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1 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印度再次拒绝“一带一路”,希望从美中贸易战中获益


印度外长斯瓦拉杰与中国外长王毅握手(2017年12月11号 资料照 )

正在北京参加第五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的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副主席库马尔(Rajiv Kumar)日前重申了印度政府拒绝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立场,他说: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 —— 中巴经济走廊 —— “穿过巴基斯坦占领的克什米尔地区,涉及到印度的主权问题。”

库马尔还表示,对于逐渐升温的中美贸易摩擦,印度不想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不过,中美互相增加关税或可扩大印度产品(比如棉花、糖等)对中国的出口。

拒绝“一带一路”

据《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报道,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副主席库马尔与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主持召开了第五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会议,双方就政策协调、基础设施、高新技术、环保、能源等领域加强合作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不过,尽管中方极力“歌颂”一带一路项目的诸多好处,并强调其与“尊重主权和独立毫不冲突”,但印方还是表达了“拒绝参与”的立场。

《印度斯坦时报》的报道指出,虽然印度方面一直冷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并立场鲜明地缺席了去年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但是,鉴于印度在南亚地区的重要地位及其巨大的市场潜力,北京方面仍在持续做出说服印度加入的努力。

在此次对话会议上,库马尔表示:“在得到印度方面拒绝的回应后,中方就不再提及这个话题了。”他说,“双方都认识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分歧。同时,双方也认识到,在确定的红线范围内,中印之间仍有足够的空间,来推动发展与合作。”

推销印度产品

对于逐渐升温的美中贸易摩擦,库马尔表示,印度支持多边贸易,不想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没有人对贸易战或贸易危机有兴趣,”他说,“印度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还很小,我们是规则的接受者,而不是制定者。”

据《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报道,在此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会议的发言中,库马尔没有点名地批评了全球经济中逐渐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直截了当地向中方推销印度的农产品。他表示:“我注意到,你们(中国)会向爱荷华州和俄亥俄州的农产品征收更多的关税。也许,印度可以替代你们进口大豆和食糖的来源,如果我们的农民能够提供必要的质量保证,从而使我们得到出口份额,将对我们很有帮助。”

此外,库马尔还在发言中向中方提议,扩大从印度进口药品和电影的份额,放松对印度公民的商业签证,将大连的“印度IT走廊”扩展到中国其它城市等措施,并邀请中国太阳能企业投资印度。

印度如何获益

过去的十年中,尽管印度与中国之间的双边贸易成倍增长,但印度向中国的出口却呈现出停滞、甚至倒退的状态,从而造成印度对华贸易逆差达到2016年的510亿美元。为了应对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印度通常采取的是“简单粗暴”的方式。印度是世界上发起对中国产品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远高于欧美发达国家。按照中国商务部的数据,自1994年至2017年8月底,印度一共对中国发起212起反倾销调查。仅今年头两个月,印度就对中国发起了8起反倾销调查。

但是,这样的应对措施只能在一定程度上从进口侧限制中国产品的涌入,却不能根本性地提升印度产品出口中国的竞争力。印度制造业基础薄弱,出口商品多为原材料一类的低附加值产品,而由于语言等方面的因素,印度引以为豪的软件服务业在中国的市场又极为有限。

随着美中之间贸易摩擦的逐渐升级,印度国内的专家们纷纷展开讨论,如何在美中贸易战中获益。印度经济数据分析公司“印度支出”(IndiaSpend)的分析师马拉普尔(Chaitanya Mallapur)撰写的文章颇具代表性。他指出,印度向中国出口的停滞,部分原因是中国将进口市场从印度转向东南亚国家,由于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中国从这些国家进口的原材料比印度更便宜。

在吸引外资方面,马拉普尔认为,印度政府低下的治理水平、不合时宜的劳工保障法、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是阻碍印度吸引外资的主要因素。印度应该利用自己庞大的潜在市场,换取外国制造商的技术,从而实现制造业的升级,达到与中国制造业相竞争的水平。

不过,提升制造业的水平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印度如何在短期内平衡中印之间的贸易逆差,马拉普尔给出的方案无外乎趁美中贸易摩擦之际,争取扩大印度棉花、大豆、电影等商品对中国的出口。

中印关系回暖

第五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原定于去年举行,后因洞朗对峙事件而推延。进入2018年以来,中印关系明显回暖,一些原定于2017年进行却未完成的对话和合作都重新启动。今年3月,中印双方在新德里举行了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会议,中方同意恢复向印度提供雅鲁藏布江水文信息资料;4月,印度外交部长、国家安全顾问、国防部长也相继访问中国,为莫迪总理6月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打前站。

此外,有消息透露,中国反对印度加入“核供应国组织”(NSG)的立场有所松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在4月初访华后表示,他与中方进行了“具有建设性的会谈”,双方达成“向前看”的共识。

中国和印度还在国际原油价格的问题上展开了合作。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石油部长普拉丹(Dharmendra Pradhan)4月15日确认,印度正与中国合作,在国际原油市场上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谈判,取消该组织针对亚洲国家的歧视性定价 —— 亚洲溢价(Asian Premium)。普拉丹表示,中国和印度已经是世界能源市场的主要消费国,应该可以联合起来,与石油供应国协商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总之,随着中印在经贸、外交领域关系的回暖,使得印度的一些分析人士相信,印度有可能借美中贸易摩擦之际,改善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并从中获益。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