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8 2024年5月25日 星期六

香港民主派初选案第二日审讯 庭外续有怀疑排队党 控方呈堂录像疑似偷拍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16名不认罪被告2月7日审讯第二日,警方仍然戒备森严,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外,一连两日都有疑似”排队党”霸占旁听席的座位。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16名不认罪被告2月7日审讯第二日,警方仍然戒备森严,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外,一连两日都有疑似”排队党”霸占旁听席的座位。 (美国之音汤惠芸)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2020年立法会初选,前年被控国安法下”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16名不认罪被告星期二踏入第二日审讯,法庭外一连两日都有疑似”排队党”大排长龙轮候旁听席,部份人星期一傍晚休庭后随即到法院大楼外通宵排队。控方星期二继续开案陈词,其中有呈堂录影片段拍摄戴耀廷在一个协调会议发言,怀疑是偷拍所得。有时事评论员形容47人案开审两日,出现疑似”排队党”及怀疑偷拍片段呈堂是”匪夷所思”,对香港的司法及国际形象造成严重打击。

和平占中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前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以及多名年轻的抗争派社运人士黄之锋、岑敖晖以及袁嘉蔚等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2020年立法会初选,前年被控国安法下”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两年半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也是首宗被控串谋颠覆的案件。

47人案一连两日法庭外疑有”排队党”

本案前年3月1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首次提堂,至今32名被告不获保释,还柙接近两年,其中16名不认罪的被告星期一(2月6日),在暂代高等法院的西九龙裁判法院正式开审,引起各界高度关注。

47人案星期二(2月7日)踏入第二日审讯,法庭外一连两日都有数以百计疑似”排队党”大排长龙轮候旁听席。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部份人星期一傍晚休庭后随即到法院大楼外通宵排队,聆讯早上10时开始,而早上7时左右已有超过100人排队等候旁听席的筹号。

据网媒《法庭线》报道,该网记者拍摄到多名排队人士星期一取得正庭旁听席的筹号后,大部份时间没有在旁听席听审,甚至有人听审后向该网记者询问到何处收钱。

对于有疑似”排队党”霸占法庭旁听席座位,司法机构星期一傍晚在网页帖出旁听席筹号的新安排,星期二法庭设有410个公众席,比星期一开审时增加4席。审讯的正庭派发43张入庭筹号,4个延伸法庭收看直播共派发367张公众席筹号。截至星期二早上10时共派发267张公众席筹号。

怀疑有人不想真正听审的人进入正庭

西九龙裁判法院公众人士轮候法庭旁听席筹号的排队区,挤满疑似“排队党”。(美国之音汤惠芸)
西九龙裁判法院公众人士轮候法庭旁听席筹号的排队区,挤满疑似“排队党”。(美国之音汤惠芸)

据记者星期二早上9时左右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外观察,警方仍然戒备森严,多名身穿战术背心的军装警员在场驻守,在法院大楼外排队的人士很多都背向镜头不愿发言。

一连两日到法院旁听的香港市民王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据他观察星期二早上在法院外排队的人比星期一更多。

王先生说:"应该有一班人是不想我们入到(法庭)、真正想听审的人入不到正庭而已。"

影响公众知情权及审讯公平

王先生表示,他多年来都有到法庭旁听民主派人士相关的案件,他认为能够进入法庭听审,可以亲眼见到法庭内审讯的细节,有些是新闻报道没有提及的内容,如果公众人士不能够进入法庭听审会影响知情权以及审讯的公平。

王先生说:"自己来听审了这么多年了,(法庭)里面实际上发生的事情,不是新闻报道全部可以看到的,有很多细节、有很多里面一些很匪夷所思的情况会出现,如果不是亲身在这里的时候是不会知,尤其是当年(裁判官条例)87A(限制任何人不得发布交付程序的内容)出了之后,更加法庭的新闻是报不了,所以自己会继续跟着(到法庭旁听)。"

市民指初选不应被视为颠覆政权

一连两日都有到法庭旁听的香港市民阿Win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47人案首次提堂至今已经接近两年,其中30多名被告还柙接近两年,她希望到法庭旁听声援各被告。阿Win认为,初选在其他民主国家及地区相当普遍,不应该被视为颠覆政权。

阿Win说:"他们是搞一个初选而已,未曾去到颠覆政权这个阶段啊,我觉得是这样,初选很多民主国家、地区都有选一些(有)胜算的人出来去(参)选的。"

阿Win又表示,平常到法庭听审都没有这两日大排长龙的情况,怀疑是有人安排。

阿Win说:"我想应该是有人安排这些人来排队拿(旁听)票,因为平常没有这些情况出现,是昨日(2月6日)开始有的。"

王婆婆指见到”大妈模样”怀疑”排队党”

社运人士王婆婆也是一连两日到法院外挥舞英国旗示威,声援47人案的被告。王婆婆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她星期一在法院见到一些”大妈模样”的怀疑”排队党”。

王婆婆说:"有”排队党”啊,我昨日见到有些简直是”大妈样(子)”的,而且应该是比较偏僻地方那些”大妈”来的,我昨日见到的我不是在队(伍)那里见到,他们走的时候有20个左右,见到都有20个左右的,有些不是真的支持者来的,”占位”让我们进不去法院里面听审,所以法庭里面好像空荡荡那样。"

