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1 2021年4月22日 星期四

蓬佩奥访东京称赞四方会谈是对抗中国共产党的方式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往东京日本首相官邸会晤日本首相菅义伟。(2020年10月6日)

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星期二(10月6日)在亚洲领导人的一次高级论坛上谴责中国共产党对亚洲各国的“利用、腐化和胁迫”。华盛顿希望这个论坛将抗衡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在东京举行四方会谈。目前,地区各方正在对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缺乏透明度以及对近邻越发强势越来越感到不满。

印度外长苏杰生、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东京举行四方会谈。(2020年10月6日)
印度外长苏杰生、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东京举行四方会谈。(2020年10月6日)

蓬佩奥在四方会谈开始之际说:“作为四方合作伙伴国,如今,比以往更为关键的是,我们要合作保护我们的人民和合作伙伴不受中共的利用、腐化和胁迫。”

蓬佩奥因为特朗普总统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而缩短了这次访问行程。他戴着以美国国旗为主题的巨大口罩,与其他四方领导人行顶拳礼,并在四方会谈全会开始前与他们单独会晤。

星期二早些时候,蓬佩奥在与日本新闻媒体讲话时以不同寻常的直率言辞形容四方会谈。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个机制是遏制中国崛起的大联盟的开端。

蓬佩奥对《日经亚洲评论》说,这个地区组织是一个“架构”,有可能“应对中国共产党给我们所有人构成的挑战”。

蓬佩奥对《日经亚洲评论》说:“我们一旦把我们所做的机构化,---我们四方一起,我们可以开始建造一个真正的安全框架。”他还说,其它国家在“适当时候”也可以成为这个架构的一部分。

美国多年来一直试图说服亚洲盟国和合作伙伴以更坚定和更集体性的方式抗衡中国。华盛顿认为,北京对地区稳定的威胁日益增长。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束缚着美国的这些努力。

日本、澳大利和印度都与中国保持着至关重要的经济关系。三国经常淡化那种四方会谈机制意在遏制北京的想法,而是把重点聚焦在其它积极面。三国形容说,四方会谈是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之间的一个安全磋商机制。

在星期二的公开声明中,四方会谈的其它三国相比之下似乎不那么情愿批评中国。一个显示四方会谈局限性的迹象是,预计四方不会发表联合声明,而是由各国各自发表声明。

四方第一次会谈是在2004年,但是在遇到中国阻力之后,四方会谈几年后渐渐烟消云散。随着美中关系的恶化,特朗普政府帮助在2017年重振了四方会谈。从那以后,会谈被升级为部长级讨论,分析人士指出,这是所有四方都希望让对话更上一层楼的迹象。

与中国关系紧张

这次四方会谈正值该地区与中国关系紧张之际。这还不仅是因为源于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所带来的普遍愤怒,还有对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领土纠纷问题上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做法的持续关注。最近,中国在与印度交界的喜马拉雅山区发生冲突,有至少20名印度军人丧生,中国军人伤亡数字不详。

因此,新德里智库马诺哈尔·巴里卡国防研究与分析所东亚事务研究专家贾格纳·潘达(Jagannath Panda)说,即使是历来并不情愿坚定对抗中国的四方会谈成员印度,如今也在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

“印度遵循的是不结盟的外交政策。它之前从来也不希望四方会谈成为一个以军事或海事为中心的机构。但是跟中国有了这样的边界问题,印度现在绝对是在改变游戏计划。”潘达对美国之音说,“印度将更急于把四方会谈朝前推进为一种更为正式、更为机构化的程序。”

澳大利亚也与中国陷入重大纠纷。在澳大利亚政府呼吁独立调查新冠病毒起源后,中国对牛肉和葡萄酒等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实施了限制。澳大利亚还指称中国越来越多地干涉澳大利亚的国内政治。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安德鲁·奥尼尔(Andrew O’Neil)说:“从澳大利亚的视角来看,我认为,决策者如今有更多的愿望要抗拒中国,这主要是由于那种中国通过间谍活动越来越咄咄逼人地把目标对准了澳大利亚的感觉。”

奥尼尔认为,在四国当中,日本目前与中国的关系最好。这对东京来说是一种新变化。东京长期以来都最为高调地支持四方安全会谈。

日本新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预计一开始将对中国采取更为谨慎的做法。不过,一些分析人士说,与印度和澳大利亚这样的民主国家结成准联盟能够让日本更为安全地抗拒北京。

局限性

美国官员最近表示有意扩大这个组织的范围和成员,有些人甚至设想最终会产生“亚洲北约”。然而,很多人对一个具有约束力的北约式军事联盟在可见的将来能否脱颖而出抱持怀疑态度。

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首席外交官史达伟(David Stilwell)在蓬佩奥出访前说:“四方会谈成员国的驱动力是共同利益,而不是具有约束力的义务。”

但是他坚称,四方会谈伙伴国将“对(中国)霸凌近邻的做法挺身而出”。

分析人士说,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说,美日印澳都视中国为威胁,但是在具体如何应对的问题上,四国看法并不一致。

新德里分析人士潘达承认,“中国因素毫无疑问把多数四方会谈成员团结在一起“,“同样的是,它也在多数四方会谈成员国中间造成分歧”。

他说,在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上,“四方会谈各国绝对没有共同协议,让四方会谈再加进别的国家,就别想了吧”。

由彼此不同的经济利益结成的复杂关系网,再加上亚洲各国之间的竞争对立,让一些美国正式盟国甚至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都很难。很多人说,根本就没必要做这种选择。

本月早些时候,在被问到韩国是否会加入假设扩大的四方会谈时,韩国外长康京和(Kang Kyung-wha)做出了否定的答复。

据韩联社报道,她回答说:“我们不认为任何把它方利益自动封死或排除的事情是个好想法“,”如果结盟架构是那个样子的话,我们当然会很认真地去想一想,这是否符合我们的安全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