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2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何清涟: 从“金融整顿”到“防经济政变”


中国金融大鳄肖建华(苹果日报图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政治经济词汇中,“金融整顿”一词常见,隔上一阵就要出现,只是被整顿的对象有点不一样而已。“经济政变”这个词,却是2015年中国股市大跌之后出现的新词,专门针对那些能够在中国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资本大鳄,名单内部掌握,外人猜也没用。本文须回顾资本市场弄潮儿的前世今生,理清一下今年这轮金融整顿缘何变成了防经济政变。

金融整顿处于“进行时”

新一轮金融大整顿正在推进。从今年2月开始,先是号称“超级白手套”的资本大鳄肖建华被抓,继之于3月开始放话要整顿金融市场,5月份公布监管措施,再到最近邓府孙驸马吴小晖被抓,整顿之网一步一步在收紧。

有在中国工作过的老外说,中国企业界“每个人都像被一条皮带牵着的狗”。这话比较形象,但细究起来,狗的境遇有两大区别,一是狗脖子上的皮带松紧不一,有的狗脖子上的皮带松一些,有的紧一些;二是江胡习三位总书记的时代,狗的境遇很不相同,江时代,企业家们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要被发展入党;胡时代,虽然政治地位没那么高,但狗脖子上的皮带有时仿佛不存在。到了习近平时代,狗脖子上的皮带普遍收紧了,金融整顿,就是勒紧狗脖子上的皮带举措之一。

美国政府对金融业以监管为主,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那种政府介入重组整顿比较少见。但中国金融与美国不同,这个系统完全托生于权力,因此在中国金融行业赚钱,不取决于操盘者分析关于风险和收益匹配的模型与各种市场信息,而是依靠杠杆使用、利用信息不对称运作市场这两招来赚取利润。

所谓“杠杆”,就是获取银行资金,尤其是低息贷款的能力,决定着金融业的投资收益远超过其他领域。中国金融业存在严格管制,杠杆时松时紧,所以中国金融的“资金杠杆”的质量,决定于“权力杠杆”的力度。如果权力够大,既可通过获取信息抢占先机(金融市场,尤其是证券市场,买进抛出的时间决定企业的生死),又可以获得优质(低息)贷款,有了权力杠杆,金融的收益几乎是几何级增长,成为吸引资源的黑洞,不断吞噬社会(他人的)财富。这就是中国股市利用内幕消息炒股往往能赚取超额利润,跟风者常被套牢的原因。

如今,金融整顿的对象当然是这些能够借用权力杠杆,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的资本大鳄。

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的弄潮儿:由红变白

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从诞生那天开始,就与权力结盟。这个市场诞生于朱相改革,成熟于温相执掌国务院时期,那段时期,中国金融市场上,一些红色家族后代亲任掌门的公司横空出世。2010年3月29日,英国《金融时报》在《为钱而生的太子党》一文中,公开披露了中共第三代领导人的子弟纷纷进入金融行业之秘辛,其中列举了中共新老常委子弟的名字与公司,认为“作为‘第三代’技术官僚领袖的孩子,他们为当今太子党的兴起铺平了道路”。文章还提到老太子党(即跟随毛泽东参与中共建政的开国元老们)的后代对新太子党的不满,认为朱温之子“这两位确实给了大家这样一种印象:红色家庭治理国家为的是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行为给年轻的一代太子党开了绿灯,刺激他们将金条装满自己的口袋,而不管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中国的现实证明,在特殊的经济体制和环境作用下,中国金融业有着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自我膨胀欲望,仅以2016年为例,中国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8.4%,超过世界第一金融强国美国。

