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7 2022年6月25日 星期六

德国亚洲战略转向日本 对俄与制中态度仍存差异


4月28日, 德国总理朔尔茨(左))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东京的记者会上.

日德元首峰会于4月28日在东京举行,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上任后首次亚洲行选择日本是一个政治信号。专家认为,有鉴于俄乌战争的警示,德国将寻求与日本在经济安全等方面更紧密的合作,不过在抗中的投入力道尚将有显著的差距。

德国亚洲战略转向日本 对俄与制中态度仍存差异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33 0:00

脱离默克尔亲中路线

德国总理朔尔茨4月28日抵达东京,开始了自其担任总理以来对亚洲国家的首次访问。朔尔茨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当天举行了会谈,并在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我的访问是一个明确的政治信号,即德国和欧盟将继续并加强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接触。”

朔尔茨访日还有另外一个正式原因。今年德国是年度七国集团G7峰会的主席国,按惯例主席国将造访与会各国。2022年G7峰会定于6月底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埃尔茂宫(Schloss Elmau)举行。

在朔尔茨之前的德国首相默克尔(Angela Merkel)16年任内访问过中国12次,只访问过日本5次。

前德国北威州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彭涛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默克尔时期,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通常只是更大的亚洲计划的一部分。长期以来,柏林主要专注于中国。相较于此,朔尔茨目前并未做出访问中国的计划,显然有意借此凸显日本对德国越来越大的重要性。

前德国北威州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彭涛(照片提供: 彭涛)
前德国北威州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彭涛(照片提供: 彭涛)

他说:“根据德国执政联盟圈子的说法,总理已经向北京发出了一个信号,他正在转移德国亚洲政策的重心。对于德国外交官来说,这表明日本在柏林的亚太战略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中国与美国之间日益加剧的大国冲突和乌克兰战争增加了日本对德国的价值,是德国亚洲政策转向的主要原因。”

欧中关系专家,台湾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林子立也认同这个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乌俄战争的爆发,使得德国过去的外交战略受到检讨与批评。过去德国的外交战略,基本上是能源靠俄罗斯,市场贸易靠中国。然而这两者都是扩张、修正主义的侵略式国家,德国开始考虑外交战略的重心以这两个国家为主的持续性。

林子立说:“朔尔茨做了很重大的转变。他明显认为,既然欧洲各国与美国都认为21世纪进入中叶的阶段,未来的贸易中心是在亚洲。而大家也认为亚洲不能够由中国来主导,那么除了中国,整个亚洲最具有影响力的经贸大国就是日本,所以德国新的亚洲政策的首选就是日本,这是毫不令人意外的决定。特别是今年德国要主办G7高峰会,包括如何与日本在乌克兰问题上合作,都是这次日德会谈的主题。”

台湾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林子立(照片提供: 林子立)
台湾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林子立(照片提供: 林子立)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认为,基于中国是德国第二大出口市场,短期内德国对中国的贸易依赖仍然是存在的,但是受到美中对立以及美中经济脱钩、乃至于中国国际形象的影响,德国对于对中贸易,会越来越保守,并且尽量分散对中国的经贸依赖。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次日德会谈触及经济安全议题,就反映了德国对于经济依赖他国所导致的经济不安全是很有感的,也因此在峰会当中表达希望未来能在经济安全领域和日本合作的意愿。当然,我们也可以从这个观点分析,德国的对外政策焦点,确实已经从中国扩大到像日本这样的美国盟友。”

经济战略紧密 对俄制裁存微妙差异

朔尔茨与岸田在会谈中讨论了有关制裁俄罗斯、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性、半导体和原材料的供应链安全、地缘政治等中心议题。朔尔茨表示希望加深与日本的经济连结,他这次带着商业代表团陪同访问,并将在日本德国工商会的一个经济会议上演说。

前德国北威州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彭涛表示,德国和日本均是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两国有着许多共同利益。鉴于地缘政治冲突,共同利益使得以出口为导向的德国和日本等中等大国在对话、价值观和战略上比以往更加紧密,尤其是在经济安全方面。

