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9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民调: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创3年新低 学者指或受国安法及移民潮影响


香港民意研究所12月22日公布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下跌至79.5分,创3年以来新低纪录。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过去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及《港区国安法》影响,香港社会运动趋于平静,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下跌至79.5分,创3年以来的新低纪录。负责调查的学者分析,过去半年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影响香港人身份认同的变化,就是国安法的实施,令年轻人对前途感到没有信心,产生移民的念头。

有大专学生表示,国安法实施后不会再走上街头抗争,但是会坚持不移民及保存香港人独特的文化及身份认同,抗拒被中国同化是因为人生而自由,不想被控制思想。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12月22日)召开记者会,公布半年一度的香港市民身份认同民意调查。这次的调查日期是12月7至10日,以电话随机抽样访问1,009名18岁以上操粤语的香港居民。

学者指国安法及移民潮影响港人身份认同

调查结果显示,无论是按认同感、重要性抑或认同指数排名,香港人身份仍然占第一位,如果把有关数据订定为“认同指数”,以100 分为满分,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指数是79.5分,较半年前下跌3.6分;其后依次序是亚洲人的70.1分,较半年前下跌2.1分;世界公民的66.5分,较半年前下跌0.1分;中华民族一分子的60.7分,较半年前上升1.5分;中国人的54.9分,较半年前上升0.3分;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的49.3分,较半年前上升2.6分。

负责调查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过去半年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影响香港人身份认同的变化,就是国安法的实施,令年轻人对前途感到没有信心,产生移民的念头。

钟剑华说:“如果你过去半年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就是国安法,而我们看到年轻人那个组群的认同感以及评分,对中国人的认同都是比较低的,我们日常的接触都知道,多了很多‘后生仔'、年轻一代,我讲的年轻一代当然不是十几岁那些,是十几岁至到30几岁那些,很多对于国安法的落实及实施是觉得扼杀了他们的未来,令他们没得选择,因而有移民念头的人都相当之多,我觉得这个会是一个很关键的转变,亦都不单只‘后生仔'(年轻人)的,其实过去那半年想起要移民的人,移民台湾的数字、香港(今年)头三季的数字,已经高过去年全年了,这个都反映到问题在哪里,我自己估计就是一个相对的转变,就是刚刚我所讲的政治及国安法的问题。”

中国人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认同收窄

钟剑华表示,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是由80几分的高位稍为下跌至79.5分,他认为在统计学上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中国人身份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身份认同的差异,由2008年开始调查至今的趋势,差异一直收窄。

钟剑华说:“即是香港人的认同感下跌,它是一个很高位下跌,70几分、80几分这样跌下来跌几点,而就算中国人身份认同升了一点,都是一个比较低位弹一点点,所以在80分的高位跌一点的话,其实在统计学上都是很正常的,我会觉得即是很难避免的,这些高位就差不多不能再升的,在那个高位弹上弹落,这个第一个因素。第二我们再看另一组数据,就是中国人身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身份这两组的差异,你看到其实2008年以来的趋势,逐步的差异是收窄的,由2008年还有10个百分点的差异,到现在只有5个百分点的差异而已,即是说现在似乎有一种趋势,你认同你自己是中国人的话,就要认同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这个身份了,这个亦是正如我所讲,就是令到这些概念之间那种在人心中的排斥性是多了,这个亦是很清楚看到的。”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分析,过去半年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影响香港人身份认同的变化, 令年轻人对前途感到没有信心。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分析,过去半年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影响香港人身份认同的变化, 令年轻人对前途感到没有信心。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钟剑华又表示,2008年北京历史性第一次主办奥运会,当时香港市民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稍高于香港人的身份认同,但是经过12年的转变,香港人与中国人身份认同的差距拉开到接近25个百分点,由原本稍多认同中国人身份,至目前大部份市民认同香港人身份,他认为这个转变值得当权者反思。

钟剑华说:“看看今日或者对上一届奥运会,中国队输球、中国女排也是输球,竟然是网上一片兴高采烈的,一片兴高采烈的,为什么呢﹖这个我亲身经历的、我不提供答案了,我只是将我30多年来见到的转变告诉大家,我觉得这个转变很值得我们那些拥有政治话语权的人认真地思考的,你愈是要刻意将两个概念造成互相排斥的话,得出来的结果是同它主观的愿望或者期望是背道而驰,这个就是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清楚看到的一个结果。”

学生组织吁港人不要自划红线

今年5月成立的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国安法6月30日深夜实施之后,他们仍然坚持每星期摆街站,展示有关去年反送中运动的照片以及关注12港人等,他认为国安法实施之后不代表香港的抗争没有出路,最重要是香港人不要自划红线,不要自己却步。