围绕中共十八大的激烈权斗,终于让中共高层上百人,包括新老常委在内的红色家族的财富故事曝光于天下,《中国离岸金融解密》及《纽约时报》2010年月间的几篇重磅报道,终于将红色权贵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习近平的压力下,他的姐夫和姐姐、朱云来、温云松都相继退出商界金融界,从此,中国金融业界成了“白手套”的天下,肖建华等超级白手套应运而生。与红色贵胄退出金融界相反,肖建华的“明天系”在短短十几年时间里,频繁注册投资空壳公司,通过参股或控股的形式,控制了数十家上市公司、成为金融资本帝国,资产总规模近万亿。《纽约时报》2014年6月4日在《被六四改变命运的商人肖建华》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参考资料。该文提到肖建华频繁利用“壳公司”作为投资工具,掩盖真正股东身份的投资方式。被称为“超级白手套”。在今年新一轮金融整顿前,肖建华在香港失踪,被秘密带回北京。新老太子党先后退出商界,但吴小晖逆势而上,抓紧机会大发展,于2004年成立安邦保险集团。在短短13年时间内,安邦崛起成为“一家全球化的保险公司,总资产约为1.971万亿人民币”,就将银行、金融租赁、证券、基金等数张金融牌照揽入怀中,堪称金融混业的积极行动派。吴小晖的身份比较特殊,通过婚姻将自己染红。但他是不是“白手套”,目前尚无可信报道提及这一点。

“影子银行”搅乱中国金融

随着近年来金融牌照管制的逐步放开,央企金控、地方金控、民营金控、互联网类金融混业经营机构加速“跑马圈地”,金融混业经营、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结合成为重要趋势。

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至少成立了25家金控平台,这四大类金控平台依托银行“逐鹿天下”,被称为影子银行系统,涉及的业务有银行、金融租赁、保险、证券、基金、期货等各领域,分由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等俗称“一行三会”分别监管,因为是混业经营,行业监管总有空隙可钻。他们近年来发行的各种理财产品为中国金融埋下了无数炸弹,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披露,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在2008年以后发展迅速。中国天量的货币发行,使得社会产生了大量融资贷款需求,而传统银行无法承载这些金融需求,所以,非银行的金融中介开始大举介入。从2008年以来,影子银行业务增长三倍多,在整个社会融资增长总量中占一半,甚至超过了传统银行贷款。迫使中国当局下定决心整顿金融系统的主要是民生银行爆出30亿元假理财产品案,以及国海证券的“萝卜章”事件。中国政府在高调宣称金融去杠杆之时,突然“发现”杠杆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在正规金融系统之外、且很难被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这个影子银行系统恰好是正规金融系统培养出来的。

面对负债累累、千疮百孔的金融系统,习近平今年4月25日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时,提到金融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更明确提出党管金融。当时就有分析认为,这实际把金融风险防控,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今中国的金融系统是“权力杠杆”撬动下的市场运作,所谓“党管金融”,似乎是说要控制住权力杠杆,但实际操作中,中国近几十年的经济,往往是“一放就乱,一管就死”,金融系统更是如此。近三个月来和风细雨式的金融整顿似乎成效不大,6月2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放出硬话,指出,对那些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现象均不得宽容,如果金融不稳定往往会出大乱子。中国“一行三会”高层在陆家嘴论坛齐齐发声,释出金融去杠杆的信号。

比较诡异的是,香港《经济日报》(中共资深喉舌媒体)对此发表文章称:对于中国出现股灾,普遍分析认为,背后更可能有外国势力做空中国;亦可能有国内大鳄或权贵,乘机捞取经济及政治利益、甚至发动“经济政变”,将中国影子银行系统多年积累而成的各种定时炸弹,归结为“经济政变”。

问题不容回避。即使是“党管金融”,性质不同的问题,也必须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整顿金融系统是一套技术方法,处理“经济政变”又是一套方法。十九大前夕,北京面临各种挑战,裁军、整顿情报系统、处理借助于海外舆论平台发动的内部权斗,焦头烂额之余,在命脉攸关的金融整顿上,是按“一行三会”的专业思路走,还是按“经济政变”的思路走,实在不是个小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