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2 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

没有“硝烟”,反送中抗议者动员“选票”


有抗议者当场登记为选民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法街头抗争中,除围攻、占路、游行等轰轰烈烈行动外,一开始就有不可忽视的另外一支力量,他们不停地在动员选民登记,拿起手中的选票武器。不过,评论说,香港的民主选举不过只是个“半吊子”民主。

没有“硝烟”,反送中抗议者动员“选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1 0:00

一张街头反《逃犯条例》修法大游行散发的传单上印有:“自己香港自己救,紧握自己手上一票”。近来每次街头游行示威现场,都可见有宣传站志愿人员不断提醒过往民众,7月2号是选民登记的截止日期,如果未登记,请尽快登记。传单上还说,这场选民动员行动的目的是:“一票不投卖港建制派”。

游行队伍中选民登记宣传站(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游行队伍中选民登记宣传站(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何为香港建制派?资料显示,建制派(英文:Pro-Beijing camp),又叫亲北京阵营、亲中派。这是一个分析香港政治派别的“简单分类”,不过为香港传媒和学者广泛使用。与建制派相对应的是“泛民主派”。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说法为香港传媒、学者经常使用。

按照香港选举计划,2019年11月24日将进行区议会的选举,2020年将进行立法会选举。反《逃犯条例》修法的抗议者将“送中”恶法的出现,部分归咎于亲北京的建制派势力,力争用选票惩罚他们。

起底议会议员政治表现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起底议会议员政治表现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苹果日报说,甚至香港艺人何韵诗都出来呼吁:运用手中选票“成本最低”。他希望市民踊跃参加今年底的区议会选举。

围绕《逃犯条例》修法的这场立法之争,政治之争,变成普通香港民众的自觉行动后,说起来也很朴实。

李小姐是设在立法会示威区一个选民登记宣传站的“发言人”,她对美国之音说:“香港以前挺好的,很多人不想制造太多(麻烦),还有就是太辛苦了,不需要你这样的付出,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读好我们的书,做好自己的事情就OK了,但是我们发觉,我们生命和生活里面不应该只是这个样子。其实,这根本就是我们的权利和责任。”

李小姐说,她们的工作效果很好。宣传站看板以及传单上都印有下载表格的二维码。数字技术手段,强化了这场不见“硝烟”阵地上的可观战绩。除此之外,她们还提供格外服务,李小姐说:“昨天我们派发差不多一万两千多表格。接着很多朋友说,你们能不能帮忙一直送出去?如果他们相信我们,信任我们这个团队,接着我们就可以帮他们做。这类表格我们总共收了三千,他们留给我们,拜托我们帮他们寄出去。昨晚一直干到晚上11点多。现在已办好,送到那边(选举中心)了。”

关于新选民的结构,李小姐谈到香港的“首投族”和“老叟族”,她说:“年龄层非常广,有的真的就是十八、十九岁。一个老伯伯 62岁。这位老者说,他一直都觉得没有这个责任,现在六十几岁了,觉得必须要做了。我们的这个行动很想让大家都知道我们本来的权利是什么?让大家自愿去登记。拿回自己的权利,为自己发声音。”

谈到抗议现场的首投族,李小姐说:“我们都是平和的一般人,都是成熟的。外面很多人说,他们都是小孩,但是,我每次来到这边都很感动,因为大家年纪真的很小,但是他们做的事情很成熟,还有他们互相都是帮忙的,非常好,我往往很感动。学生没有罪,他们只是表达自己的意思或者想法,其实他们是我们的后一辈。我们都想他们的将来会好,香港是一个很可爱的地方,我们都希望他们好好留在这边成长。”

苹果日报援引岭南大学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广的话说,经过两三个星期的动员,可见市民对民主派的支持,因此主动登记为选民,希望在区议会选举和立法会选举中投票给民主派。

不过,说到香港选举制度本身,有评论认为,香港目前的立法会经由“半吊子”民主选举产生。70个议席当中只有一半透过地区直选产生,另一半由所谓的“功能组别”推选,议席大多由北京直接控制。立法会民主犹如“鸟笼民主”。至于政府推出的议案,则只需全体会议简单半数以上即可通过。

香港地区直选当选的议员有些得票高达8万多票,而有些小圈子功能组别产生的议员,连100票也不用便可当选,而两者在立法会却同样享有一票的权利。

评论 (4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