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8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专访众院亚太小组主席(1):谈美国当前抗疫努力及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问题


专访众院亚太小组主席(1):谈美国当前抗疫努力及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48 0:00

专访众院亚太小组主席(1):谈美国当前抗疫努力及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问题

美国新冠病毒疫情依然严峻,同时各地传出尽快复工以重振经济的呼声。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阿米·贝拉议员(Rep. Ami Bera, D-CA)通过Skype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在专访的第一部分谈到了美国目前的挑战以及他所认为的复工指标。贝拉众议员还对疫情暴露出的供应链问题提出关注。贝拉是民主党人,在众议院里代表加州第七选区,在进入国会前,他是一名内科医生,在他的选区里行医了20年。

记者:贝拉议员,谢谢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专访。

贝拉众议员:谢谢,我很高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

记者:您的选民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疫情?

贝拉众议员: 我认为,对每个人、对整个国家和世界各地的人来说,一直待在家里其实不是我们一般会做的事。我们人类是喜欢互动的。但我所在的选区加州萨克拉门托郡,人们都在遵循居家令。而且,现在看来也开始起作用。在我们萨克拉门托郡这里,曲线已经拉平了,希望在未来几周内,我们可以开始考虑复工的情景。

记者: 您可以从一个非常独特的角度来谈新冠疫情,您不仅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同时您也是一名医生。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以及如何第一次得知有一种神秘的病毒在中国爆发?作为一名医生,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贝拉众议员: 是的,作为一名医生和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成员,一个我的极为关注的重心一直是全球卫生安全以及大流行病的预防。有一小群人,在2019年底12月,我们开始听到一些消息,但实际是到2020年1月份,我们才开始了解到在武汉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之后我们都看到了中国采取大动作,将整个城市、整个省份隔离。那时我们才真正知道,这不像是萨斯或是中东呼吸综合症,这次情况有点不同。那时候,我们于是和疾控中心及其它机构合作,试图让我们的科学家和医生进入疫情热点地区,但很不幸的,当时进展有点缓慢。

记者: 四个月后,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全球大流行的状态,回顾过去这段短短的时间,您认为我们有哪些做得正确的地方?美国又有哪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疫情爆发时中国迟迟未让美国科学家入境

贝拉众议员: 有些事情,我们本应早点做。我与行政当局第一次的互动是在1月23日,当时我们说,我们知道我们的公共卫生系统会需要额外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所以我们那时提出说,告诉我们你们需要什么,我们会在1 月底2月初另外提出追加救助的法案。

另外,我们也应该用更多的努力让我们的科学家和全球的科学家进入中国,我们才能更好的了解我们所面临的情况。但很不幸的,那并没有发生。

我们自身的挑战在于如何提高我们的诊断测试能力,确保那些诊断测试是准确的,而且一般人都能得到测试。那是我们所犯的一个错误,也导致了我们只剩下一种应对办法,那就是减缓,也就是让大家都待在家里,以减缓病毒的传播。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状态。

诊断测试、抗体测试与接触者追踪

记者: 您一直敦促特朗普政府制定一项全国检测策略,广泛并快速地部署抗体检测和接触者追踪系统。您是否可以详细说明为什么采取这些步骤如此重要?

贝拉众议员: 好的。行政当局想要取消一些居家令,对此我并不反对,但我们必须安全地做这件事,而且当我们有资源的时候才能这么做。

国家复苏策略必须要有几项要点,第一,我们必须要有诊断检测能力。我们知道这个病毒可能还会存在一年,可能两年。在这段时候里,我们会持续看到一些聚集性的病例,我们必须迅速针对有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测,做出诊断,然后对相关接触者进行追踪,努力限制该起聚集性的传播。你可以看到韩国其实在早期就很有效地施行这样的策略,在他们爆发第一批新冠病毒确诊案例的时候就这样做了。因此,在我们具备诊断检测能力之前,我们不能考虑复工。

