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2 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

支联会3名领袖被控煽动颠覆10月再讯 邹幸彤保释被拒吁港人别认命


2021年9月10日在法院开庭审讯有关香港支联会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前夕, 一辆乘载支联会被告的囚车抵达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

被香港警方国安处指控为“外国代理人”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及4名常委拒绝应国安处要求,提交过去8年的会议纪录等资料,被警方拘捕。国安处星期四晚公布,正式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支联会以及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两名副主席何俊仁及邹幸彤。而邹幸彤与4名常委被控“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两宗案件星期五分别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法官应控方要求,拒绝各被告保释申请,需还柙到10月底再提讯。大批民主派人士及市民到法院旁听声援各被告。邹幸彤提堂前,透过亲友在社交网站帖文,呼吁香港人仍要有斗志,别认命。

香港警方国安处8月25日引用《港区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向支联会7名常委发信指,称有合理理由相信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要求支联会在星期二(9月7日)或之前,交出过去8年的会议纪录,以及与海外或台湾政党、政治组织的金钱往来等资料。

支持民主派的示威者,被称为“王婆婆”的王凤瑶女士(Alexandra Wong)在2021年9月10日在一辆囚车抵达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时向车内的支联会被告挥手致意
支持民主派的示威者,被称为“王婆婆”的王凤瑶女士(Alexandra Wong)在2021年9月10日在一辆囚车抵达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时向车内的支联会被告挥手致意

支联会5名常委拒交资料被拘捕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与3名常委梁锦威、邓岳君及徐汉光,分别在星期日(9月5日)及星期二,召开记者会以及亲身到警察总部,向警务处处长递交公开信,重申支联会并非“外国代理人”,拒绝应警方国安处要求提供资料。

本身是大律师的邹幸彤质疑,警方没有提出任何理据,指称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引用附表5要求支联会交出资料,是误解法律,违反自然公义的原则。

警方国安处人员星期三(9月8日)清晨随即上门拘捕邹幸彤,以及3名常委梁锦威、邓岳君、陈多伟,指控他们未有按国安法交出资料。

大批国安处人员星期四(9月9日)早上及傍晚,分别押解梁锦威及邓岳君,到支联会位于旺角的六四纪念馆,以及位于新界区的一个货仓搜证,带走大批证物,包括六四纪念馆的展板及文物等。警方亦证实,星期四拘捕另一名支联会常委徐汉光,他们分别被带到多间警署扣留调查。

支联会3名正副主席被控煽动颠覆

警方国安处星期四晚公布,正式以国安法“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支联会、以及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两名副主席何俊仁和邹幸彤,最高刑罚可判监10年,甚至终身监禁。

而邹幸彤与4名常委梁锦威、邓岳君、陈多伟及徐汉光,由于拒绝向警方国安处提交资料,被控“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两宗案件星期五(9月10日)早上,分别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现任7名支联会常委全部被警方起诉。

邹幸彤透过律师传出口信,星期四晚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她听到“煽动颠覆”这四个字,转念一想,反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如尘埃落定,就来场光明正大的辩论吧。到底屠城责任该不该追究,一党专政该不该结束,而不是纠缠于“外国代理人”这类指控。直接面对这些人民自发的诉求吧,然后看看道理在哪一边。邹幸彤表示,“有六四的英灵在,岂敢退让?辩论,正要开始”。

大批香港市民9月10日早上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外排队轮候旁听席,声援国安法被控告的7名支联会常委 (美国之音/汤惠芸)
大批香港市民9月10日早上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外排队轮候旁听席,声援国安法被控告的7名支联会常委 (美国之音/汤惠芸)

职工盟指支联会7名常委被控的欲加之罪

大批民主派人士及市民,星期五早上到西九龙裁判法院排队轮候旁听席,声援7名支联会常委。

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警方今次的行动是对香港公民社会一个严厉的打击,过去30年支联会一直举办和平有秩序的六四烛光集会,完全没有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可能,他认为今次警方以国安法检控7名支联会常委,是欲加之罪。

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表示,支联会7名常委被控告国安法的罪名,是对香港公民社会一个严厉的打击 (美国之音/汤惠芸)
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表示,支联会7名常委被控告国安法的罪名,是对香港公民社会一个严厉的打击 (美国之音/汤惠芸)

