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7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无国界记者发布新闻自由指数 台湾香港同受中国因素影响


北京驻香港机构中联部大楼 (资料照片)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星期四首次在香港召开记者会公布2019年最新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在调查的180个国家及地区当中,韩国上升至第41位,压过第42位的台湾,成为排名最高的东亚地区。香港排名第73,较去年下跌3位;中国亦下跌一位至177,排名世界倒数第4位。无国界记者认为,台湾及香港的新闻自由都受到中国因素影响,香港主流传统媒体早已迅速遵守起北京的命令。

1985年在法国巴黎创立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是一个致力保护记者免受迫害并推进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自2002年起,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都会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为180个国家及地区的媒体自由度评分排名,评估内容包括多元化的程度、媒体独立性、媒体环境、自我审查、法律架构、透明度以及制作新闻、传递信息的基础质量等。

韩国成东亚地区新闻自由第一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及团队,专程由台北的亚太区总部飞到香港,星期四(4月18日)首次在香港立法会召开记者会,公布2019年最新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艾玮昂表示,在东亚地区当中,韩国的新闻自由进步最显著,上升至第41位,压过台湾成为排名最高的东亚地区,与大部分已开发国家同处第二级ō状况尚可ō。

艾玮昂认为,韩国政府真诚地加强对新闻自由及记者的保护,但亦不是完美,例如去年曾经发生政府尝试阻止传媒报道有关北韩的事件。

批台湾对中国假新闻采极权手法

艾玮昂表示,过去6年台湾曾经是亚洲新闻自由排名最高,主要由于亚洲有较多极权国家,但是台湾今年的排名被韩国压过,主要原因是台湾政府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去提升传媒的环境,而且受到来自中国的假新闻影响。

艾玮昂说:“台湾面临的问题是来自中国的假新闻,但是台湾政府控制假新闻所采取的手法,是比较极权的手法,不是民主社会应该使用的,这也是一个警号,无国界记者希望台湾当局可以采取一些更实际和正面的措施,加强对新闻自由的保护。”

中国俄罗斯连手制媒体新秩序

报告显示,中国的新闻自由排第177位,较去年下跌一位,排名世界倒数第4位,处于最差的第五级“状况恶劣”。

报告批评,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加速恶化,中国当局以高科技全面监控和操纵舆论,而中国式全面新闻控管更成为反民主政权的效法对象。

艾玮昂又表示,中国及俄罗斯的新闻自由状况都令人担忧,他认为这两个极权国家正连手制造一个新的媒体秩序。

艾玮昂说:“中国及俄罗斯这两个极权国家正连手制造一个新的媒体秩序,对媒体工作者充满仇视及敌意,无国界记者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份50页的报告,关于中国如何箝制媒体工作及新闻自由。另一方面民主国家好像放弃了自己,新闻自由不断倒退,而极权国家又不断崛起,这两方面的情状,令媒体工作及新闻自由大受影响。”

无国界记者关注香港逃犯条例修订

报告显示,香港的新闻自由较去年下跌3位至第73,被归类为第三级“问题显著”。报告形容香港的新闻自由受中国因素影响,认为“香港主流传统媒体早已迅速遵守起北京的命令”。

艾玮昂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无国界记者非常关注香港政府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因为这会直接威胁所有在香港工作的新闻工作者。

艾玮昂说:“我们以往曾经见过有香港居民被中国当局拘捕,实际上有一位是在香港被抓,另一个则是在泰国被抓。他们被指控的控罪都不是他们被拘捕的真正原因,关注到中国目前的法治状况,我们不相信新闻工作者被移交到中国的话,可以有保证受到公平的审讯。”

艾玮昂呼吁,香港人尽全力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因为一旦通过,所有在香港的记者、博客都会受到永久的威胁。艾玮昂又表示,一旦香港通过关于中国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立法,以及《逃犯条例》修订,必然对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带来负面影响,但未必会反映在排名中,因为排名要考虑其他地区的情况,如果其他地区的传媒环境也一并恶化,香港的排名可能维持不变。

组织指香港媒体仍有重要地位

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由首次公布报告的2002年全球排名第18,到翌年的2003年就大幅下跌接近40位至第56位,期间虽然一度回升;但2015年再下跌至第70位。

无国界记者组织2017年选择在台北设立亚洲行政中心,艾玮昂表示,组织选址台北而非香港,正是考虑到香港近年传媒采访自由充满不确定性及不安全。

艾玮昂表示,虽然无国界记者没有选择在香港设立办公室,但他认为香港的媒体仍然具有重要地位,将办公室设于香港境外,能更有效为香港新闻自由发声。

艾玮昂又表示,香港是中国政府应付不服从的民众的试验之地,中国当局对付香港的模式将会被复制用于其他地方;而香港标志着中国政府对自由人权的开放程度。

香港学者指23条立法及逃犯修例成最大威胁

出席记者会的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香港新闻自由最大的威胁,就是目前港府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以及可能在特首林郑月娥剩下的3年任期内,可能会推动的《基本法》23条立法,加上中国国策的转变,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前景带来负面影响。

傅景华说:“如果23条(立法)只会比以前,可能比2003年那个可能更加收紧,所以不只是我们综合的新闻自由、对于现在我们香港还仍然有一定的网络言论自由都会有一个很大的影响。”

傅景华表示,香港的新闻界受中国因素影响已经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例如香港传媒机构的管理层,或者拥有权愈来愈受到中国因素的影响。

他说:股权的改动,管理层受到不同来自(中国)各方面的影响,亦有一些商业上的影响,例如广告商的压力,这些已经是一段颇长时间,对于香港大部分的传媒机构已经造成一个影响。另外就是有关(中国)国内本身的一些监控或者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在习近平上台之后一路增加,某程度上对香港也会构成一个影响。

国际调查结果与香港本地吻合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香港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近年都处于较低的排名,由2002年的第18位,下跌至今年的第73位,处于一个有问题的状态,与香港记者协会最近公布的调查完全吻合,包括中国因素、传媒自我审查等。

对于香港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17年间大幅下跌55位,杨健兴认为,与中国政府对一国两制的“再解读”与“再演译”有关。

杨健兴说:“即是将一个重心、觉得将一国的重要性愈来愈放大,将两制的重要性愈来愈收缩的话,过往有的平衡就已经失去了,失去了的话,香港的特色、制度的特点,其实就是一些相当自由的,很重要的就是新闻自由,在这些地方愈来愈觉得因为在一国的情况之下,它觉得国家安全重要,国家利益是重要,会直接、间接影响到一些社会上传媒如何讨论一些敏感议题,港独的议题、国家安全的一些议题,那些地方的空间收窄了的话,冲击着自由、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这些都反映在调查的结果上。”

无国界记者组织2019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头5位依次为挪威、芬兰、瑞典、荷兰和丹麦。无国界记者强调,排名并非以言论自由排行,而是维护信息自由,让市民可收到真实独立的信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