第二,我们还需要具备血清检测能力。这是一种抗体测试,可以告诉我们,如果你接触过病毒,感染过病毒并痊愈,你会有一些保护力和免疫力,这将帮助我们决定一个社区或全国范围内有多少人其实是安全的,再次感染的风险是非常低的。

最后,我们还需要公共卫生人员走出去,开展接触者追踪、检测等工作。我们还没有那样的人力,我们正估计可能会有多达十万人需要快速招聘、培训并部署到全国各地。这也是我们复苏策略的一部分。

所以,我们现在几乎必须立刻完成这三项工作。这样,我们如果考虑在三个星期、四个星期、或我们认为是安全的时候重新开放,我们才会有这些资源部署到位。

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的问题

记者: 对许多美国国内外很多人来说,最令人震惊的事情之一就是看到我们的医护人员、应急人员、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应该怎么做来确保从现在开始前线工作人员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保护自己免于病毒的侵袭?

贝拉众议员:我认为这场大流行病暴露出全球供应链的问题,你知道很多这些装备和个人防护装备以及一些用于检测的试剂等都是来自单一来源,而这个单一来源就是中国。

如果我们过度依赖一个国家,而如果那个国家正是大流行病爆发的起源,所有活动都停止了,那将会对整个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我认为不仅是我们美国,我们和全球都必须讨论和审视我们应该如何建立储备。

短期之内,我们必须提高自身的制造能力,确保我们有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给我们的现场应急人员、我们的医生、我们的护士。如果我们没有检测试剂和测试盒,我们也应该加速制造我们自己的设备。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是为了应对眼前的危机,

从长远来看,我们真的必须好好关注供应链,不只是防护装备和检测设备的供应链,还有药物供应链,你必须在供应链中保持冗余。

记者:现在大家,您刚刚也提到一些,现在每个人都在讨论复工,该如何复工以及何时可以这么做。您认为应该出现什么样的指标,您才会放心地认为我们可以重新开启经济?

可以安全复工的指标是什么?

贝拉众议员: 在我们可以安全地重启经济之前,我们必须要看的指标是医院的入院人数。到医院去并且病情严重到需要住院的人数,住进重症监护病房的人数,这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这些数字还在上升,我们就知道病毒仍在我们的社区传播。

一旦我们看到这些数字下降,我们有可能仍然会看到新增病例增加,但那是因为检测能力增加的同时,我们也必定会有更多新的诊断结果。

我们也可能会看到死亡人数继续上升,因为那是回顾显示大约两周前情况的指标。

不过,一旦我们看到医院入院率和重症监护病房入院率的数字开始下降,那我们可能就能说我们已经过了曲线的高峰,我们已经进入到下降的阶段,我们仍然需要再等待两周左右,才能确保不会有新一波病毒的复发或感染。那似乎是病毒的生命周期。

病例减少到足够程度、住院人数减少、重症监护病房人数减少,两周之后,你才能说,我们已经走到了病毒的前头,我们可以开始考虑其它措施,让某些风险没有那么高的人群重返工作岗位,或者至少开始开放更多一些活动。

记者:您希望向美国之音全球各地的观众朋友在经历这场大流行病的时刻传递什么信息?

贝拉众议员:正在收看美国之音的观众们,这场大流行病敲响了我们所有人的警钟,不仅是对我们美国,而真的是对全球社区。我们都是相互连结的,我们所有人同舟共济。这场大流行病将在许多方面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但如果我们团结在一起,如果我们作为一个全球社区团结在一起,在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们将变得更强大、更坚韧,而且希望将处在一个更好的境地。如果我们能从中汲取教训,我们作为一个世界将共同努力预防下一次的大流行病。我们将共同合作,努力解决这场大流行病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比如弱势人口群体等。我希望我们度过这一切后,世界将是一个有更多合作空间的地方。

(此次采访于2020年4月17日进行。李逸华久岛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