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0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年终报道: 709人权律师案盘点 19大后有转机?


2017年1月20日时的709大抓捕案资料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图片)

过去两年多,自205年7月9日始,中国各地一批中国律师、民间维权人士被当局以非常手段打压,被捕、被失踪、被监视居住、被约谈警告的律师和活动人士逾三百人。其涉及范围之广、打击力度之大为中国改开三十多年来所仅见,统称709案。2017年步入尾声,中国当局对709案处理看来也在接近尾声。但被捕两年多的律师王全璋和更早被捕的民间人权活动人士吴淦至今仍未结案,其结局如何,备受关注。

锋锐律所为重点打击目标

维权律师周世锋创办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是当局打击的首要目标,2015年7月发生针对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709大搜捕后,该律所被当局查封,多人被抓。周世锋和地下教会异议人士胡石根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刑7年和7年半,罪证之一是他们在一次饭局中谈论未来中国政局和如何结束专制。

今年三月中国人大会议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与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均将周世锋等“颠覆国家政权案”列为工作报告中的首要政绩。在当事人被超长时间拘押,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官媒以及“出口转内销”的港媒未审先判,当事人被电视认罪,否认酷刑折磨。部分当事人被判缓刑缓刑获取保候审,仍然处于严密监控之中。与此同时,709案家属持续发声,披露当局对维权律师的迫害以及对家属的打压。

吴淦案判决难产

709案当事人多在法庭上称认罪服判,不上诉。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却是例外。

吴淦于2009年以普通网民身份“围观”邓玉娇案,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2015年5月,访民徐纯合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被警察拦截、殴打后开枪打死。事后吴淦搜集了第一手影像资料进行独立调查,发现警察在其手中打人的铁棍被夺走后当着徐纯合老母亲和年幼孩子的面开枪打死徐纯合,驳斥官媒称被害人徐纯合袭警的颠倒黑白不实之词。官媒播出的视频显然经过剪辑,时序错置,缺乏可信度。与后来北京发生的雷阳被嫖娼案一样,官方在庆安警察违法致命案件的真相面前采取了坚决护短的态度。

当月,吴淦在南昌江西高院外抗议法院不让“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被行政拘留,后被厦门检察院批捕,成为709大追捕被抓者中的第一人。吴淦参与的多起维权案件成为当局指控其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证。

在吴淦经历2年多拘押后,今年8月14日天津二中院闭门审理了吴淦案。

开庭当天,法院外戒备森严,当局派出大批国保便衣等维稳力量,还出动了“尖刀机动队”,有声援者被带往法院附近的挂甲寺派出所。

当天上午,美国之音、华尔街日报等国际媒体记者在法院外受到不明身份人员的严重骚扰,多名西方外交官受到当局人员围堵。中午,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及其摄影助理遭一伙不明身份男女挟持,后被警察强行带到一派出所扣押超过四小时。

法院公告称,吴淦案涉及机密,故不公开审理。公告还说,吴淦“认可其行为触犯了刑事法律,构成了犯罪”。

然而,吴淦在他的开庭前声明中认为,开庭是一场闹剧,无罪的人无需为自己辩护。声明还写道:“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吴淦在押期间多次通过律师发布公开信,包括控诉当局对他的虐待,披露曾接受央视主持人董倩采访,但拒绝按照官方准备的剧本演出,致使采访无法被当局用于播出。

吴淦案8月开庭至今尚未宣判,期间律师多次申请会见,但被拒绝。吴淦的律师燕薪介绍,天津高院批准将吴淦案审限延长到明年1月31日。关于吴淦案悬而未决,曾代理709案件的马连顺律师分析认为,有良知的法官很难将无罪的人定为有罪,一方面法官要考虑判刑,另一方面要想办法向公众交代。

王全璋案李和平案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和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李文足社媒图片)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和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李文足社媒图片)

维权律师王全璋是709案中唯一一位尚未开庭的当事人,两年多来音讯全无,律师无法会见,目前也关押在天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两年来坚持送钱送物,受到警方和看守所的推诿和刁难。

12月7日,李文足再次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两年来首次成功为王全璋存钱并送去衣物。李文足要求得到丈夫的收据,以保证受到钱物,但警察对此要求置之不理。李文足在推特上表示: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天津第一看守所。王全璋在高墙里面,我在高墙外面,走了两年五个月,律师和我没有得见一面。

(资料照) 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资料照) 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2017年4月25日,天津二中院对人权律师李和平案进行不公开审理。中国司法当局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手法,事先放风称长沙法院将于4月25日开审谢阳律师,将国际国内的关注和围观声援人士吸引到长沙。结果谢阳案当天并未开庭,而李和平案的法庭审理正在天津闭门进行,李和平的亲友均不知情。

三天后,天津二中院于28日宣布对李和平的判决结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官方报道说李和平服从判决不上诉。

宣判当天,官派律师温志胜没有出现在法庭上,而是与国保一同来到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在北京的住处,劝说王峭岭去天津“团聚”,被王峭岭严辞拒绝。

王峭岭表示,不接受判决,去天津就可能被软禁起来,如同当局曾对待维权人士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那样。

