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2 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

香港最大规模国安案开审 民主派初选47人被控颠覆4被告以控方证人作供


多名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外轮候旁听席的人士背对镜头 (美国之音/汤惠芸)
多名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外轮候旁听席的人士背对镜头 (美国之音/汤惠芸)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2020年立法会初选,前年2月28日被控《港区国安法》下“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16名不认罪被告星期一正式开审,控方表示,4名认罪被告将以控方证人身份作供。

本案是国安法实施超过两年半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也是首宗被控串谋颠覆的案件,引起各界高度关注。法庭外数以百计人士排队轮候旁听,社民连3名成员到场示威,要求立即释放政治犯,被数十名军装警员包围拦截,有示威人士被警员以违反“口罩令”为理由带走。

香港警方国安处2021年1月6日动员超过1千名警力进行大搜捕,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策划及参与2020年“立法会35+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其中47人前年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 是《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两年半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也是首宗被控串谋颠覆的案件,被称为香港版的“2-28事件”。

民主派初选案开审数百人排长龙旁听

47名年龄介乎25至66岁的被告,包括首被告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前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以及多名年轻的抗争派社运人士黄之锋、岑敖晖以及袁嘉蔚等,前年3月1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首次提堂,至今32名被告不获保释,还柙接近两年,外界批评有如未审先囚,所有被告交付高等法院审讯。

其中16名不认罪的被告星期一(2月6日),在暂代高等法院的西九龙裁判法院正式开审,引起各界高度关注。

法庭外数以百计人士排队轮候旁听,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排头位的是一名来自法国的香港大学新闻系交换生,他向传媒表示开审前一日,即是星期日(2月5日)傍晚已经在法院外通宵等候。

另有大批人士带备睡袋、御寒衣物及手推车,在法庭外通宵轮候旁听席的票,据记者现场观察,部份轮候人士三五成群,拉着手推车进入法庭大楼,拿到旁听席票之后,未有即时到审理案件的法庭外等候入席,疑似等候指示再作行动。

社运人士怀疑有”排队党”

在法庭大楼外轮候旁听席票的社民连成员曾健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怀疑有“排队党”在场领取旁听席票,疑似霸占座位,减少被告家属、亲友,以致一般市民进入法庭旁听的机会。

曾健成说:“有些‘阿姐’(在场的女士)说收(港币)150元(约20美元),希望不要出现吧。希望‘排队党’拿了票、可能收了钱就‘走人’(离开),那个(法)庭(旁听席)就‘吉’(空)了,希望大家出于良心吧,你看到过去两年没试过这么拥挤,这么多人(来旁听),但是今日很多(陌)生面孔在这里,如果真的收钱做这件事情的话,真的对得住良心吗﹖”

曾健成表示,30多名被告已经拘押接近两年才开审,怀疑有人“出小动作”,他又质疑警方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曾健成说:“拘押了两年了、一个初选,今日开始审讯,又要出一些‘小动作’。即是不单只你看到警方都如临大敌,还差没有荷枪实弹而已,还有直升机盘旋,发生什么事呢香港﹖是不是变得这么厉害﹖这么巨变啊﹖个个(警员)都穿上战术背心。”

社民连3人示威数十警员包围

其后,曾健成与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及外务副主席周嘉发,3人手持横额到西九龙法院正门外示威,要求立即释放政治犯。数十名身穿战术背心的军装警员立即上前包围拦截,并且拉起封锁线阻挡记者上前采访,场面一度混乱。

周嘉发一度拉下口罩发言,被警员以违反“口罩令”为理由带走,被票控罚款港币5千元(约640美元)。陈宝莹及曾健成被带到远离法院正门的一处示威区,他们高呼“初选无罪、打压可耻;民意代表、代表民意、何罪之有﹖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等抗议口号。

陈宝莹指47人案是“冤狱”

陈宝莹表示,今次示威的主要诉求是表达47人案完全是冤狱,她质疑控方的理据薄弱,为何审期预计长达90日﹖形容对被还柙接近两年的30多名被告将会是很大的煎熬。

陈宝莹说:“47人案完全是冤狱,未来有90日的审讯,对于被告、特别在监狱里的被告,将会是很大的煎熬,我们不知道为何90日、为何要有90日的审讯,因为基本上我们看到控方的指控完全是失实,我们看到控方说他们是恐吓用暴力,或者是用非法的手段,我们就要问初选是什么非法手段﹖参加立法会选举是什么样的非法手段﹖是什么样的暴力威吓﹖”

陈宝莹又表示,今日的审讯不单是针对47人案的被告,亦是针对香港人过去多年参与的和平选举。

陈宝莹说:“我们今天的审讯不单是审讯那些被告,而是审讯我们香港人,我们过去香港人持之以恒,觉得是没问题的和平的选举,现在是在审讯我们的选举,审讯当日有60万的香港人(在初选)投票,要求各个候选人用五大诉求为政纲,是去将他们的意见带进立法会,要同特首去争议。”

