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9 2024年2月21日 星期三

香港国安警搜捕后隐世市集年宵摊档续营业 档主忧当局针对黄色经济圈


香港旺角隐世市集年宵摊档1月17日傍晚被国安警大举搜捕后,大部分档主仍然继续营业。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旺角隐世市集年宵摊档1月17日傍晚被国安警大举搜捕后,大部分档主仍然继续营业。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受社会运动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香港政府举办的传统年宵花市,连续第4年不设“干货”摊位,以往售卖讽刺时弊及创意贺年产品的档摊,分散到民间团体举办的社区年宵市集。香港警方国安处联同海关人员星期二晚大举搜查旺角一个年宵市集,拘捕6人指他们涉嫌发布煽动刊物,并将相关摊位的货品全部检走。警方搜捕行动结束后,市集内其他摊档继续营业,有档主忧虑当局针对2019年社运后衍生的黄色经济圈,相关的社区市集能否继续经营有待观察。

2020年鼠年农历新年,当局以反修例运动影响社会气氛为由,首次禁止传统年宵花市售卖“干货”,包括创意产品在内的所有非鲜花类产品,禁止在食环署辖下的年宵花市售卖。其后新冠疫情爆发,至今连续第4年传统年宵花市不设“干货”摊位。

国安警大搜捕6男女涉发布煽动刊物

传统年宵花市禁止售卖“干货”后,2020年起有团体发挥香港人灵活创意,在多个社区设年宵市集,售卖档主自家设计的货品,这些年宵市集后来衍生为黄色社区市集,以短期租约方式,在各区的商场等地方营运。

被国安警大搜查的旺角隐世市集”影衰mi杂货店”摊位,所有货品被检走。 (美国之音 汤惠芸)
被国安警大搜查的旺角隐世市集”影衰mi杂货店”摊位,所有货品被检走。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警方国安处联同海关人员星期二(1月17日)傍晚,大举搜查旺角银城商场“隐世市集”年宵摊档,拘捕6人指他们印刷以及在市集内出售一本记录2019年反修例运动的“图文简录”,涉嫌干犯发布煽动刊物罪,将相关摊位“影衰mi杂货店”的货品全部检走,包括印有手机防疫应用程式“安心出行红码”的T恤等。

国安警搜查后隐世市集年宵摊位继续营运

警方搜捕行动结束后,隐世市集内其他摊档继续营业,包括因民主派初选47人案被还柙接近两年的3名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林卓廷及胡志伟的团队,在市集内摆摊,售卖特别设计的利是封、咖啡包、贺年挥春等产品,为他们3人筹款。

香港民主党位于旺角隐世市集的年宵摊档。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民主党位于旺角隐世市集的年宵摊档。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在隐世市集售卖自家设计香薰蜡烛的Peggie星期四(1月19日)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警方大搜捕的时候她在场,她说当日傍晚接近6时,见到首先有几个军装警员在市集入口拉封锁线,禁止顾客及所有档主出入,之后有大批穿着便衣的国安警员进入市集搜查,要求每个档主填写一份问卷,并且纪录身份证等个人资料。

Peggie说:后来才知道那些便衣(警员)原来是国安来的,跟着开始见他们在拿东西、在搜证那样,拿了很多蓝色箱子进来运走一些东西,后来就要我们档主做一些问卷调查,想了解我们怎样参加这个市集,包括我们卖什么产品、我们的品牌名称、我们档主的身份证、联络电话,全部都抄起来,后来见到他们在不同时间,分别带走3个女子。

档主忧当局针对黄色市集

Peggie表示,已经第2、3次在隐世市集摆档,她认为警方已经一早留意隐世市集,而且搜查行动一开始就是针对市集内的“影衰mi杂货店”,她不会担心太多所以继续营业,不过,她认为市面上的农历新年气氛相当淡静。

Peggie又说,忧虑当局针对2019年社运后衍生的黄色经济圈,相关的隐世市集能否继续经营有待观察,她认为有些事情不能控制,唯有尽量做。

60多岁的香港市民郑先生星期四下午专程到隐世市集买东西,在一家本土小店的摊档买了特别设计的挥春,也光顾了民主党的摊档。

“香港加油”的挥春被没收

郑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警方搜捕行动之后,他特别要来隐世市集光顾,他发现有些档主已经自我审查,收起了一些自认为敏感的货品,包括“香港加油”的挥春都买不到。

郑先生说:本来想买“香港加油”的,她(档主)说被人收了,不能卖。(我买了) “抱紧自由”、”毋忘初心”。

记者问:“香港加油”的挥春都要被收走﹖

郑先生说:档主说是。我都不明白为何要收,“香港加油”没问题啊﹗

慨叹香港变一国一制

记者问及,警方大搜捕隐世市集一个摊位时,所有在场光顾的市民都被登记身份证等个人资料,他这次到访会否担心警方再有行动﹖郑先生表示,当然不想被警方登记个人资料,但也不能担心太多,他慨叹香港自从2020年之后已经变了,希望尽量光顾本土小店,支持年青人的创意思维。

