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4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香港六四纪念馆扣连反送中运动 不同世代谈悼念六四


香港支联会六四纪念馆新展览扣连八九六四与反送中运动,吸引不少香港市民参观 (美国之音/汤惠芸)

今年是六四事件31周年,也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周年,香港支联会六四纪念馆最近以“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为新展览主题。

支联会表示,希望这次展览能够让香港人了解30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八九民运,与30年后在香港发生的反送中运动有那些相似之处,当年的北京可能成为今日的香港。展览吸引不同世代的香港人到场参观,有参观的大学生表示,香港新一代应该传承六四的历史,否则反送中运动的历史都可能同样被遗忘。

香港政治漫画家尊子绘画有关北京八九民运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作品,在支联会六四纪念馆展出(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政治漫画家尊子绘画有关北京八九民运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作品,在支联会六四纪念馆展出(美国之音/汤惠芸)

去年在旺角重新开幕的香港支联会六四纪念馆,今年初因应新冠病毒疫情暂停开放。5月20日以 “走在抗极权最前线—从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为新展览主题重新开放。而当日亦是31年前香港4万人冒着8号台风讯号,在强风暴雨中上街,反对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声称当时北京的民运是动乱。

支联会展览扣连六四与反送中

支联会常委麦海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希望这次展览能够让香港人了解30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八九民运,与30年后在香港发生的反送中运动有那些相似之处,包括两场运动都是对抗政治暴力、守护自由之战。

两场运动面对同一个专制极权,遭遇的镇压和滥暴亦相近,去年至今警方已经拘捕超过8千人,不少香港人把“六四”和“反送中”比较,认为“反送中”就是“六四2.0”,当年的北京可能成为今日的香港。

麦海华说:“我们觉得是一个适当的时间,将两个运动进行一个对比,虽然它们前后系(相隔)30年,一个在北京发生、一个在香港发生,但是对我们来讲原来都很切身的。因为就算我们30年前对八九民运的关注,都不是纯粹因为发生在北京。我们作为普世价值人类关怀来了解它们,我们亦都看到当时的北京可能是将来的香港,我们都担心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而当时社会大众是希望这个学生运动能够和平来解决,但结果是用镇压来收场。所以令到香港人来讲都很惶恐、很担心,亦有很多人因此离开香港,移民潮开始。”

香港支联会常委麦海华(美国之音汤惠芸摄)
香港支联会常委麦海华(美国之音汤惠芸摄)

麦海华表示,这次展览在多方面展示北京八九民运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比较,尤其是两场运动的文宣,当年北京学生及市民主要用口号及标语、横额、传单及刊物之类,亦会呼吁香港以致全球华人游行集会声援他们争取民主自由的诉求。

而30年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文宣,主要透过互联网讨论区、手机通讯程式及社交媒体,亦有艺术家参与设计文宣,甚至去年趁G20国际峰会众筹在各国主要报章登头版广告,呼吁国际社会声援香港人,可见香港人的灵活性更大。

支联会及六四纪念馆能否继续引关注

麦海华表示,新展览开始超过10日以来,反应相当热烈,当中有不少学生及年青人,他认为经过去年的反送中运动之后,更多香港年青人了解到面对同一个专制政权,香港人更应该从六四事件吸取历史教训。

今年香港警方以武汉肺炎疫情,维持社交距离为由,31年来首次禁止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集会,至于北京人大透过《基本法》附件三引入“港版中国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之后,支联会会否被取缔,在中国领土上唯一的香港六四纪念馆是否能否继续运作,麦海华坦言,目前仍然是未知之数,要看具体的法律条文。

麦海华说:“大陆的尺度来讲,完全不是一个文明社会应该有的一个对不同意见的尊重,对事实的一个陈述的尊重,所以我们将来支联会能不能够继续存在,或者六四纪念馆能不能够开呢,我们都是成为疑问,要看那个(港版中国国安法)的法规写成怎样,但很明显一定会对我们的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等的自由的一个压制来的。”

大学生指六四与反送中很多相似

到六四纪念馆采访的21岁树仁大学学生记者杨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前几年很多香港的大专学生都认为,香港人不是中国人,不需要出席支联会维园烛光集会悼念六四死难者,不过,经历了去年反送中运动之后,再参观六四纪念馆,开始觉得六四事件与反送中运动有很多事情其实很接近,尤其香港年青人遭受的警暴、镇压,与当年北京的手法相当接近。

杨同学说:“原来两件事都很似,都是为了民主自由而挺身而出的年轻人他们做的事情,虽然好似但是其实见到进步了很多,现在的年轻人,从他们制作文宣、上网、上连登(讨论区)等等,都看得出时代进步了,年轻人的思维都进步了。”

港人遗忘六四反送中也可能被遗忘

20岁的树仁大学学生记者卢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去年参与反送中运动开始意识到香港年青人的自由已经被政府不断收窄,情况与当年八九民运北京学生的遭遇有很多相似之处。她认为香港新一代应该传承六四的历史,否则反送中运动的历史都可能同样被遗忘。

卢同学说:“如果我们忘记了六四的话,我们去年开始的反修例活动未来会不会在政府的某一些手段底下,都会慢慢地被市民遗忘呢﹖可能都会是另一个六四的悲剧。”

杨同学亦认同,香港新一代应该传承六四的历史,她们亦认为就算将来北京引入港版中国国安法,香港年青人都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他们追求的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

杨同学说:“有些东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虽然中国的政权不肯承认,但是有些东西它是镇压了就是镇压了,它杀死了自己的年轻人、下一代就是发生了,其实都同香港反送中很似,我们都会想我们的后人、我们的下一代会记着,正如我们记着八九六四一样。”

学者吁警方六四晚执法应克制

今年是香港警方31年来首次禁止支联会六四维园烛光集会,而支联会表明6月4日晚上8点,将会以8人一组分批手持烛光进入维园延续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的传统。香港民研主席及行政总裁钟庭耀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表示,香港人的六四情结在政治上是一个非常之深奥的问题,如果香港政府及警队,比中国领导人或者公安“行得更前” (更严厉),将会是非常之危险。

钟庭耀说:“我见到在中国、尤其是北京天安门附近,每次在六四前后其实是做了很多的部署,但是它们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们见到中国都有本身的问题,或者本身公安都有同群众冲突的问题,但过去多年都不会在六四出现。如果是香港的警队因为在过去信心大大增强,或者香港的官员、特首以下等各个官员,以为他能够或者他应该在六四能够向(北京)中央更加‘表忠',所以在这件事件里面引发一些群众冲突,我是希望他们一定一定要小心,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香港警方呼吁市民六四晚尽量留家

支联会表示,星期四(6月4日)晚必定派代表到维园,燃点悼念 “六四”烛光,同时呼吁香港人及全球民众,以遍地开花式悼念六四事件死者。支联会批评,香港政府以“限聚令”为借口,禁止举办大游行,亦禁止支联会星期四举办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企图熄灭已有30年的维园烛光,收紧港人自由空间。

香港警方星期三(6月3日)傍晚在社交网站面书帖文表示,考虑防疫风险,分别拒绝团体星期四(6月4日)在香港岛和九龙集会,警方呼吁市民星期四“应尽量留在家中”,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和参与受禁群组聚集,警方提醒公众地方最多8人聚集的“限聚令”仍然生效。

警方表示,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应变级别仍是紧急的最高级别,经风险评估后认为,公众集会属人多聚集的高危活动,因此向主办方发出反对通知,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经聆讯后亦驳回上诉。

警方又表示香港仍然有本地感染个案,市民应尽量减少社交接触和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减低感染和传播病毒的风险。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