慨叹香港只有鸟笼民主

陈宝莹表示,社民连两名成员的和平示威,警方都如临大敌,动用数十名军装警员拦截,批评香港只有鸟笼式的民主,由港府“钦准”才可以示威。

陈宝莹说:“现在可以说我们每做一个公开的行动,我们要站出来的话,是受到沉重的打压,不单是红线、不单是我们可能讲的东西是犯了煽动罪,就是连一个可能是偶然一些小心、不小心的除下口罩,或者是我们据理力争在一个范围里面请愿,我们都没办法可以选择,这里是一个鸟笼的民主,即是说是由特区政府‘钦准’我们的一个示威,我们觉得很悲哀。”

陈宝莹又表示,案中30多名被告还押接近两年才开审,质疑国安法之下对很多政治犯的审讯都相当不公平。

陈宝莹说:“其实我都不明白为何可以还柙了两年,当然这个这么长的时间,令到很多被告本身,可能身心很疲累,或者对当时的事都有些可能遗忘,这些本身是长期的还柙,特别是你(警方)抓了他(被告)又不让人家保释,最荒谬就是这件事情,就是不让人保释,就是国安法之下基本上所有差不多政治犯都不可以保释的,那么你在这两年是对他们一个在监狱里面的囚友,是真的一个很沉重的、身心的一个磨折,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之不公道,特别是将会有90日的审期,这90日特别是对于还柙,即使保释(的被告)也好,这是一个很大的磨折。”

控方指4认罪被告以控方证人首先作供

案件不设陪审团,由国安法指定法官陈庆伟、李运腾及陈仲衡审理,控方代表为副刑事检控专员万德豪及周天行。

16名不认罪的被告当中10人获准保释,包括前区议员郑达鸿、杨雪盈、彭卓棋、何启明、施德来、柯耀林、李予信;前立法会议员黄碧云、陈志全,以及大律师刘伟聪,他们自行到法庭应讯;另有6名不认罪被告仍在还柙,包括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梁国雄;前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本土派的邹家成、前《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以及民主派人士吴政亨。

另有两名较早前拟不认罪,后来改为认罪的被告,前区议员伍健伟及阿布泰生活百货创办人林景楠,星期一也在法庭正式答辩,伍健伟表示,“法官阁下,我颠覆极权国家政权未成功,我认罪,我承认控罪”;林景楠则表示“我认罪”。

控方在庭上透露,4名认罪被告包括林景楠、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前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以及前西贡区议会主席钟锦麟,将以控方证人身分首先作供。

陈家洛指不应该责怪长期被还押被告

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较早前政圈已经有传闻指,47人案当中有几位被告、可能较接近初选的组织人士,已经同有关方面达成某些协议,会提供多些资料甚至会转为控方证人,他认为作为旁观者难以了解案中的内情,也不应该责怪长期被还押的被告。

陈家洛说:“很难排除有些观感上面认为,是不是在(还柙)的过程里面实在太煎熬、太辛苦,这个真的叫做拖得这么长的一个案件,令到很多被迫关押,亦都是没办法去获得保释的一些被告人士,意志上是被消磨净尽,我想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个人来讲我从来都不希望是会出现了一种叫做blame the victims(责怪受害者)的情况,即是说这里所有涉案人士,其实都是在国安法下面被指控的人,在无罪推定的前提及假设底下,我依然希望他们是能够得到一个公正的对待,但是是不是真的有公正的对待呢﹖我觉得如果从过去这么长的时间的发展见到,我其实是替他们很忧心、很揪心的﹗”

控方开案陈词提戴耀廷“真揽炒十步”

控方在开案陈词表示,本案牵涉一群政治人物,涉伙同他人串谋策划、组织、参与,以非法手段严重扰乱、破坏香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体系功能,并旨在颠覆中国国家政权。

控方表示,16名不认罪的被告,在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1月7日,在香港串谋及与其他人串谋旨在颠覆中国国家政权。本案的串谋计划,就是被告同意透过非法手段,严重干扰、扰乱或破坏香港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透过无差别否决政府提出的财政预算或公共开支,迫使特区政府解散立法会,最终导致行政长官辞职。而谋划的目的,就是颠覆中国国家政权。

控方表示,他们依赖的主要证据,包括“共犯证人”(the accomplice witnesses)、与初选相关的文章及宣传材料,从被告检取的文件,以及与初选有关的记者会、采访、集会,以及选举论坛等影片。

控方表示,初选计划的核心,是要在立法会取得多数控制权,其中戴耀廷2019年12月10日,在《苹果日报》发表一篇题为“立会夺半、走向真普选重要一步”的文章,首次提及在立法会中取得多数控制权的想法。戴耀廷在文中解释,如果取得立法会多数控制权,就能以解散立法会为代价,迫使政府同意他们的要求。

控方案情指出,2020年4月,戴耀廷在多份报章上撰写文章讲述“真揽炒十步”的议题,包括在《苹果日报》发表两篇文章,提及“揽炒的定义和时间”和“揽炒的时代意义”,解释如何通过初选实现”揽炒”令政府停摆;实施的时间与如何把“揽炒”成为颠覆的“大战略”(grand strategy)。

控方表示,戴耀廷预料如果中国共产党和北京中央政府决定解散新成立的立法会,会同时宣布一国两制的终结。戴耀廷又提到,单靠街头运动不足以迫使当权者让步,而且很多香港市民的心态已经改变,准备来一次真正的“揽炒”,决心要“死而后生”。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