王婆婆表示,”排队党”对被告获得公平审讯有很大影响,她认为被告在法庭见到真正的支持者,可以带来鼓舞。

控方提戴耀廷”真揽炒十步”时间线

控方副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星期二在庭上继续开案陈词,他呈上2020年4月28日,首被告戴耀廷于《苹果日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真揽炒十步、这是香港宿命》的文章,推算由2020年7月起到2022年初,香港”揽炒宿命路”的时间线。

控方表示,文章提及”揽炒”第一步是政府广泛取消民主派人士参选立法会的资格,包括现任议员,民主派由Plan B(后备)继续参选。第二步因中联办港澳办干预及”DQ(取消候选人资格)”,刺激更多港人投票支持民主派及配合策略投票,使民主派成功取得立法会35席或以上的过半数。第三步特首及律政司开展司法程序DQ民主派议员,但因法庭需时处理,因此民主派继续主导立法会。

最终引致西方国家制裁中共

文章提及”揽炒”第四步政府向立法会提出的所有拨款申请都被立法会否决,政府只能维持一般运作。第五步立法会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特首解散立法会,并以临时拨款方式维持政府运作。

文章提及”揽炒”第六步是立法会重选,民主派或要派出Plan C参选,因Plan B也可能被DQ,但仍取得35席以上的过半数。第七步立法会再次否决财政预算案,特首辞职及政府停摆。第八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北京中央政府把国家安全法直接适用于香港,解散立法会、成立临时立法会、下届特首由协商产生,大举拘押民主派领袖。第九步香港社会街头抗争变得更加激烈,镇压也非常血腥,香港人发动”三罢”(罢工、罢市、罢课),令香港社会陷入停顿。第十步西方国家对中共实行政治及经济制裁。

庭上播放疑似偷拍初选协调会议片段

控方表示,2020年5月8日,戴耀廷与本案另外4名被告张可森、伍健伟、谭凯邦、王百羽出席初选新界西地方选区第二次协调会议,本案另一名被告尹兆坚则由代表出席,会上亦有其他人士。

控方在法庭上播放一段怀疑是偷拍所得的会议片段。被告栏随即传出”哗”的声音。片段拍下戴耀廷在会议发言的情况,画面的镜头晃动,画质及声音都有点模糊,拍摄者大部分时间将怀疑是手机的摄影器材放在台底下,拍到当日与会者的脚,偶然会稍为举起拍摄戴耀廷的样子。

控方表示,戴耀廷在会上声称,新界西及超级区议会议席是最后两个未有”协调机制”的选区,而其他4个地方选区已就”共同政治议程”(common political agenda)有共识,包括”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无差别否决财政预算案;初选落败后不参选。

戴耀廷又表示,初选的共同纲领应该使用《基本法》赋予立法会的权力,包括否决财政预算案,而调查警暴、重启政改等已属次要目标。戴耀廷亦提及,如果当选的参选人被当局取消资格,将会由”Plan B”(后备人选)顶替的计划。

评论员指疑似排队党及偷拍片段匪夷所思

时事评论员谭美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形容,47人案开审两日,出现疑似”排队党”及怀疑偷拍片段呈堂是”匪夷所思”,他估计疑似”排队党”是由于北京仍然希望香港维持普通法的法制,因此不能够将国安法案件安排闭门审讯,但是又不想公众对47人案的审讯获得太多资讯。

谭美德说:"这个现像有多少都相当匪夷所思,当然我们可以从几个情况去分析的,它(北京)现时不敢走去做一个闭门审讯,尤其是在(47人案)开审之后,因为这个是严重破坏普通法的制度,令到别人(国际社会)更进一步没信心,所以就出现了一堆可能是大陆口音,又或者是内地口音(的人士),其实看起来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去排队的人出去排队,原因是它(北京)又不可以闭门去审讯,但是它又不想那个审讯内容是会被公众或者其他人去报道出来,你看到那个情况,我们(香港)无论是自由的(国际)排名、或者新闻的排名都相当低,现时我们知道法庭的消息,除了个别的网媒之外,其实是靠一些独立媒体,或者是个人的报道在他自己的社交媒体刊出,我们才知道法庭有什么事的,但是既然要保障普通法的话,它就不敢去闭门审讯,但是出来的消息我们见到法庭什么情况呢﹖就是令人啼笑皆非的。"

香港司法及国际形象造成严重打击

谭美德表示,民主派初选47人案审讯两日以来,法院大楼外大批疑似排队党通宵露宿的画面,对香港的司法及国际形象造成严重打击。

谭美德说:"是不是很合理地有这么多人,而这么一致地在做同一件事(排队拿旁听票),甚至乎带的装备、得到的待遇都是这么一样的话,你很难让人不怀疑是有组织行为来的,所以当大家这些相片或者纪录,在国际的传媒或者一些媒体上面曝光的时候,大家就真的会很怀疑到底香港发生什么事﹖而且它占有了这些空间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可以说好香港故事、证明香港是很尊重司法独立呢﹖可能是反效果来的,而这个反效果呢我其实都相当担心,这个特区政府其实没有计算在内,甚至乎未必是特区政府的,可能是帮手的一些建制团体没有计算在内,我很相信将来当一些(国际)排名再出的时候,我们(香港)只会进一步下跌而已。"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