蒙兆达说:“我们觉得这是对于香港公民社会一个很严厉的打击,你回看支联会过去30多年来,它举办的六四烛光晚会,都是非常和平及有秩序地进行的,亦都是在履行它们表达及言论的自由,我们看不到有任何的地方,是触及或者威胁到国家安全的利益的,今次(支联会被检控)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根本上是针对香港的异见人士进行一个严厉的打击。”

蔡耀昌对支联会被控煽动颠覆感震惊

支联会前秘书蔡耀昌接受传媒访问表示,他自己参与六四烛光集会多年,星期五见到相识多年的朋友上法庭,他感到十分难过。对于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支联会,蔡耀昌表示感到震惊及难以接受。

蔡耀昌说:“我个人是对于今次的起诉,是感觉到十分震惊以及难以接受,当然案件现在进入了司法程序,现在是不方便去进行全面的评论,只能够希望法庭是可以在接下来的案件的处理,能够秉着公平、公正、公开,根据法治的原则是去作出有关的审讯及判决。”

香港支联会前秘书蔡耀昌表示,对支联会被控煽动颠覆感到震惊及难以接受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支联会前秘书蔡耀昌表示,对支联会被控煽动颠覆感到震惊及难以接受 (美国之音/汤惠芸)

国安法下未来的活动空间难以评估

记者问及,支联会及7名现任常委被国安法起诉,会否担心日后在香港举办悼念六四的活动,甚至传承六四的历史,都可能触犯国安法﹖

蔡耀昌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他相信过去一年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整个政治环境明显出现一个很大的转变,未来的活动空间难以评估。

蔡耀昌说:“我相信现在在香港,尤其是过去一年的国安法的实施,整个的政治环境,很明显是出现一个很大的转变,这里我想很多未来有些什么活动空间,现在都是难以去真的有全面的评估,亦都可能当然要包括看现在被检控的案件,在接下来的进展,甚至是判决。”

支联会义工质疑警方试图杀鸡儆猴

50岁的香港市民关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担任支联会义工30年,星期五到法庭旁听声援7名支联会常委,是因为他1989年曾经参与过百万人大游行等,香港人支援中国八九民运的活动,32年来一直有参与支联会举办的活动,他认为支联会成立以来所做的事情都是正义及正确的,质疑今次警方的行动是试图杀鸡儆猴。

支联会义工关先生质疑警方国安处对支联会采取的行动,是杀鸡儆猴 (美国之音/汤惠芸)
支联会义工关先生质疑警方国安处对支联会采取的行动,是杀鸡儆猴 (美国之音/汤惠芸)

关先生说:“我觉得是警方试图去杀鸡儆猴,因为在支联会、即是我看新闻支联会收到信件啊,国安处给了信件要求它们提交文件资料,但是其实在香港之前有一些民间组织,都有收到类似的消息,它们有些就会选择交资料给警方,但是支联会这个做法(拒绝交资料)其实正正就是指出,是政府荒谬地要求民间组织递交它们的组织资料,如果你觉得它们是犯罪的,应该直接指出它们的罪行,而不是说要求它们去递交资料,给你去调查它们有没有犯法,这个只是一个强权去、用歪理去强行要求民间的声音是消灭,所以这个绝对是一个不合理的行为来的。”

市民指“大中华”路线的终结

化名“年青人”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支联会7名常委以国安法被控告,他认为是反映过去的“大中华”路线的终结,也反映了“一个政府的器度”。

“年青人”对美国之音说:“这个都是一个路线的终结﹖可以说是,即是可能以前大家觉得(支联会)这些就是很‘左胶’(不现实的左翼份子),或者很 ‘大中华’那样的。但是如果说在今天,连这样的,即是这么温和的声音都无办法接受的时候,这样亦都反映了这个政府的器度﹖”

邹幸彤:“明白,呢个系一个荒谬既控罪”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以及两名副主席何俊仁、邹幸彤星期五早上首先被带上法庭,邹幸彤没有律师代表,亲自应讯以及作保释陈词。