王逸战说:“其实我觉得这条红线真的愈来愈厉害,但是我们现在想的是如何在有限空间继续生存,继续传承这个文化,同一时间都要想想我们如何去打破这条红线,如果这条红线一日存在的话,我们香港民族只会愈来愈退缩,我们必定会被人文化大清洗,但是现在就是想怎样去做,你说怎样去做,如果我想到有一个破局的方法,香港早就‘重光'了,但是我们可以说每个人尽最大的可能,在我们有限的空间去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这个香港民族,或者帮助香港这片土地,去守护我们香港吾土,例如我觉得你可以跟身边的朋友多些聊天,或者多些聊聊我们时事,去了解多角度去思考,可能不一定是‘黄'(支持反送中),或者你会知道每一件事好与坏,我知道有一个理性批判的思考能力,我们自然不会被一些外界因素影响了。”

身份认同感无关血统及出生地

19岁的王逸战表示,他小学五年级即是10岁左右才从四川移居香港,至今在香港生活超过8年,他的身份认同是香港人,他认为身份认同感无关血统及出生的地点。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表示,国安法实施后,他们仍然坚持每星期摆街站。 (美国之音/汤惠芸)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表示,国安法实施后,他们仍然坚持每星期摆街站。 (美国之音/汤惠芸)

王逸战说:“即是你一个身份认同感,或者民族的身份认同感,其实从不在乎于你的血统在哪里,或者都不是你的出生地在哪里,反而是你受一个怎样的环境去影响,或者你觉得自己是那一类的人,你的价值观去定决于你的民族,即是你的价值观是同香港人相似的,你都会继续去做一些正确的事情的,这样我觉得不在乎在哪里生活,我现在知道什么是独立思考能力,我知道什么是正确、什么是正义,什么叫不公平、不公义,我会自己去分析、思考,所以才会选择一条路,而不是去取决于我在哪里出生。”

中共人口洗牌赤化香港更抗拒移民

王逸战表示,中国每日150名新移民加上输入专才来香港的计划,另一方面,特首林郑月娥在今年的施政报告提出,香港年轻人到中国大湾区工作的薪酬支助计划,他认为是人口“洗牌”,赤化香港的计划,香港人应该思考如何保留自身的文化及身份认同,而不是考虑移民。

王逸战说:“除了专才输入,其实每日都有150个(中国新移民),这个慢慢去赤化香港的一个过程,其实都知道香港如果即是我们这一辈人如果不觉醒的时候,或者现在香港人再不觉醒,我们慢慢就会温水煮蛙,就会慢慢被赤化,变成一个中共当中、可能真正的一个城市,可能不能再保留香港我们的民族自己的习性,或者一些的习惯,可能文化都会被人文化入侵,可能没有了香港民族的文化,而是只有中共那套洗脑的文化,就只识‘爱国',其实都担心的,但是现在要想的是如何抵挡,而不是说我们担心就去逃避或者离开,而是我们怎样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坚持做我们的事情,去做我们应该要做的事,去保留我们香港民族我们自己的文化,去传承下去。 ”

大专生坚持港人身份认同拒被控制思想

19岁的大专学生Chole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国安法实施后不会再走上街头抗争,但是会坚持不移民及保存香港人独特的文化及身份认同。

Chole说:“如果自己有下一代就坚持教她讲广东话那些,不要讲普通话,现在的小朋友都不懂讲广东话,就是这样,你可以做的其实都只有这样,你都斗不过一个国家的。”

Chole表示,抗拒被中国同化是因为人生而自由,她不想被控制思想。

Chole说:“我想到自己如果以后我生存的地方是讲普通话,我会很想‘死'啊,不希望这样,人生下来就是自由的,为什么一个国家要控制着人民的思想呢﹖这件事情我接受不到。”

Chole又表示,她觉得今年的圣诞愿望是不可能实现,至少希望香港好像以前一样,不要有国安法。

Chole说:“我觉得我的愿望是不可能的,就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至少好像以前那样,不要有国安法吧,不过,这个是不可能的。”

中学生指不会受国民教育控制思想

14岁的中学三年级学生Harry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以致港府即将在香港推行国安教育,他认为这些措施只可以限制香港人的人身自由,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会动摇他的香港人身份认同。

14岁的中学三年级学生Harry表示,北京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会动摇他的香港人身份认同。 (美国之音/汤惠芸)
14岁的中学三年级学生Harry表示,北京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会动摇他的香港人身份认同。 (美国之音/汤惠芸)

Harry说:“你可以去影响我身边的人,但是你影响不到我的思想,你可以限制香港人的人身自由,身体的‘身'、人身自由,但是你是限制不到香港人的这里(脑袋),思想自由,我觉得就算有几多的国民教育、国安教育,我觉得是影响不到我的信念、原则,是动摇不到我是香港人这个决心。”

另一名星期二(12月22日)出席香港民意研究所记者会的大学副教授钟伟强表示,今次调查结果值得注意的是,香港人和中国人的身份认同以往是一升一降的互补现象,但今次却是一个例外,香港人身份认同下降之余,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却未见上升,他认为要多做几次调查才可以分析相关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