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1 2024年4月22日 星期一

军事对峙 制度冲突:美中冷战已经打响了吗?


美国、中国国旗和中共党旗
美国、中国国旗和中共党旗

1月1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压倒多数通过决议,将成立“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强调,美国必须积极正视中国共产党构成的挑战,并为进行中的双边竞争进行准备。美国和中国正在冷战吗?

意识形态和制度之争

美国国会众议院的这个特设委员会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名称不是美国和中国,而是美国和中共。这不仅意味着代表民意的美国国会特别把中国和中共分开,而且意味着在这场竞争中,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之争是基本因素。

美国政府2022年10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指出:“中国正在利用其技术能力和对国际机构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为自己的专制模式创造更宽松的条件。”这显然表明,美中之间的较量不仅是经济和军事的较量,而且是专制和民主制度之间的较量。

美国众议院新任议长麦卡锡
美国众议院新任议长麦卡锡

正如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麦卡锡所说:“对于未来,我们最大的担忧就是我们落后于共产主义中国。”“过去数十年来我们通过了各项政策,让中国加入到国际体系。但作为回报,中国输出压迫、咄咄逼人的行为和反美主义。今天,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不断增长,而这是以世界范围内的自由和民主为代价。”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办的杂志《民主杂志》2022年12月刊登的一篇文章说:“要把握中国的挑战,我们必须把握它的意识形态领域。如果伍德罗·威尔逊(前美国总统)和他的追随者想为民主创造安全的世界,那么中国的统治者也想为独裁统治做同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专制不仅仅是政治控制的手段或自我致富的门票,而是一套根深蒂固的关于统治者与群众之间恰当关系的观念。”

美中进入第二次冷战了吗?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22年12月29日的一篇分析文章说,美国已经承认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对手。文章说:“在10月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拜登政府不仅将中国确定为最重要的安全挑战,而且还明确宣布后冷战时代已经结束。如果说后冷战时代的决定性特征是美国的单极大国地位,那么向美中两极大国结构的转变将塑造一个新的世界秩序。”

文章认为,世界形成两级大国结构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几十年经济和军事增长的结果,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在经济上,中国正在逐渐赶上美国。以经济实力来看,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潜力比当年的苏联大得多。”

的确,一些人说,美国和中国之间已经在进行一场新的冷战。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指出,“后冷战时代已经结束,大国之间正在进行竞争以塑造未来。”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奈尔·佛格森(Niall Ferguson)( 资料照)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奈尔·佛格森(Niall Ferguson)( 资料照)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奈尔·佛格森(Niall Ferguson)在2023年1月1日发表在彭博通讯社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总结了美国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尤其是限制对手获得美国和西方技术、知识和数据。他说:“形成并维持同盟关系,并争取阻止对方在技术上赶超。这实际上就是冷战战略,只是没有冷战之名而已。”

他2022年10月23日在彭博通讯社发表的另一篇评论文章中说:“第二次冷战已经开始,只是没有冷战之名。”

但是美国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认为,美中关系比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要复杂得多,所以用新冷战来形容美中关系并不是非常恰当。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王维正说:“虽然说在意识形态上有很大的区别,但是在经济上的话从来没有说是的两个国家,像中美这样子的经济的紧密。”
王维正认为,正因为如此,美国和中国不可能完全对抗,基本上还是在对抗竞争中间还有合作的可能性。但现在看起来,合作越来越少,越来越多被竞争所取代。

美国圣汤马斯大学国际研究和现代语言主任叶耀元教授认为,美国的确在准备和中国冷战,但是和当年美苏之间的冷战有所不同:

叶耀元说:“美国跟苏联彼此之间本来就没有任何的贸易的依存性,两边之间的交流也非常非常的有限。可是在2020年、2023年的现在,美国跟中国直接打起新冷战,但两边之间的贸易这么紧密,两边还有互相的投资,他不可能发生。所以美国的态度是,他的确是在准备一个可能的新冷战,但是这不是一天就会到位,可能需要5年或者是10年的布局。双边之间的脱钩还是会继续进行,只是时间的快慢而已。”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最近对美国和欧洲等地三十个国家的167位全球战略专家进行了一次调查,了解他们对世界未来十年的看法。结果发现,58% 的受访者预测到 2033 年两国之间的经济相互依存度会降低,但是他们认为完全脱钩的可能性很小,而且80%的专家认为,脱钩的进程会是缓慢的。

台湾:冷战变热战的燃点?