郑先生说:但是香港愈来愈没有自由,就是已经没有一国两制了,一国一制,香港只是一个大陆的普通城市来了。我只是尽一点绵力,能光顾多少,这里才(港币)两三百块(约30美元),即是一点心意吧。

大家市集未举办已叫停

除了隐世市集被国安警大举搜捕,民间组织“时代市集”早前在社交媒体公布,计划星期三至星期六(1月18至21日),农历年廿七至年三十,举行民间年宵“大家市集”。

不过,主办单位星期二(1月17日)以“不可预测的情况”为由,宣布临时取消“大家市集”。有主办者表示,自宣布举办市集后就不断“收到电话”,以及“有压力找上门”。

香港皇仁书院年宵筹委会主席伍正枫(右一)及成员Anthony (中)展示他们一班同学今年在荃湾南丰纱厂年宵市集售卖的自家设计”白玉兔“产品。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皇仁书院年宵筹委会主席伍正枫(右一)及成员Anthony (中)展示他们一班同学今年在荃湾南丰纱厂年宵市集售卖的自家设计”白玉兔“产品。 (美国之音 汤惠芸)

皇仁学生移师南丰纱厂摆年宵 延续热血兄弟情

受社运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香港最大型的维多利亚公园年宵花市连续第4年不设“干货”摊位,10年前开始在维园设干货摊档,售卖贺年创意产品的皇仁书院学生,今年移师到荃湾南丰纱厂年宵市集摆档。

皇仁书院年宵筹委会主席伍正枫以及成员Anthony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年的摊位售卖兔年为主题、象征皇仁学生的“白玉兔”布袋,以及印上香港人属悉的励志广东歌歌词的贴纸,包括“岁月将一切淘空,但我守好那片梦,哪惧发白再满身疼痛”,Anthony表示,希望借歌词鼓舞香港人以及皇仁学生。

Anthony说:大家香港人可能都会熟悉的广东歌的歌词,例如有Serrini的“Let Us Go Then You and I”,RubberBand的“逆流之歌”,这些都是很有励志的歌词以及歌曲,希望可以鼓舞香港人以及皇仁学生。

伍正枫表示,一班同学一起摆年宵摊档,学习到做生意的不同工作,从设计、采购,到摆摊、收钱,体会到做生意的难处,他们希望传承皇仁学生摆年宵的传统,形容是充满热血和兄弟情。

伍正枫说:年宵这个(传统)是我们皇仁10年前有位师兄提出的,就由那一届开始都一直有做年宵,跟着停了两年到我们这一届才再做,都想这个传统继续传承下去。

档主拿捏表达空间 市民光顾小店无分政见

在南丰纱厂年宵市集售卖蛋糕插牌及挥春等贺年摆设的Kuby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希望透过这些贺年产品鼓励香港人,尽量为香港出一分力。

Kuby坦言,他们的产品设计有社运时的“连猪”以及Pepe公仔,在旺角隐世市集被国安警大搜捕之后,他们会尽量拿捏希望取得平衡,表达自己的声音。

Kuby说:我们相信都是会有些敏感的,我们就尽量去拿捏那个尺度吧,但是有些东西如果我们想要表达的时候,应该都要Voice Out(发声)的。

香港荃湾南丰纱厂年宵市集,有档主售卖2019年社运经常出现的连猪及Pepe公仔为主角的贺年挥春。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荃湾南丰纱厂年宵市集,有档主售卖2019年社运经常出现的连猪及Pepe公仔为主角的贺年挥春。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光顾南丰纱厂年宵市集的香港市民何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个小型市集的气氛还可以,不过,如果能够维持以往年宵花市同时有“干货”以及年花,会更完整、气氛也更好。何小姐又表示,希望市民不分政见,光顾不同理念的小店,真正发挥香港人互助合作的精神。

时事评论员批当局容不下民间寒暑表

每年农历新年前逛年宵花市是香港人的传统习惯,2020年社运及疫情前,政府食环署在各区举办的年宵花市,除了售卖贺年鲜花及应节食品,亦是年青人及政党,售卖特别设计、讽刺时弊及创意贺年产品的大型市集,可以说是香港政治及社会环境的缩影。

时事评论员谭美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随着疫情过去社会逐步复常,他相信政府举办的年宵花市不能够长期禁止售卖干货,但是以后在官方的年宵花市卖干货可能会受到审查,他认为香港在没有普选、民意缺乏表达渠道的情况下,连一个有如“民间寒暑表”的年宵花市都容不下,港府的施政可能更远离民意。

全香港最大型的维园年宵花市持续禁止售卖贺年饰物等”干货“,1月21日兔年除夕傍晚人流疏落,过年气氛大不如前。(美国之音 汤惠芸)
全香港最大型的维园年宵花市持续禁止售卖贺年饰物等”干货“,1月21日兔年除夕傍晚人流疏落,过年气氛大不如前。(美国之音 汤惠芸)

谭美德又表示,当局今年首次在农历新年前大搜捕社区年宵市集,他认为情况并不理想,尤其当局不断强调香港已经走向复常,但仍然禁止官方举办的年宵花市卖创意产品,反映当局仍然缺乏执政的底气和胸襟。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