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9 2024年6月17日 星期一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出炉 香港排第140与索马里看齐 中国朝鲜垫底


无国界记者2023年5月3日发布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无国界记者2023年5月3日发布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香港在“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RSF)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最新的排名中回升八位,但仍然在处于排名较后的“艰难”状况。传媒人士与学者均指出,香港新闻自由状况未有改善,《香港国安法》对新闻自由的打压仍然是相当严峻。中国在排名中跌至倒数第二。

新闻自由组织无国界记者星期三(2023年5月3日)发布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香港在全球180个国家与地区中排行第140位,仍属于“艰难”状况。中国跌至有记录以来最低的179位,属于“恶劣”状况,仅高于最低的朝鲜。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调查各地的政治、法律、经济、社会文化等架构脉络和安全性五个方面,挑选记者、学者与人权捍卫者回覆问卷,并量化统计记者和媒体受侵害的事件,得出总评分。

该指数由2002年开始,当时香港排名第18位,去年从80名跌至148位,今年在第140位,仅高于索马里等国。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对美国之音指,香港排名的上升只是一个“小调整”,或是因为评分类近的地区今年分数有所下跌,令香港的排名“技术上”上升。

香港今年在政治、法律以及社会文化环境的分数都微跌,而经济环境及安全度的分数有所提升。

他说:“我们认为因为香港不再有示威,记者某程度上在一个较安全的环境工作。但这个小量的上升不代表香港的情况有所改善。13名记者及捍卫新闻自由者仍被囚禁,占中国总数的百分之十,《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等待九月《香港国安法》控罪下的审讯,我们不能说香港的情况有所改善。”

艾玮昂又说,一些香港媒体被禁出席官方活动,有记者被跟纵,《立场新闻》的“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案件仍在审讯,情况导致越来越多香港记者离开,并纷纷在海外成立新媒体,这些情况都反映出香港新闻自由的状况。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

记协指情况困难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对美国之音说,记协完全没有参加该调查。

他说:“我们完全不知道它的调查方法,直至它公布,亦不知道他们从什么人取得这些数据,或者如何做它的数据分析。不过,不争的事实是,香港的新闻自由的情况是在一个很困难的时候。”

陈朗升又说:“我们要去评论这个无国界记者这份报告里面对香港的陈述,都是非常有危机的,因为如果我们说完全认同它所有的说法,不知会否有后果。我只能说,在这个困难的时刻,我们一定要努力去做,亦要小心地去做,我想大家都会见到新闻界面对的困难与挑战,真的不容易去跟我们以前做新闻的方法来适应。正如我回香港时说,我庆幸新闻自由没有恶化,没有再变差,因为很简单,过去12个月都未再有其他新闻工作者被捕,但是究竟整个新闻界如何继续下去,这就要看北京及(香港)特区政府当局的取态了。”

香港新闻审查压力未有改善

曾经担任香港有线电视财经台台长的《海外香港传媒协会》董事颜宝刚对美国之音说,香港的排名起初是全球的头20名,现在靠近新闻自由落后以至专制的国家,情况让他感到相当可惜。

他说:“我们看到香港现时的新闻自由(状况),仍然是红线处处,无论是机构还是自己本身,来自政府的审查压力,或是机构本身的自我审查,都仍然不见得有任何改善,反而是越来越差,我相信香港的新闻自由仍然是需要各界去值得关注,以及支持仍然在香港工作的新闻工作者。”

香港对过去数十年新闻自由作审判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亦对美国之音说,即使排名上升,香港新闻自由的情况仍然严峻,没有值得高兴的地方。他举例说,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多次点名批评在《明报》副刊刊登的“尊子漫画”,香港政府继续以煽动罪作出控告,又希望就《基本法》第23条和所谓“假新闻”进行立法,因此香港在政治上的处境没有改善。

钟剑华分析指,《香港国安法》生效后基本上不再有街头示威,或令记者较少直接面对执法人员及冲突场面,变相令安全度改善。

他说:“在前两年,当《苹果日报》以至《立场新闻》解散时,令700至800名记者一时间失业,这种大幅度失业转行的状况在过去一年没有再出现,因为要倒闭的已经倒闭了。继续做的还在做,可以做的还在做。所以从经济角度,可能面对裁员、降薪的危机是改善了,但不代表整体新闻业的操作,以至新闻工作者在秉持一些新闻工作的专业标准上有任何改善。”

颜宝刚也说,相信排名有少量改善,可能是过去一年香港没有再关闭大型的传媒,亦未有拘捕很多记者,以及香港传媒机构陆续重新恢复聘请员工。

他说:“但我们由过去一段时间见到,例如是《立场新闻》及其总编辑在庭上受检控的那些审讯内容,我都不断强调,其实正正是对香港过去数十年来的新闻自由的审判,不单是对个人或机构的审判,而是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审判。从这可以看到,《国安法》下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收紧,是相当严峻。”

中国排名创新低

艾玮昂说,指数在2002年开始时,中国处于现时香港的位置,但今年下跌四位至179位,是“史无前例”的。

他说:“如果有人在十年前将中国与朝鲜比较,对这两个国家有认识的人会大笑,说这是荒谬的。但在2022年,中国政府的压制资讯的手法令她更接近北韩,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发展。”

艾玮昂说,114位记者与捍卫新闻自由者在中国被囚禁,或会面对包括酷刑的不当对待。当中有三名持有外国籍,包括澳洲籍的杨恒均及成蕾,他们尚未受审。

他说:“去年有一半申请驻华的外国记者未能取得签证,中国对国际媒体的威吓前所未有地严重,有一名报道‘白纸运动’的记者据报仍被囚禁,中国的状况是有记录以来最差。全世界都需要担心这一点,因为中国有对外输出她的做法。”

台湾需继续进步

台湾在今年的排名为35位,比去年上升三位,属于“状况尚可”。艾玮昂说,台湾的排名上升亦是因为评分类近的地区今年的分数下跌,不代表台湾的新闻自由情况有大幅改变。

他指出,台湾的排名比部分欧洲国家及美国更高,但台湾的媒体仍是相当政治两极化、有一定程度的煽情报道、独立传媒仍未够多,政府及公民社会都可以令环境变得更好。他说,台湾明年会举行总统大选,将有可能面对虚假信息攻击,这方面是令人担心的。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