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2 2024年4月19日 星期五

揭谎频道:再次辟谣 - 美军没有把COVID-19带到武汉


资料照片: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上的表演。(2019年10月18日)
资料照片: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上的表演。(2019年10月18日)
中国中央电视台

中国中央电视台

中国国家电视台

“先后有五名美军选手出现发烧、咳嗽和腹泻等传染病症状,被紧急送到武汉著名的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就诊。”

错误

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新闻频道《朝闻天下》节目8月11日重提美国运动员在武汉军运会期间将COVID-19病毒传入武汉的阴谋论,其节目内容随即被新华社、人民网、环球网等中国官媒相继转载。8月19日,央视《世界观》栏目再出专题视频进一步推行美国军人为COVID-19“零号病人”的阴谋论

2019年10月在中国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9308名运动员,其中包括来自美国的280多名参赛者和随团人员。

在武汉举行的2019年世界军人运动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列队行进。
在武汉举行的2019年世界军人运动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列队行进。

《朝闻天下》报道声称,军运会期间,“先后有五名美军选手出现发烧、咳嗽和腹泻等传染病症状,被紧急送到武汉著名的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就诊。”

央视的这一报道将一个连中国媒体及中国高级卫生官员都已否认过的阴谋论老调重弹。

的确曾有一些新闻报道称,在武汉参加军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出现了类似COVID-19的症状,这促使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呼吁对此展开调查,以确定2019年的这场军运会是否是一场“超级传播事件”。

有关这五名运动员的事件此前就已被中国媒体报道过,但他们不曾被确认为美国公民。

对于是军运会的美国代表团患病成员将COVID-19带到武汉并引发全球大流行病的指控,中国方面从没提供过能证实该说法的证据。

武汉于2019年12月首次报告了COVID-19感染病例。导致这种疾病的病毒来源尚未明确,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媒体和官员试图将病毒源头扣在美国头上。

2020年2月23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该院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与新冠肺炎病毒毫无关系。”

“这都是不需要辟谣的内容,”张定宇对《南方周末》说。

张定宇在中国享有很高的信誉度。

2020年9月,张定宇作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作出杰出贡献的功勋模范人物”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其颁授奖章。“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是中国的最高荣誉之一,用以表彰在各领域“作出重大贡献、享有崇高声誉的杰出人士。”

央视在其报道中声称,五名运动员所患疾病“当时的初步诊断结果是得了疟疾”,但又随即指出“仅有非洲等卫生条件极差的地方才存在疟疾感染的情况”。报道对美国士兵如何感染上疟疾表示质疑。

央视报道指出疟疾已在中国“基本绝迹”,这是正确的。今年6月,中国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给予的无疟疾认证

由于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当时尚未被确认,这些运动员被误诊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据金银潭医院官网2019年11月4日的报道,时任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党委书记兼主任的张红星前往该院“看望慰问两名非洲籍运动员以及工作在临床一线的医务人员”,并与“两位身患疟疾的传染病患者亲切握手”。其中一张照片中,与张红星握手的外籍运动员身穿的红黑色夹克上印有“尼日利亚陆军..."字样。

最初刊载于武汉地方媒体,后被观察者网转载的题为“四名特殊患者‘暴露’一支特殊军运会保障力量”的报道中也只字未提美国运动员,只称“在军运会期间,前后有五名外籍运动员因身患输入性传染病,在比赛期间被送往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观察者网网页截屏
观察者网网页截屏

央视报道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声称,当时美国军方在其它美军选手返美的两天前就“匆忙派军机将5人接回国”。

金银潭医院网站的这篇报道和其它中国媒体对此的报道都称两名运动员对医院医护人员和他们的治疗和照顾表示感谢,这似乎也与运动员被匆忙接回国的说法互相矛盾。此外,中国也从未公布过这五名运动员的医疗记录和护照信息。

武汉当地媒体汉新闻网站截屏
武汉当地媒体汉新闻网站截屏

2020年3月16日,中国共产党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曾在推特上发布了张定宇对军运会外籍运动员将COVID-19带入中国这一阴谋论的驳斥。

