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2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民主真的不是必然”:一位流亡台湾的香港示威者的心声


“民主真的不是必然”:一位流亡台湾的香港示威者心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9 0:00

“民主真的不是必然”:一位流亡台湾的香港示威者心声

以“正港香港人”形容自己的Criss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从香港“流亡”到台湾。

“我原本想说应该只是避个两个星期或是一个月,我觉得最多就是这样,” 现年24岁的Criss說。她要求不透露自己的中文姓名。

土生土长于香港的Criss今年7月初来到台湾,算是香港自今年6月9日爆发反送中示威抗议以來很早就选择离开香港的年轻示威者之一。

抱持着只是要暂时避避风头的Criss没有想到,这一待,就是近200个日子。中间她数度想要买机票回香港,但都被家人和朋友劝阻。

“也有跟家人,跟朋友商量,(但大家)觉得现在香港警察都疯了,他们不希望我变成那些受害者,”Criss回忆道,“他们说,你不要回来了,你就在那边生活吧。”

利用申请学校以就学的方式在台湾的Criss说,她算是比较早来台湾并决定留在台湾的一批人,7月初到台湾时还来得及申请学校,有许多后来才到台湾的香港人,因为错过了入学申请截止日期而无法以学生身份居留。

香港街头在 “反送中”浪潮多次沦为流血战场,有不少像是Criss这样的香港人兴起了到台湾“避险”的念头。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资料显示,自6月反送中游行爆发开始,每月申请移居来台的香港人与“月”俱增,7月核准申请来台的香港人为371人,8月增为392人,到了9月迅速增至882人,10月破纪录地达到1243人,以10月为例,平均每天有40位香港人移居到台湾。

2019年1月到10月香港居民取得台湾居留许可的人数也创下新高,为4352人,比去年全年总数4148人还要多。有台湾媒体形容,移民台湾已成为香港人的“现在进行式”,希望为未来找一条“后路”。

Criss目前还是学生身份,但她心里有着移居台湾的念头。

仍未看到尽头的香港民主抗争运动受到国际社会瞩目,对Criss來說,她其实没有思考那么多,更从没预料到这是个全面改写她人生轨迹的重要转折点。

“(对人生改变)全部都很大,因为其实是把整个人生都给弄乱了。原本在香港我是个咖啡师,然后我在餐厅里已经在做supervisor(基层主管)的位置,差不多要再升职的时候突然间发生这个事情”,Criss还说,原本以为事情不会影响到整个人生,但回过头才发现,“其实已经没有回去的余地了。”

从前也曾到台湾观光的Criss说,她对台湾的热情和友善并不陌生,但在“流亡”台湾后更多了层深切的感受。Criss说,“我想说声谢谢,因为我住的那边我有去弄了一个连农墙,我一开始弄的时候也蛮担心会不会有人去写什么东西呢?然后我到最近再去看的时候,整个已经满了。所以我想说很谢谢台湾人民可以这样支持香港年轻人。”

“看到那些支持的字句,真的蛮感动的。突然间觉得不是一个人,背后有很多支持你的人,就会感觉比较好。”

即使感受到台湾人的温暖,Criss说话的语气里仍时常透露些许无奈和感慨,她在访谈中多次提到,离开香港后最让她放不下的是家人。她说:“家人的部分是独自一个人去承受所有事情,那个心情是蛮糟的。”

Criss的家人曾经到台湾探视她,并替她带了些平时惯用和本来摆放在房间的小物。她说,当初离开香港的时候又临时又仓促,只带了一个随身背包,其它什么都没拿。“我觉得他们没有表现给我看,但一定是担心的,我一个人在这边他们不可能不担心,”Criss说道。

因为资金有限,Criss大幅减少了在外花钱的休闲活动。她说:“会有一点寂寞的,每一天都是一个人生活,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在这边的生活其实满乏味的。”

Criss说, 她现在努力建立新生活,目标是希望未来能为之后来台湾的香港抗争“手足”提供帮助。

“台湾人民要觉醒起来,因为民主真的不是必然的东西,也是靠以前的人帮你争取下来的, 就像香港因为以前没有人去争取,所以现在这一代人就必须要站出来为自己的未来争取,”Criss叹了口气说。

Criss直言,看到蔡英文愿意接近年轻人,上网红节目,和年轻人轻松互动,她觉得很亲切。“林郑月娥从来就不会做这些东西,所以台湾这个总统愿意这样见(年轻人)的话,对我来说就是比较安心,”Criss说。

“你投哪一个人做总统,对你的自由度来讲是很大很大的改变,所以希望台湾人要珍惜现在拥有的民主,” 作为一个流亡台湾香港抗争者,Criss语重心长的对台湾人民说。

“就像香港因为以前没有人去争取,所以现在这一代人必须要站出来为自己的未来争取。”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