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9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香港性少数群体在抗议声浪中寻求前行方向


香港性少数群体在抗议声浪中寻求前行方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31 0:00

香港性少数群体在抗议声浪中寻求前行方向

香港的抗议示威已经进入第五个月。抗议者说,北京对香港的压制日益加深,他们在争取更广泛的自由与权益。这也是香港性少数群体的呐喊,他们向往南中国海的另一边台湾在同性婚姻上所取得的成就。

台湾街头的同性恋骄傲大游行与香港的抗议示威形成鲜明对比。

争取自由是香港持续五个月抗议的诉求,这也是当地性少数群体的长期目标。示威活动仍在继续,抗议者说,他们反抗的是北京日益增加的压迫,香港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群体说,他们也对此感到担忧。

台湾今年将同性婚姻合法化,10月底举行了同性婚姻合法后的首次同性恋大游行。而香港高等法院最近却打击了寻求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司法诉求,裁定香港不允许同性婚姻不违宪。

香港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公开的同性恋议员陈志全说,他相信,为同性恋争取权益的抗争与示威运动并肩而行。

香港泛民主派议员陈志全说:“中国的侵蚀继续威胁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言论自由。如果香港大部人都没有基本人权的话,很难想象少数群体还能享有平等。越来越多的港人支持我们,但是亲北京的议员仍旧非常保守,他们会在立法会否决所有这些政策或条例。”

延续整个10月的香港同志节“粉红天”(Pink Season)的组织者因香港的抗议活动日程不得不取消一些活动。

即便如此,香港的同性恋环境正在发展,不过在缺乏保障的当下,这种发展是小心翼翼的。

歌手Shingaling说:“我一生都在担心,不只是现在。我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就担心了。因为没有法律保护同性恋权益,不能结婚。如果有人歧视甚至打你,那个人不会被逮捕。”

这位跨性别抗议者说,他在中国更为保守的法律和社会价值观的恐惧中生活。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给中国之后,实行“一国两制”。根据协议,这个制度持续50年,到2047年结束。

抗议者杰森说:“对香港来说,已经很难了。台湾是亚洲第一个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地方。香港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香港现在还有恐同情绪。但是如果2047年以后,如果我们必须要遵照中国的法律,那会更加令人担忧,会更难。”

但是当地政治中立的同性恋权益组织粉红同盟(Pink Alliance)表示,还没有令人担忧的迹象显示北京计划打压香港的性少数群体。

香港粉红同盟杰罗姆·邱说:“我觉得LGBT问题,是香港自己要处理的内部事务。目前就我所见,我还没有看到北京的直接干涉。我想,从那个角度来说,LGBT权益的问题是内部事务。”

台湾在庆祝之时,一些人表示要与香港团结一致。

香港的LGBT群体表示,他们虽然有担忧,但是不会隐藏他们的感受、想法和性取向。

作家比阿特丽斯·王说:“现在我有了女性的身体,当我再度回归夜生活,心情就像是在垃圾箱里发现钻石。我和我朋友讲述这样的经历时,他们都很担心,告诫我要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但是我对自己的新身体感到自豪。这是个奇迹。我想要和世界分享。

她说,她认为香港和其他地方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有这样做的自由。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