3人被带上被告栏后,旁听的市民向他们欢呼及挥手,当控方读出案情后,被问及是否明白控罪,邹幸彤表示,“明白,呢个系一个荒谬既控罪”。

控方申请将案件押后至10月28日再提讯,让警方有更多时间调查检获的电子设备等证物,包括50个记忆棒、iPad以及手提电脑等,并且反对邹幸彤的保释申请。

邹幸彤除了亲自作保释陈词,并申请撤销保释陈词的传媒报道限制,但是全部被署理总裁判官、国安法指定法官罗德泉否决,不过,邹幸彤陈词的时候,不时获得旁听人士鼓掌支持,甚至有人高呼“说得好”。

5名常委全部否认控罪还柙候审

邹幸彤及梁锦威等5名支联会常委,被控“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的案件,法官罕有不批准控方申请押后两星期,星期五下午开始答辩,5名被告全部否认控罪。

法官表示,考虑司法利益、本案涉及的新法例后,罕有批准豁免传媒报道限制。案件押至10月21日作审前覆核。虽然控罪最高刑期是6个月,相比其他国安法罪行为低,但指定法官仍拒绝他们保释申请,5名被告需要还押候审。

保安局启动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程序

另外,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星期五运用权力,把支联会从官方的合法注册公司名单中剔除,保安局就事件回覆表示,局长邓炳强考虑了警务处处长的建议和提供的资料后,认为禁止有关组织运作或继续运作,是维护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所需,将向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建议,行使《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第360C条下的权力,命令公司注册处处长将支联会自公司登记册中剔除。较早前警方亦已冻结支联会220万港元(约28万美元)的资金。

支联会前秘书蔡耀昌表示,政府的行动等同将支联会解散,认为当局必须考虑清楚,向支联会及公众交代事件,又指有关文件涉及复杂的法律问题,加上以往绝少有在港的公司面对有关程序,支联会将寻求法律意见。

邹幸彤呼吁香港人别认命

邹幸彤星期五早上出庭应讯前,透过亲友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虽然是有预期当局肯定要报复,但没想到他们真的那么气急败坏,限期一过的清晨就立即动手。

邹幸彤表示,明明已经有人用司法覆核挑战国安发出的信件的合法性,明明法院还未来得及厘清附表5的适用条件,明明还有那么多的法律争议且已进入司法程序,国安却仍要急不及待的“拉人封艇”。一个有自信的执法部门不是这样行事的。

邹幸彤表示,这么不顾一切地宣示立场,连法院也不放在眼里,是因为方寸大乱、虚怯异常,必须做些什么来维护权威,还是想向北京展示自己的才干?

邹幸彤表示,面对力量悬殊的局面,反抗者或者不能全身而退,但难道顺服就能护佑身边人的平安?若是对方早已写好了消灭自由的剧本,顺服只是让他们更快更轻松地达成目标。而且,要是这小小的反抗,能多少保护到我们的同伴们,或至少给他们多一些时间,那我觉得,值了。

邹幸彤表示,或许对方终将压碎我们这块“拦路石”,但反抗本身就是凝聚力量,换取空间,让更多的“拦路石”有机会成长。她又表示,只要我们仍有斗志,就未为输,呼吁香港人,“别认命”。

邹幸彤希望司法透明度贯彻到其他国安案

邹幸彤星期五晚经律师传来口讯表示,数日之间,支联会全部常委被还押,公司注册将可能被剔除,资金被冻结,会址被查封。对一个组织的赶尽杀绝,莫过于此。而一切被打压的触发点,竟是莫须有的外国代理人指控。整件事荒谬得可笑,但是比起公司注册这种形式性的东西,意志、信心,或许才更重要。坚守三十二年的信念,不可能轻易退让。且让法院成为我们的主辩论场,且看人心和历史,最终站在哪一边。

邹幸彤表示,下午法庭完全回避外国代理人这个问题,更觉非常失望。邓炳强曾公开说会将所有关于“外国代理人”的证据摆上法庭,但到这一刻,就算读完现有的法庭文件,都看不到有关“外国代理人”的指控和证据。这更加证明这一波对支联会的打压是欠缺法理和证据基础的。

邹幸彤表示,几经争取,法庭终于免除了“不提供资料罪”一案提堂的保释报道限制,指定裁判官罗德泉在宣布这批准时说,“政治宣言被报道会影响法庭专业性”、“司法利益…透明的就要全部透明”,她希望同样的标准可以也贯彻到控方陈词,贯彻到“煽动颠覆”以及其他国安法案件中,贯彻到司法的全过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