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5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西安版方方日记 独立媒体人江雪写下封城见闻


12月23日,警察和防疫人员在西安火车站检查旅客的文件。

中国陕西省西安市因疫情封城至今已超过两个星期。在西安居住曾任调查记者的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以文字记录封城前夕至今的见闻,并且以日记形式在网上发表,获得广泛转发,被外界视为西安版“方方日记”。江雪批评当局仓促作出封城的决定,误以为单靠行政力量就可以控制疫情,完全忽视公民社会的力量。

西安版方方日记 独立媒体人江雪写下封城见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49 0:00

《我的封城十日志》1月4日在互联网发表,日记以2021年除夕,作者江雪居住的小区外喇叭响起,要民众排队做核酸检测的场景作为开场,描述了12月22日封城令下达前的情景。正在编稿的江雪隐约感觉到事态严重,并听从友人的建议,赶忙前往超市购物,不久官方果然宣布封城。

江雪在日记中写道,当时没想到,这场封城会“如此仓促不堪,朝着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日记重点提到27日西安管控升级,原本“两天出门买一次菜”的规定作废,与此同时快递停止,网购平台又无法配送。后来部分收到“免费菜”,自称“保障丰足”的小区都和政府有关。江雪强烈质疑,1300万人的大城市,靠基层工作人员和志工送菜上门是否可行。

出于隐私考量化名“丁女士”的西安居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市场上蔬菜等物资其实并不缺少的,问题在于政府在管控升级后把整个市场给停摆了。中国已是物流非常发达的国家。平时城市里的居民,尤其年轻人,养成了从网上购物的习惯。像蔬菜和米、油这些很多人都习惯从网上买,但是当局的管控升级以后,网上快递都停顿了。”

中国当局忌讳公民社会

在民间力量方面,江雪的日记提到,几个参与过各种救灾的志愿者在封城之初组织了几千人,却没法发挥作用。政府“一刀切”关闭所有小区,志愿者没法到一线服务。

“丁女士”说:“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其实很少的。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也放假了,也去帮忙。举例来说,警察、法官、检察官全部都到社区去帮忙做防疫工作。这其中甚至包括核酸检测,即使把全部人都投入进去,你还是杯水车薪。公益组织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让普通人之间发生关联,在灾难来临的时候大家互助。这是公民社会的精神。但是我认为,这几年中国是很忌讳讲公民社会的。行动的空间都受到挤压,公益组织没有发挥作用的空间。”

独立媒体人江雪。(网络图片)
独立媒体人江雪。(网络图片)

江雪写道,遇到封城这种极端情况,社区邻里自救非常重要,类似独居老人等人群的特殊需要,有人没吃没喝等,一些燃眉之急通过邻里互助完全可解决。在一些重大危机发生的时候,社区内的自助自救都是不可缺少的。但目前的情况是,社区不做这些事,人和人相处如在孤岛。

“丁女士”说:“社会组织和社会力量被当局认为可能会威胁到领导和党的专制吧。这几年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一些打压。不光是公益组织,就连媒体的空间也在缩小,大学里面的言论自由也在减少,民营企业的空间也在缩小。行政的力量在强大,社会的力量在变小。”

据当地媒体报道,西安一名孕妇元旦晚上到医院求医,但因核酸检测报告过期4小时被拒入院。她在医院门外等候超过2小时,地上遗留大量血迹,最终8个月大的胎儿流产。该事件引起大批网民猛烈抨击。

江雪的日记提到,她过去任职的报社成立了“记者帮”栏目,他们每天都收到上千条求助信息。西安一女孩发帖说,她父亲心脏病发作,却因为所在小区是“中风险”被医院一度拒收,最终不治身亡。江雪尝试联络女孩,但帖文最后被删除。

“丁女士”说:“这个女孩的爸爸心脏病发作要送医院。她想尽办法出了社区,终于把她爸爸送到了医院,但是医院说,他们所在的小区属于中风险地区,所以拒绝让他马上入院,没有及时抢救,最后不得已就要做手术。本来只是一个不是很大的救治,但后来发展到要做手术,然后在做手术过程中她父亲就去世了。”

江雪质疑“西安只能胜利”的说法

江雪在文末表示,有朋友早前留言为陕西官方喊出的“社会面清零”叫好,又说“西安只能胜利,别无选择,没有退路”。江雪认为,“‘西安只能胜利’是正确的大话、套话,也是空话。”她又说,事件过后如果没有反思,当局不汲取血泪教训,忙着立功摆奖,歌功颂德,苦难只能是白白承受。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丁女士”说:“我认为她写得非常深刻。灾难还没有过去就开始摆庆功宴。对于官员来说,他们也希望把事情做好了,他们也好有政绩,但确实他们的行政能力非常差,作出了非常愚蠢的判断。他们认为行政力量能代替社会上所有其他力量,有点像计划经济。我觉得最大的漏洞就是他们仓促的作出了封城的决定,同时又没有相关的预案跟上。”