李和平尽管被判处缓刑,但跟先前被判缓刑的翟岩民一样,没有完全的行动自由。王峭岭对媒体表示,李和平在看守所中被戴手铐脚镣,并被强迫服用所谓治疗高血压的药物。而其他一些709当事人也表示有灌药的经历。

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同样从事律师职业,代理过维权案件。2015年夏,兄弟二人先后被抓捕。今年1月,李春富突然被取保候审得以回家,却呈现精神失常症状。

709 律师李和平和两位709太太通过Skype向大家致意(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709 律师李和平和两位709太太通过Skype向大家致意(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709案被指涉酷刑虐待

谢阳是709涉案人士的代理律师,但在2016年,他本人被以“煽颠”罪逮捕。谢阳在被捕前表示,他只会在受到酷刑后认罪。今年1月网络上披露的一份谢阳遭受酷刑的律师会见笔录,这份长达万字的会见笔录详细叙述了他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各种虐待以及实施迫害者的名字。

中国官媒后来发布了对谢阳和江天勇的“采访”,多家网站转载,声称那份笔录系为迎合西方而捏造。此后官媒报道谢阳在法庭上认罪,否认刑讯逼供。谢阳在保释后仍受监视,并对媒体坦承与当局有交易才获保释。

709维权律师谢燕益今年1月取保候审。与其他取保候审的709律师一样,他被要求不得接受采访,但他打破沉默,于8月接受了BBC的专访。他在采访中现身说法,讲述了自己被虐待的经历。

谢燕益说,他曾被命令蹲在矮凳上,从早上6点至晚上10点,15天后双腿已无知觉,如厕也有困难。谢燕益还称,他被单独关押,半年不见阳光。出于安全考虑,BBC在十九大以后才播出谢燕益的专访。

维权律师江天勇曾帮助谢阳发布拘禁期间遭受酷刑的消息。11月21日,江天勇案在长沙中院宣判,江天勇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江天勇表示认罪,并且不上诉。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和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等709案家属结伴前往长沙,在法院外围观,据称遭到警察暴力围攻。

江天勇是在去年年底看望谢阳家属后在长沙火车站失踪的。数月后官媒透露江天勇被铁路公安拘押时随身携带多部手机,暗指其有犯罪嫌疑,但未说明根据什么法律。

江天勇被捕前曾发声明,坚拒官派律师,而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放弃、悔过、承诺都是无效的。维权律师圈中有人呼吁对江天勇和其他709案被捕人士选择认罪不上诉表示理解和包容,认为他们在严酷压力下即使认罪其维权勇气和所作奉献同样值得褒扬。

709案家属抗争维权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在美国避难。她通过社交媒体和接受媒体采访的方式谴责当局抓捕江天勇并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判刑。

原锐锋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的儿子受其母涉709案的影响,两度出国留学受阻,其间并发生逃离中国后在东南亚被遣返回国的事件,不久前在前往澳大利亚留学时在机场被拦截,护照被剪。

王宇的辩护律师李昱函在中共十九大前被失踪,但是外界认为当局可能为在中共十九大期间维稳而暂时控制她。中共十九大结束后,家人未从当局获得任何形式的通知。11月15日,李昱函被沈阳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批捕。李昱函的辩护律师介绍,她在看守所遭受虐待,身患多种疾病,健康状况堪忧。

709抓捕案辩护律师李昱函 (网络图片)
709抓捕案辩护律师李昱函 (网络图片)

不同于以往的政治案件,709案律师的家属持续为自己的亲人发声,拒绝当局的威逼利诱,始终保持团结。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等长期受到当局监控,被不明身份人员跟踪骚扰,多次前往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地控告上述违法行为。

吴淦的父亲徐孝顺已接近70岁,今年早些时候也加入709案家属的维权抗争。

在世界人权日之际,欧美多国举行活动并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尊重人权,释放在押政治犯。李文足获中国公民运动网颁发“杰出公民奖”。

舆论持续关注

几天前,北京律师前往湖北荆门办案,发生被不明身份人员围殴、遭威胁活埋的恶性事件。虽然跟709案没有直接关联,但这起在中国律师群体频受打压、律师执业权利常被蔑视的大环境下发生的个案受到了一家官媒的关注。

新京报社论指出,律师强,则法治兴,这是社会的共识,也是对于法治的共同愿景。该报认为,若律师的合法权益都无法保障,则就预示着谁的合法权利都难以得到保护。这家隶属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的报纸称,如果能用暴力让律师噤声,则法律就会沉默。

两年多前被捕的律师王全璋和更早被捕的民间人权活动人士吴淦至今未结案,以至全面打压人权律师的709案仍难以收场。

中共19大入常的王沪宁被认为主张中国渐进民主化,推行法治。另一名新科常委汪洋2011年曾在广东柔性并包容性处理乌坎村农民土地纠纷和村长选举。当局将如何处置王全璋和吴淦两案,新领导班子能否调整改变过去的办案路向,以及明年北京两会上将如何评价709案最终处理结果,律师的尊严及其执业权利能否获得普遍尊重,或许仍将是法律界和舆论界关注的一个风向标。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