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2 2024年6月26日 星期三

黎智英申请司法复核被拒 香港被批已无法治


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在香港接受采访时谈港版国安法。(2020年5月29日)
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在香港接受采访时谈港版国安法。(2020年5月29日)

涉及多起港版国安法案件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提出诉讼,申请司法复核,要求法院颁令中国全国人大释法不影响他聘用英国御用大律师欧文(Tim Owen),并挑战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建议香港入境处拒绝向欧文发签证的决定。香港高等法院5月19日驳回申请,认为人大释法与国安法同时生效,香港法院在宪制上无权监督国安委。有法律界人士认为,香港高院的决定等同赋予国安委无上权力,并重创香港的普通法体制。

针对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提出诉讼,要求颁令中国全国人大释法不影响他聘用英国御用大律师欧文,并且申请司法复核国安委越权,香港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5月19 颁下判词,认为中国中央对香港的国家安全事务有根本责任,港版国安法规定国安委直接受中央监督和问责,国安委的工作属于中央事权,监督权也是中央专有。香港法院作为地区法院,在宪制上不具有处理此等事宜的资格和能力,条例也没授权特区法院对国安委行使司法管辖权,不存在国安法使法院失去对国安委监督管辖权的问题。判词表示,国安委的工作若被司法覆核,在法律程序中,国安委的工作内容无可避免会被公开,有违国安法的保密规定。潘兆初同时裁定国安委和入境处处长的决定均没有越权,并表示,释法与国安法具同等效力,并与国安法同时生效,在香港具有约束力。

国安委建议香港入境处对欧文拒发签证

黎智英被控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去年底获高等法院批准聘请英国御用大律师欧文(Tim Owen)代表抗辩。中国全国人大其后释法、港府也配合修例,规定海外大律师来港参与港版国安案件必须先取得特首证明书,国安委则建议香港入境处拒绝向欧文批出工作签证。

资料照:英国御用大律师欧文(Tim Owen )走出香港高等法院。(2016年11月2日)
资料照:英国御用大律师欧文(Tim Owen )走出香港高等法院。(2016年11月2日)

高院认为,虽然释法不会推翻或否决黎智英早前获准聘用欧文的决定,但现时相关事宜受释法、国安委和入境处处长的决定规限,因此“申请颁令释法不影响聘用”这一点,只是学术讨论,决定驳回两宗申请。

本身是律师的香港时评人桑普现居台湾。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根据港版国安法,国安委的主要功能是制定政策,但并不涉及作出具体指令。而国安委建议入境处不批签证则显然是越权,甚至违反了国安法的规定。

桑普说:“若国安委越了权也不会受到司法复核的话,换句话说,不仅行政长官大权,不仅国安公署大权,就连国安委也是没人管的,做什么也行。香港法院没有资格、能力管它们,变相告诉大家,国安委连港版国安法也不用守。就凭‘不受司法复核’这六字尚方宝剑,国安委要干什么也行。”

桑普:香港司法完全服膺于国安委

台湾香港协会理事长桑普
台湾香港协会理事长桑普

桑普认为,若国安委的指令不受司法复核,香港就再无司法独立可言。

桑普说:“高等法院法官潘兆初的判决若不经由上诉纠正,就等同变相宣布,香港的司法完全服膺于国安委任何决定,并且不会推翻,等于党国权力机关可以横行无忌。这也是为何虽然黎智英身陷监狱,但仍要申请司法复核。香港已没有法治可言。权力缺乏制衡,等于把香港法治、自由、民主的精神完全毁弃。”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安所副研究员侍建宇对美国之音表示,香港高院的决定突显了香港的法律已被中国法制凌驾。

侍建宇说:“国安委基本上扮演古代极权体制的钦差大臣的角色。他的权力并不受限于香港的法律体系,也就是香港的法律体系根本无法制衡、制裁、评断它们的对错。香港国安委的所有运作是向中国国务院报告。这不是原来‘一国两制’的概念。国安法这个体制可以决定香港所有运作的走向。”

普通法国家视司法复核为“终极防线”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照片提供:侍建宇)。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照片提供:侍建宇)。

侍建宇表示,司法复核常见于实施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被视为法律的终极防线,但面对国安委,香港高院却显得束手无策。

侍建宇说:“犯人(嫌犯)对法律的实行,就是各级法院判决的结果若有任何疑虑,可以请终审法院做终极的检查,看看之前的法律有没有被滥用。司法复核等同最后的‘司法救济’。现在香港的高院就是告诉你说,‘其实它是没有办法’。终审法院不去审理是因为它没有权限去审理。(港版)国安法是只属于中国中央政府的。香港的终审法院没有资格去做评论。”

黎智英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的案件暂订于今年9月底开审。目前看来,欧文或其他海外律师很有可能无法参与案件。

侍建宇说:“国际社会,尤其是实施海洋法(普通法)体系的这些国家会觉得(质疑),香港的法治到底还存不存在?到底是要依循大陆法的体制,还是根本没有法治,就是按照中国‘政府说了算’的体制?”

侍建宇认为,香港高院驳回黎智英的司法复核申请,对于香港法治是很大的破坏,也对香港国际金融和服务中心的角色有很大伤害。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