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3 2020年9月25日 星期五

香港首个有关全体立法会议员留任民调 支持及反对意见分歧


香港民意研究所8月21日召开记者会,公布首个有关现届全体立法会议员应否继续留任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支持及反对留任的受访者都没有过半,出现意见分歧的局面。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针对原定9月初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被押后一年,社会各界对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该留任还是杯葛议会,未有共识,甚至出现争拗。首个有关现届全体立法会议员应否继续留任的民意调查星期五公布结果,超过2万3千人参与的网上调查,整体有47%反对全体现届议员留任,支持的有35%。

电话调查的超过1千人当中,有41%反对留任,比支持的37%多4个百分点。学者分析,两项调查支持及反对留任的受访者都没有过半,出现意见分歧的局面。民主党表示,相关结果可以作为参考,他们会筹备一个全港性的科学化民意调查,作为去留的依归。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计划8月17至20日,以“人大常委决定现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一年。你有多支持或反对全体立法会议员继续出任议员﹖” 作为题目,分别进行网上及电话民意调查,于星期五(8月21日)召开记者会公布调查结果,是首个有关现届全体立法会议员应否继续留任的民意调查公布结果。

首个全体立法会议员应否留任民调公布结果

超过2万3千人参与的“我们香港人”计划网上调查,当中21,367自称“民主派”支持者,有63%反对全体现届议员留任,支持的有20%;另有1,705人自称“非民主派支持者”,当中31%反对全体现届议员留任,支持的有50%;整体网上调查有47%反对全体现届议员留任,比支持的35%多12个百分点。

电话访问的1,012人当中,有41%反对全体现届议员留任,比支持的37%多4个百分点。

钟庭耀指网上调查经过动员参与

香港民意研究所总裁钟庭耀在记者会上表示,发现参与网上调查的数据很多都是经过动员出来参与民调,估计有7千多名新增的人士参与这次群组网上调查,都是属于有效数据。不过,他们审查这些数据的时候会特别小心,亦有同步进行电话调查,发现这次调查的偏差达到正负10个百分点左右。

钟庭耀说:“意思即是说,这次‘我们香港人'的数字,可能要预备有正负10个百分比的偏差。不过,我要同大家说一个好消息,就是刚好我们在做这个‘我们香港人'调查的时候,我们是同步进行随机电话调查18岁以上的(香港市民),所以今日同大家报告的,第一就是有‘我们香港人'的数字,也同样有我们同时做的香港随机电话抽样访问,样本是超过1千人,所以你可以两个看都得。你相信那一个,我当然相信电话那个多些,但是不要不信‘我们香港人'的组群,因为它里面一样有它们的意见。”

钟庭耀表示,两项调查支持及反对现届立法会议员留任的受访者都没有过半,出现意见分歧的局面,其中过去一星期可能被动员参与调查的7千多人,多数都是表达反对留任的意见。

反映社会情绪整体意见分歧

钟庭耀表示,这次是一个初阶的民意调查,可能很多受访者都未深入了解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去与留的真正意义,将来可能出现一个怎样的香港,他认为学者专家都应该尽快去解释,他又表示,过去一星期的动员参与调查,反映社会上的情绪,整体意见仍然属于分歧。

钟庭耀说:“所以我只是说在现阶段做这个调查,其实是离开我想是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然后知道需要(全体立法会议员)延任一年,其实中间的讨论是不多的,即是利弊是不多的;尤其是我们切身的经验就是说,在过去一个星期很多市民是很想动员出来答我这条题目,所以我们会见到是情绪的因素是大很多,理性的思考是暂时我认为未足够的。所以将来的(调查)数(字)怎样走呢,当然不到我决定,但我们这样演绎,就是说从抽样误差,的确是反对声音多一些些,明显地多一些些,未过半,意见是属于分歧的。”

民主党民调定去留应避免输打赢要局面

立法会民主派最大党民主党星期四(8月20日)宣布,就该党立法会议员的去留问题,将会透过有公信力的民调机构,作出一个科学性的、全港取样的民调,根据相关的结果作为他们判断去留的基础。

钟庭耀表示,民主党有跟他们接触,但是还没决定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进行这次大型民意调查。

有记者问及,如果民主党的民调结果显示,支持与反对的比例差不多,应该如何处理﹖钟庭耀建议,民主党可以全香港市民作基准,以“过半数”市民的决定为最终决定,或者以民主党支持者超过3分之2的意向作最终决定。

