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5 2021年9月28日 星期二

专访前考评局经理杨颖宇:当“红线”变成无法避开的“红漆”


因为一条近代史考题而被中国官媒批评的前香港考试及评核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博士为苹果日报在网上主持历史节目 (图片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负责香港中学文凭试历史科考试命题的香港考试及评核局评核发展部前任经理杨颖宇博士,因去年一条有关日本与中国在二战前关系的考试题目被中国与香港的亲北京媒体大肆批评。

他在离开香港考评局后曾为被当局打压而被迫关闭的《苹果日报》主持历史节目,在“港版国安法”的威胁气氛浓罩之下,他与很多香港人一样在最近离开香港前往英国定居。杨颖宇在英国接受了美国之音特约记者郑乐捷的专访,讲述了他离开香港的背后原因。

学术思想与言论红线越来越宽

51岁的杨颖宇,自言从来未到过欧洲,想不到第一次就是全家人移民英国。

他在七月底到埗,方才刚刚开始适应新生活。杨颖宇透过电话访问说,作为历史研究者,考据要严谨,他在香港公开发言一直都很小心。来到英国,他感到自由度有所提升。

杨颖宇对美国之音说: “有人说,原本的红线已经变成红漆,一大片粘稠的油漆打过来,不知道(界线)去到哪里。我想在英国的话思考空间会比以前大一点。”

一条近代史考题成为被官媒批斗对象

一年多前,他还是香港考试及评核局评核发展部经理。去年五月中的香港文凭试历史科考试,可说是把他的生活改变得翻天覆地。

试题展示两则日本在二十世纪初对中国友好的例子,其中一条题目问到考生是否同意日本于1900至1945年间对中国带来利多于弊。本来,这是一条让考生展示他们对抗日战争认识的开放试题,但中国官方媒体介入,指试题“美化侵华历史”,教育局亦公开批评,考评局最终宣布取消该试题。杨颖宇其后面对多方面压力,在去年八月初辞职,离开工作十五年的考评局。

杨颖宇说,试题一出,官媒《文汇报》和《大公报》连续一星期用不少篇幅“招呼”他,想逼使他辞职。他认为,当时他拒绝辞职后,公开的攻势其实有所减弱,压力转向到教育局及考评局内部。到他辞职后,炮轰有所减少;他在去年十二月接受几间传媒访问后,攻击又再次出现。

例如,一月初他的考评局前同事收到署名“杨颖宇”的冒名信件,手写他“已经转行,加入黄色事业”的字句。信件除了有一篇《东方日报》批评他的文章剪报,更贴有一些身穿三点式泳衣女性照片的桑拿浴室广告。

下三流的攻击手段让他感到安全受胁

这类信件,杨颖宇说出现了最少三次,每星期一封。杨颖宇相信该人应该是“低级打手”,因为他不熟悉考评局运作,把部门名称全部都写错。

他说: “这是一个警告,我不能无视。从那一刻开始我就考虑我的后路,究竟我应该留在香港,还是另谋后着。我要考虑家人安全,所以开始考虑离开。”

出身左派家庭但依然受到攻击

杨颖宇说,试题事件有如“小说般吊诡”,简直令他无法想像政权会如此对待他。背后原因是他的家庭背景 - 他父母其实都是新华社香港分社退休员工。事件发生前不久,他父亲才刚离世。

他说: “他在三月时过身,新华社(中联办)有派人来吊唁,给了一封很厚的帛金。一个月后,同一个机构就攻击我,找黑客来攻击我的Facebook,然后大公文汇又出文打我。”

试题事件后,他在网上平台Clubhouse讲过三四次节目,当中有提及考评局。他从朋友听闻教育局每次都有派专人收听,暗示他要小心言行。

他在三月开始为同样备受官媒及政府炮轰的《苹果日报》主持历史节目《这才是真实的香港史》,反而没有收到任何恐吓。即使如此,他仍然小心翼翼,每次都要求朋友检查内容有没有触及“红线”,最多只会借用节目取笑教育局局长杨润雄。

当局打压《苹果》后决定远走他方

杨颖宇说,令他决定离开香港的事,是《苹果日报》英文版执行总编辑、笔名卢峰的冯伟光在机场被捕。

他对美国之音说: “很多朋友立即叫我快点走、快点走,你跟苹果合作过,始终都不安全。忧虑是有的,但当然理性告诉我,应该还不会拘捕我。但问题是始终会担心,红线下移到有一天清算完大人物,就会清算我们这种人。这感觉每日都会在我心裹出现。”

杨颖宇说他收拾好家当后走得很急,只剩下三四天时间,连一直想去的香港通用地图公司也没时间去,没机会收集他想要的旧地图。他约300箱物件当中,足足200多箱都是旧书。几年前,他曾经想过放走大部分书籍,但社会运动以及他的事件发生后,他的想法变得完全相反。

他说: “(我)知道来到英国后,很难找到这些参考材料,所以一本书都不卖,原封不动,如果要走的话就把它们全部运过来。”

希望在海外延续港人的文化和精神

他自言是“大中华胶”(意指大中华民族主义者),连博士论文都是写关于广州的历史。要离开居住五十年的家,移民英国,杨颖宇说他“黯然神伤”,但又要克制低调,避免激怒政权,直到安全和家人离开。

在英国回看香港近期发生的事情,杨颖宇说历史角度看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思想上和武装上坚持斗争,但香港人并不习惯如此。

第二个方法是“避”,在外国保存实力,在自己能力所及将香港人的文化和精神延续下去。他说,他还会在教育和历史方面继续做他一直在做的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