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香港《禁蒙面法》暂时失效 梁家杰:北京的态度会软化


香港一名示威者面带反对港府禁蒙面法的字样的面罩上街示威。(2019年10月4日)

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星期二(12月10日)拒绝就《禁蒙面法》违宪案批出暂缓执行令,导致该法暂时失效。香港这个判决是否会鼓励香港的抗议者进一步挑战港府和北京的权威?北京又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香港高等法院拒颁暂缓令,禁蒙面法失效

香港高等法院原讼庭上个月裁定政府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违宪,其后港府向上诉庭申请延长暂缓判令生效,直至上诉有结果为止,但上诉庭星期二驳回了港府的这一申请。

上诉庭认为,律政司未能说服法庭有必要继续维持《禁蒙面法》有效,亦无证据显示政府有急切的需要再次引用《紧急法》另行立例。

这个决定意味着,《禁蒙面法》目前已属无效,而且在上诉庭明年1月9日至10日就律政司提出的上诉进行庭审前,警方无法执行这一法律。

不过,高院署理首席法官潘兆初和上诉庭副庭长林文瀚强调,拒颁暂缓令并不等于处理了律政司的正式上诉,也不应被视为是鼓励或纵容任何人在《禁蒙面法》涵盖的情况下蒙面。

梁家杰:对判决不感到意外

在最近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中成为第二大党的公民党的主席梁家杰资深大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对香港高院作出的这个判决不感到意外。

他说:“这个高等法院的决定,其实我老早就觉得是很正确的,就是说政府根本不应该去申请暂缓执行一审的判决。”

出任过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的梁家杰认为,港府也没有必要申请暂缓执行一审的判决,因为《禁蒙面规例》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规例,而且警方也表示有别的法律来对付抗争者。

他说,他根本看不出来港府有任何提出申请暂缓执行令的理由,唯一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自高自大”的特首林郑月娥认为她的威望受到冒犯。他一直认为,1922年香港殖民地时代制定的《紧急法》现在已经不合时宜了,是应该被废除的。他还指出,《禁蒙面法》没有起到半点作用,是一个很无聊的动作。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10月4日以“危害公安”为由,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该法在次日生效。不过,这个法律不仅没有缓和香港的局势,反而引发大规模的抗议游行以及多个司法覆核申请。

林郑月娥当时强调,港府推行《禁蒙面法》有清晰的法律基础。

律政司:不宜做出评论

对于香港高等法院做出的这个最新决定,香港律政司回应说,由于司法程序尚在进行,不适宜做出评论。

北京目前也没有对高等法院的这个判词做出回应。

梁家杰:北京最好什么也不要说

曾经挑战曾荫权竞选香港特首的梁家杰认为,北京最好是什么也不要说。

他说:“如果中共真的是尊重香港的司法独立的话,你根本就不应该指指点点的,尤其是在高等法院作出了判决后,因为法院有司法自主权。现在如果你大声的批评法官,你是对香港法治制度极大的不尊重。”

在高院最初宣布《禁蒙面法》是“违宪”的第二天,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表示,该判决是“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当时也表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的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香港资深大律师李柱铭当时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强行介入,这将毁掉香港的司法体系。

香港立法会议员同时也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梁美芬则认为,臧铁伟的这个说法并不是什么新的说法,只是重申人大常委会的立场。

但是香港大学研究宪法的法学教授陈文敏认为,法工委的有关表态是“不明智的”而且不符合《基本法》第158条的有关规定。

高院:违反《禁蒙面法》的人仍可能承担法律后果

不过,一些人担心,高等法院做出的最新判决可能会鼓励一些兹事者采取激进和暴力的行为。对此上诉庭强调,公众应要明白原讼庭虽裁定有关法令违宪,但上诉庭仍可能会推翻结果,因此在这段时间违反《禁蒙面法》的人,仍可能要承担法律后果。

梁家杰律师指出,在高等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到目前的这段时间,律政司未能说服法庭有必要继续维持《禁蒙面法》有效。他说,如果出现了不同的情况,他相信高院也会做出不同的判决。

梁家杰:习近平对香港的态度会软化

至于香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梁家杰认为,在美国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很多国家都在采取行动,支持香港。

他说:“在这样一个国际形势下,我觉得习近平没什么别的选择。他不能再大力的镇压。因为他如果再大力的镇压,我恐怕中共在内地都自身不保了。”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对香港的态度只能软化,而软化会以什么形式出现很快会见分晓,因为特首林郑月娥这个周末会去北京述职。

梁家杰:我们做好了长期抗争的准备

在他看来,北京和港府可以先从免除对香港的乱局负有最大责任的司、局长开始,然后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解决这次群众运动的定性等问题。

他说,香港局势会如何发展,关键要看北京能否抓住机会。他表示,香港民主派已经做好了长期抗争的准备,包括把重点放在2020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上,争取在功能组别中获得最多的立法会议席。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