人民日报官方推特账号截图
人民日报官方推特账号截图

当时有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嘲讽这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被《人民日报》“打脸”。

赵立坚此前曾散布军运会阴谋论,他于2020年3月12日在其个人推特账号上发推称: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当时,互联网上传播的一种阴谋论称,是美国陆军预备役成员玛特捷·贝纳西 (Maatje Benassi)将COVID-19传入中国。她作为美国陆军自行车队的一员参加了武汉世界军运会。

贝纳西本人曾对媒体表示,她没有过任何COVID-19症状。

尽管如此,央视仍旧在其报道中援引乔治·韦伯(George Webb)的说法,称“参加2019年武汉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可能是最初引发新冠疫情的‘零号病人’。”央视将韦伯称为“美国华盛顿调查记者”。

事实上,韦伯被美联社称为“华盛顿特区的营利性的阴谋论者”,他在发布于美国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中毫无证据地声称是贝纳西将引发COVID-19的病毒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美军生物研究实验室带到武汉,并在之后对贝纳西进行了“人肉搜索”。

贝纳西当时是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贝尔沃堡一家社区医院的保安人员。该郡位于德特里克堡以南约67英里(约108公里)处。

韦伯的这一视频在中国广泛传播,并被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转载。随着韦伯这一阴谋论的不断散播,贝纳西后来收到了死亡威胁,韦伯的视频也被YouTube撤下。但这段视频仍出现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视频浏览量已达数百万次。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新浪网易腾讯等新闻平台在去年4月底的报道中都将韦伯的这一说法称为“阴谋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报道,韦伯在2020年4月的一次电话采访中无法提供“实质性的证据来支持他关于贝纳西夫妇的说法”。

韦伯此前也曾被爆出兜售其它未经证实的阴谋论,并引发不良后果。

不过,关于COVID-19的起源以及2019年军运会期间在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都仍是未解之谜,各种猜测并存。

比如,几名来自欧洲和北美国家的运动员在参加军运会期间或在回国时确实曾报告过自己出现类似COVID-19的症状。

“我们到达 12 天后,(我)就病得很重, 发烧、发冷、呕吐、失眠…在我们回国的航班上,在 12 个小时的飞行过程中, 60名加拿大运动员被隔离(在飞机后部)。我们生病的症状从咳嗽到腹泻不一而足,”追溯COVID-19起源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少数党幕僚报告援引一名加拿大运动员的话说。

本月早些时候,该委员会的共和党首席成员、德克萨斯州的联邦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发布了该报告的更新版,美国之音中文部已将此报告翻译成中文。更新后的报告中同样指出,“参加 2019 年10 月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运动员患病并出现类似 COVID-19症状。”

这份报告说:“运动员们 10 ⽉底返回⾃⼰国家,带着 SARS-CoV-2 去了世界各地。” 报告认为,武汉军运会“可能是首批‘超级传播者’事件之一”。

不过,上述这些说法也至今尚未得到证实。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堪萨斯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罗杰·马歇尔(Sen. Roger Marshall, R-KS)和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麦克·加拉格尔(Rep. Mike Gallagher, R-WI)已分别联系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和美国国防部,试图确定是否有美军运动员在返回美国之前可能已在武汉感染了病毒。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科比(John Kirby)告诉《华盛顿邮报》,他没有得到过任何美军在2019年军运会期间因感染COVID-19而生病的消息。

在发给美国国防部的一系列问题中,加拉格尔也询问了是否有任何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方人员接受过COVID-19抗体检测,以及在他们返回美国本土后是否对他们进行过接触者追踪。

有科学家推测,导致COVID-19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在2019年军运会开始前就已经在武汉传播了。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遗传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于2020年9月发表在医学期刊《感染、遗传与进化》(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上的一项研究推测,COVID-19大流行病可能最早在2019年10月6日就已开始——这一日期距离武汉军运会只有不到两周时间。

英国科学家的这一估测结果是通过研究SARS-CoV-2病毒的进化演变过程得出的。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