他认为,9月30日本届立法会议员任期届满前,仍有足够时间做一次大型民意调查,前提是必须设定所有规则、门槛基准,避免出现输打赢要的局面。

钟庭耀说:“究竟结果是怎样处理,这个是不知道的,但是我认为在这个最后、有一点点类近表决性的调查,在做之前是应该早些讲好那个规矩,即是不是我们讲的规矩,而是委托机构讲出了,大概这样的情况,我就会这样做了,要不然最后会输打赢要呢,其实是对整个民主情操是有破坏无建设。”

学者指抗争派动员参与民调表达意见

香港教育大学亚洲及政策研究学系讲师关仲然分析民调结果表示,现时民意对议员是否留任,未有一个清晰的大方向,令到民主派陷入现时两难的局面。他认为,民主派应该向公众清楚说明倾向留任抑或总辞的理据。

关仲然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网上民意调查出现大规模动员参与的情况,反映抗争派希望把握更多机会去表达意见。

关仲然说:“…抗争派不在议会里面,而议会里面的人相对他们有air time(曝光时间),他们有传媒访问。抗争派未在立法会里面,它们用它们的方法就是去动员它们的支持者,而很明显原本在议会里面的人,…因为他们是立法会议员,所以他们有多些传媒的渠道去表达他们的意见。而抗争派可能是没有的,所以他们透过可能网上的方式等去动员,其实是很合理的一件事。”

美国之音粤语网视频:香港民主党宣布联络有公信力机构进行民调并依据果决定去留

民主派应说明如何整合抗争派力量

关仲然表示,这次民调进行的时候,各方面未有表态会跟从结果作任何决定,他认为目前距离民主党进行民调估计还有数星期时间,各方面应该把握时间讲清楚自己的理念,例如民主派决定留任,如何整合抗争派的力量。

关仲然说:“所以我想在接下来,他们(民主派议员)需要去解释、去回答,就是说他们(议会)抗争的‘戏码’会是怎样。还有一点他们需要回答就是说,因为其实今次有趣的地方,就是说已经经过(民主派)初选,而且初选的结果跟现在民主派在立法会里面的组成是不同。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因为其实这个立法会期即将完结,理论上是4年。在一个新的、经过初选的民主派的一个组成是不同的情况之下,如果这一年他们决定留下,他们能不能够整合、或者能不能够汇合一些将来、或者根据初选结果的那个民主派组成,去商讨他们的行动,商讨他们的决定,能不能够这样呢﹖或者他们留下的时候如何整合一些抗争派,或者比较激进的民主派,能不能够整合到他们的意见。”

关仲然表示,全体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离开立法会的话,是香港前所未有的局面,长远可能会减少传媒曝光的机会,各方面的资源亦会减少。

关仲然说:“我想我们过往日常如何处理新闻,就是你们见到就是立法会议员他们可以举行记者会,然后媒体会访问。去到如果将来真的全部(民主派议员)退出的时候,一来他们有没有这样的资源去关心不同的议题;即是不只是政治上面的民不民主等等,即是很多民生上面的议题。他们首先就是还有没有这样的资源,去关顾不同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说即使他们有关顾到,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渠道,或者足够的资源是去影响,或者去表达他们的意见呢﹖而他们表达出来,最后的效果是不是可以同他们现在立法会议员这个身份一样﹖我想这个真真就是接下来要做的,即是他们特别是主张留下,或者以他们本身是立法会议员,他们要告诉别人,他们的价值在哪里﹖这个我想是重要的。”

民主党公民党服膺民调定去留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这次民意调查结果可以作为参考,他们会筹备一个全港性的科学化民意调查,作为去留的依归。

胡志伟说:“钟(庭耀)教授一直都说,就是他们(香港民意研究所)今次所提供的研究结果,其实是一个参考,而我们接下来是会做一个有决定性的、一个全港性的科学化的民意调查,因此我们在这个基础上面,是会按照钟(庭耀)教授在稍后时间是帮我们去处理有关问题,提供一个方法,以及他所做的民意调查的结论,作为我们去留的依归。”

公民党表示,尊重民主党的决定,亦会跟从相关的民调结果,作最终去或留的决定。

前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目前流亡英国的罗冠聪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民主派会否进入临立会,并非国际间关注的问题,他认为,民主派延任与否都不会对国际游说工作有“决定性的因素”,他希望各人意见分歧时以理性讨论找出答案,共同对抗共产极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