他说:“因为供应链、商品价格上涨以及中国在亚洲更积极的扩张,据外交界人士称,日本或成为德国新的安全政策‘陪练’伙伴。在一个日益脱钩的世界中,日本对德国的经济重要性正在增长。日本对德国的经济战略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这个世界有可能分裂成电池、芯片和其他电子零件等关键产品的不同供应网络。”

关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性,台湾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林子立认为,表面上看来日本在制裁俄罗斯方面很配合美国,德国却因对俄的天然资源依赖性而反应较慢,但其实不然。

他说:“日本的经贸大臣已经表示,日本不会退出俄罗斯远东地区萨哈林岛的石油天然气开发项目“萨哈林1号”和“萨哈林2号”,以及北极地区的液化天然气(LNG)项目“北极 LNG 2”。英国、法国同样有参与这项天然气开发的项目了,但是英国跟法国都因制裁俄罗斯而退出了,日本却继续保留参与,因为日本的能源未来要依靠着一些项目。”

德以具体行动表态

当在联合记者会上被问到与中国的相关问题时,岸田文雄表示他与朔尔茨公开地讨论了这个话题,并同意反对任何改变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现状的企图。

前德国北威州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彭涛认为,在应对中国的威胁上,日本和德国均努力在地缘军事上积极维护南中国海自由航行秩序和防止北京单方面以武力改变台海和平现状,尤其是在乌俄开战之后。

他说:“在乌克兰战争以及台海紧张升级的背景下,日本和德国现在都希望更快地增加军费开支,并寻求比以前更多的接触。去年首次举行双边2+2会谈,即两国外长和国防部长会晤。此外,德国派出拜仁号护卫舰前往亚洲,向包括中国非法声称拥有主权的南中国海在内的所有海域发出自由航行的信号。作为回报,日本今年四月首次派外长参加最近的北约会议。”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指出,德国军舰参加演训,未必表示“如果发生战事,德国会参战”,但至少是一种表态。如果中国真以军力威胁印太地区国家,德国就算是不出兵,至少也将利用其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从外交方面进行介入。他指出,默克尔任期内的2019年,柏林政府即已首次推出自己的印太政策指导方针。此后,德国试图在印太地区显示出更多影响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照片提供: 王尊彦)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照片提供: 王尊彦)

王尊彦说:“虽然德国对中国有经贸依赖,但是德国既然已经把印太当作对外关系的重点地区,自然必须关注中国在这个地区,也就是印太地区所展现出来的威胁的一面,而且也得要表达出德国对此抱持着关切。我想,德国政府在前年公布了《印太方针》,就等于是这方面的一种政策宣示。”

欧洲各国将强化参与印太活动

王尊彦表示,德国是欧盟里面的主要国家,和法国同样一直竞争着在欧洲的领导地位,因此在协助印太国家强化抗中方面,既然法国有动作,德国也不会愿意缺席的。但是在日德之间对于投入维护印太地区的态度会有显著的差异。

他说:“我们很难期待德国对于中国威胁会和日本一样的敏感,甚至介入在印太地区可能爆发的、和自己的主权无关的战争,但是如果德国现阶段愿意在抗中议题上表达支持,并且有些象征性的举措,例如派遣军舰来印太地区演训等的军力展现,现阶段对日本政府而言,应该就会认为日德关系在抗中方面起到了作用。”

中欧关系专家,台湾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林子立认为,不只是德国,欧洲很多国家都有各自版本的印太战略,要在中国改变南中国海现状的既定事实发生之前,展现欧洲在印太地区的话语权。

他说:“西方人一向崇尚就是武力、就是拳头,所以会不断地透过军事演训,并护送各式各样的商贸船只自由通行维持开放自由的南中国海。那当然他们其中也更关切台海的稳定,因为中国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威胁不仅对南中国海,也对东中国海与台海地区造成威胁。其实欧洲国家更担心如果台湾的半导体落入中国的手里,那么未来整个欧美地区的这个半导体产业、电子产业、甚至是汽车工业都会受到中国很大程度的限制与主导,这是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林子立认为,预期今年下半年度直到明年的一整年,世界各国会在印太地区有更多、更强的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的活动。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