原籍甘肃的江雪是法律专业出身,毕业后却没有进入公检法体制或者成为律师,而选择了当记者。根据她以往发表的回忆文章,当时人们觉得公检法非常腐败,自己又觉得担任律师太商业,内心希望从事和公益有关的事。

独立媒体人江雪。(网络图片)
独立媒体人江雪。(网络图片)

任职华商报时,江雪对延安警方擅闯民宅并以男女主人观看色情光碟为由处以罚款和刑拘事件进行调查报道,最后让事主无罪获释,警察登门道歉赔偿。江雪一举成名,更获得中央电视台颁发“全国八大风云记者”名衔。

进入2010年代,随着中国媒体报道空间逐步紧缩,江雪离开当时就职的财新传媒,成为独立媒体人。

来自西安的“人道中国”创办人周锋锁赞扬江雪写下封城日记的勇气。

周锋锁说:“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要写出来都是冒有很大风险的,她肯定很清楚这些。在发表之前肯定也经过长期思考。这日记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西安普通人真实发出的声音。特别可贵的是,她强调民间自救、自助。当然,她也是面临很大的压力,官方经过武汉(封城)以后进一步加强管控。人们自我审查已经成为常态。”

江雪安危备受关注

江雪在发表有关西安封城日记后曾向香港明报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记录所见事实,强调自己整体写得克制、温和,而且会持续把日记写下去,记录封城的情况。

周锋锁对江雪目前的安危表示关注。他说:“肯定是已经受到各种警告和打压。这时候肯定有很多人想问她实际的情况。现在江雪是有这种公信力的。官方当然也害怕这事会引起效果。目前看来,江雪已处于被严密监视的状态。她现在是一个高度敏感人物。”

两年前,中国著名作家方方曾以日记形式记录武汉封城期间大小事情,引起广泛回响,但同时也受到各方质疑。方方因此被中国当局和文学界排斥。近期她更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名单被剔除。

外界把江雪与方方相提并论,《我的封城十日志》则被视为西安版的方方日记。

张海:当局没吸取武汉封城教训

原籍武汉的张海与父亲本来住在深圳,2021年,张老不知武汉有疫情,专程到武汉看病,结果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其后张海向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向政府和医院提出索赔。他向美国之音表示,江雪笔下被封城的西安与两年前的武汉几乎没有分别。

武汉人张海(右)因父亲(左)死于新冠肺炎向政府索赔。(张海提供)
武汉人张海(右)因父亲(左)死于新冠肺炎向政府索赔。(张海提供)

张海说:“(武汉)封城的时候菜价是很昂贵的。有关系的一些人就可以卖菜,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发财。网上的什么京东都给停了。它安排卖菜的这些人肯定是有利可图的。中国是个人治社会。发生封城,你能把菜拿去卖,这肯定是有关系。这值得人们深思,就像中国有句话:‘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他认为,中国当局根本没有吸取两年前的教训。

张海说:“在中国,不管是什么地方,病毒突然爆发会导致当局措手不及。地方官员害怕自己的官帽子不稳,赶紧要封杀所有他们认为不利的消息。(武汉封城)到现在已有两年,说明中国地方政府并没有吸取教训。既然你敢瞒报,为什么不敢追责呢?关键的问题就是这些所谓的官员为了官帽子,不会管普通老百姓的死活。它把政治生命放在第一位。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对它来说是次要的。”

江雪的封城日记发表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在个人微博发文评论说,他愿意相信作者讲述的西安封城以来大部分故事和细节都是真实的,但作者对文章素材有明显的选择性,“这种选择性是她的价值观决定的,倒未必受某种政治动机驱使”。

胡锡进写道,部分知识分子一直存在一种信念,他们的使命就是记录人间的痛苦。因此,他认为无论大多数人喜欢不喜欢,都应该允许这样的表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推特页面截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推特页面截图

胡锡进发表评论时,江雪的文章仍然完整地出现在互联网上。胡锡进认为,这是社会对待批评应有的开放和包容态度,因为包括江雪的批评者在内,几乎没有人希望中国互联网上只有一种声音。但事实上,不少转载江雪日记的链接近日被指“内容违规”而遭删除。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