五十多个全部是黑人居住的城镇,比美国其他任何地方都多,这些主要由被解放的奴隶所建立的城镇,现在大多已经消失,美国之音记者梅卡尔报道说,为挽救硕果仅存的十三个全黑人城镇的奋斗,正在进行中。

当美国政府强迫六万多美洲原住民迁往奥克拉荷马州,好让路给1830年代的白人拓荒者的时候,白人的奴隶也跟着来了。而在解放黑奴后,获得释放的奴隶,也就是所谓的自由人,他们定居在一起并建立了自己的城镇。

科特拉恩团体共同创办人杰西卡·霍尔·赫德说:“他们有机会和相貌类似的人,和理解他们所摆脱的苦难的人居住在一起,

他们要寻求一个新机会来建立自己的政府,由自己的人民来治理,而不是被统治。在他们的市长和民选官员方面,这些人全都像他们一样,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机会。”

这个完全自给自足的社区蓬勃发展。在1910年代,波利镇是一个繁荣的社区,有旅馆、医生、律师、学校、学院和饭店。

赫德说:“波利镇有自己的报纸,他们有自己的电话公司,因此,它是一个商业和住家生活自成一格的地方,更不用说在多数城镇四周有成千的农场。”

然而,1930年代的大萧条为全部是黑人的城镇带来严重损害,许多居民到其他地方找工作,城镇人口流失,今天,奥克拉荷马州全部是黑人的城镇只剩下十三个,其中包括格雷森,只有一百四十人。

奥克拉荷马州格雷森市市长莱昂·安德森说:“你知道,百分之九十的居民是退休人员,或者是有某种残疾的人,他们搬回自己的老家,就在格雷森。因此,我们社区的人口结构其实就是这样。”

今天,一年一度的牛仔竞技表演吸引游客来格雷森,安德森还记得自己青少年时期在那里发挥牛仔技巧。

安德森说:“我们以前没有电影院,我们没有坐在汽车上看的电影院,你知道,类似周末的消遣活动。但,我们还是可以骑着马到畜栏去。”他说:“就这样我们来到畜栏,然后互相挑战,你知道,我们也许骑同一匹马,想办法用绳索比下一个人更快地套住小牛。”

雪莉·巴拉德·尼罗在附近全是黑人的克利尔维尤镇长大。尼罗说:“我们附近有印第安人居住,因为这是克里克民族的地方,因此,这不仅是一个统统是黑人的小镇。”

她说:“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玩,我们的邮箱都在同一地点,但,当我们要搭乘学校巴士的时候,我们上不同的学校巴士。”

尼罗是一个退休的历史老师,她和她丈夫,一个退休的学院院长,在别的地方工作了一辈子后,回到克利尔维尤镇的老家。她说:“我想回到这里,我知道这个小镇需要我们,而且我们有能力也有专业技能,可以为克利尔维尤做出贡献。”

在这个全是黑人的老旧城镇,许多建筑摇摇欲坠,被废弃了,或者被不在本地的业主所漠视。克利尔维尤设法保留1939年建造的老学校的体育馆。现在它是一个社区中心,可以举行葬礼、家庭聚会和其他活动,为这个小镇筹集资金。

重振奥克拉荷马州的全部黑人城镇,是一个叫做科特拉恩团体的志愿者小组的目标。

科特拉恩团体共同创办人安德烈·赫德说:“如果所有这些建筑物都消失了,就真的没有故事了,因为现在你看到的是一片空地,而人们无法…你能仅仅从一片空地想出东西吗?但如果这些建筑物得到开发,我认为将会有助于这些历史悠久的黑人城镇发展经济。”

科特拉恩团体带团游览全部黑人的城镇,希望引起人们的兴趣和投资,防止奥克拉荷马州历史的这个重要部分永远消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