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1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互信缺失,中印第20轮边界谈判难有成果


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巡逻(资料照片)

12月22日,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将在新德里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进行中印边界问题的第20次会谈,这是今年夏天长达73天的洞朗对峙后,中印双方首次就边界问题进行高层谈判。

自今年8月28日洞朗危机被和平化解以来,中印两国的关系并没有从低谷中走出。尽管印度总理莫迪参加了9月在中国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中国外长王毅也于上周(12月11日)参加了在新德里举行的中印俄三国外长会议,但印度媒体频繁报道中国在洞朗地区增兵和长期驻守、以及印度无人机坠落中国境内等事件,都显示出两国在边境地区出现摩擦的可能性并未降低。

观察家们对此次中印高层的会谈并不抱任何乐观期望,大多数印度媒体对会谈只是三言两语敷衍带过,而更多地关注中国军队在洞朗地区建立长期基地的情况。中国盘古智库印度研究中心主任林民旺也不看好会谈的结果,他向记者表示:“按照以往中印边界谈判的惯例,这个会议应该今年年初就举行的,之所以推迟到现在这个时候,显然是因为年初达赖访问达旺(Tawang)造成的冲击。”

中印边界谈判进程

中印两国政府首次就边界问题进行会谈要追溯到1960年,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与印度总理尼赫鲁在新德里举行了为期一周的谈判后,未达成任何实质性结果。双方在当年4月25日发表了一份联合公报,并于当晚10点45分到深夜1点举行了一场非同寻常的记者会。中印领导人表达了各自的立场,强调继续研究历史文献,保持高层接触。

用印度媒体的话来说,自从周恩来于当年4月26日飞离新德里之后,直到1981年,中国再没有高层领导人到访过印度。尽管中印双方在当年又接连进行过两次边界谈判(一次在北京,一次在缅甸仰光),都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问题。随后,1962年底的中印战争使得双方关系降至冰点。

1981年,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黄华访问印度,成为中印关系的破冰之旅,双方随后进行了8轮边界谈判。1988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访华,双边关系全面回暖。中印两国随后组建了一个联合工作组,就解决边界问题又进行了15轮的谈判。2003年,在印度总理瓦杰帕依(AB Vajpayee)访华期间,中印政府将边界问题谈判的级别上升为“特别代表会晤机制”,其后,两国特别代表共进行了19轮谈判,今年将是该级别会谈的第20次。

印度拒绝中方建议

中印争议边界地区主要包括东西两段。西段是阿克赛钦(Aksai Chin)地区,面积约3万7千平方公里,目前为中国实际控制;东段即藏南地区,印度实际控制,并于1987年建立了阿鲁纳恰尔邦,面积8万4千平方公里。

对于这些边界争议,中国学者和战略研究人士的观点大多与官方保持一致,此处不再赘述。而印度学者当中一直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其中不乏在强烈民族主义影响下的“两处领土全归印度”的观点,也有经过历史纠葛和当代地缘政治分析后比较客观的解读。

印度著名历史学家拉玛昌德拉·古哈(Ramachandra Guha)就是持后一种观点的人士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位。他在其著作《甘地之后的印度》(India after Gandhi)一书中曾经分析道:中印边界争议地区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从两段争议地区的历史沿革来看,中国在藏南地区更具法理(前提是印度政府已经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印度在阿克赛钦地区更具主权说服力(前提是此前控制阿克赛钦的拉达克王国属于印度)。然而,在50年代,阿克赛钦地区对中国更重要。(在川藏、滇藏公路远未成型之前,中国穿过阿克赛钦修通的新藏公路对后来其控制西藏具有战略性意义。)1962年中印战争后,中国从藏南地区全线撤退到战前实控线以外,却坚持占领阿克赛钦,就是这一重要性的反映。

印度媒体人克沙瓦·古哈(Keshava Guha)曾在《哈佛国际评论》(Harvard International Review)上撰文透露,80年代中印关系改善后,中国领导人曾提出以藏南地区换取印度放弃阿克赛钦地区来解决边界争端的可能性,“尽管这个建议从未被采纳,双方在1993年和1996年达成的有关实际控制线协议,都受到了类似原则的指导。”

然而,这项建议最终未能落实到彻底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层面,源于印度方面当时拒绝了中国的建议。很多中国学者都曾抱怨,中印边界问题之所以经历了这么多次谈判仍无法得到解决,就是因为印度方面不懂得妥协让步,坚持“两处领土全归印度”。

民族主义阻碍解决争端

不过,近年来,类似的抱怨在印度学者中也越来越普遍,印度中国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报告》(China Report)杂志副主编郑嘉宾(Jabin T. Jacob)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我们的学者和外交家都同意,印度曾经犯了错误。上世纪60年代 和80年代,两次犯下过错误。60年代两国战争是一次,战争后,印度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弭战争的影响。到了80年代,印度还处在对抗的状态,所以又犯了一次错误。”他所说的80年代的“错误”,指的就是没能同意中国建议的那次。

进入21世纪后,中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中印两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反差也让中国对印政策逐渐转为强硬。克沙瓦·古哈指出:“此前几十年,中国对阿鲁纳恰尔邦很少谈及,但是,自2006年以来,(对阿鲁纳恰尔的谈论)大幅度增加。目前,中国的政策是将阿鲁纳恰尔的全部称为中国的一部分。”

今年夏天发生的洞朗对峙事件使得中印两国民间的对立情绪在各自国家的社交媒体上广泛扩散,也让观察家们对此轮边界谈判的成果不抱太多期望。印度联合军种研究院的研究员古鲁斯瓦米(Mohan Guruswamy)在《南华早报》上撰文指出:“两个国家都被强大的民族主义所束缚,这种近乎沙文主义的民族情绪非常严重,使解决争端的努力变得非常困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