一些专家认为,一个正在上升的强国使用武力获得势力范围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打破现存的势力范围划分。《外交政策》杂志的文章认为,由于中国军队还处于劣势,因此中国并不愿意进行军备控制谈判,因为限制中国的军事发展无异于使它的军事劣势永久化。文章说:“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美中两极竞争的结构会使新时代不如冷战时代那么稳定。”

中国的核武库在不断扩大,而且由于中国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的进步,对美国在全球各地的目标具备了更大的威胁。中国目前具备攻击美国军用和民用卫星的能力。中国的空军,包括歼-20隐形战机,已经开始在亚洲挑战美国的空中优势。中国海军的350多艘主力舰只已经超过美国海军。预计到2025年,中国海军主力舰只将超过400艘;到2030年,中国将拥有四艘航空母舰。中国迅速发展的反潜能力正在使美国在潜艇方面的优势逐渐消失。而这一点,圣汤马斯大学的叶耀元教授认为尤为重要。

叶耀元,美国德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政治学助理教授兼代理系主任
叶耀元,美国德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政治学助理教授兼代理系主任

叶耀元说:“美国作为一个海洋霸权,他希望维系自己的霸权的角色,同时他也希望全世界还是通过开放市场、自由贸易的市场来维系这样的一个多边关系。但是美国的考量在于,目前中国在积极发展自己的海军建制,同时中国想要成为霸权或取代美国成为霸权,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叶耀元认为,由于美国要维系自己的霸权,就会对中国的野心进行遏制。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现在这么关注台海的议题,这么关心台湾,因为台湾作为美国的第一岛链,当台湾产生破口的时候,其实对于美国这个第一岛链的防卫线就会产生安全上的疑虑,也对于美国所谓的“自由航行权”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牵制。”

叶耀元认为,中国想当世界霸主,跟习近平的中国梦遥相呼应。

他说:“习近平认为,他如果今天要当皇帝,他也同时必须要党内甚至是让人民都可以去崇拜他,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我今天已经“超英赶美”了。我觉得“超英赶美”这四个字在中国从来没有消失,从清朝末年到现在都是还是用这四个字来看待所谓的国际关系。”

最近,美国官员一直在警告说,从现在到 2027 年,中国可能会以比预期更快的时间表武统台湾。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最近对全球战略专家的调查显示,70%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将在未来十年内争取强行收复台湾。

叶耀元认为,如果发生台海冲突,美中直接冲突的可能性非常高。但是美中两国都拥有核武器,因此也许会有人认为美国不会和中国发生直接冲突。

叶耀元说:“可是美国同时也是估算过,如果真的不愿意起这个冲突,而让两岸战争爆发,让他所谓的第一岛链出现破口,对于美国来说,他未来的安全的花费也会非常非常的巨大,所以可能性是高的。我们只能说,按照现在所有的客观的条件我们去做分析的话,美国会介入台海战争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王维正说:“如果他一意孤行的话,美国在考虑他介入的方式。介入方式有很多,从给予台湾军事的援助、技术的援助,反封锁等等,一直到派员去协助台湾作战,都有可能性,不能够排除。当然很多人认为美国直接派军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如果说看情势而定的话,这个东西都是无法排除的。”

王维正表示,当然中国也会考虑,过去三、四十年经济的巨大成就会因为台海战争而毁于一旦。这不是一代人的代价,而可能是好几代人的代价。

他说:“国际关系学界里面通常有一个说法,就是说从来没有在两个核子大国之间发生过热战,即使像美国跟苏联在冷战期间争斗的很凶的时候都没有直接发生热战。我相信双方都竭力在克制。至于说他们两国之间彼此之间发生热战,比如说中国把核弹打到美国,或美国把核弹打到中国,这种可能性倒不是很大。”

评论区

VOA卫视(直播)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4/22【时事大家谈】国会通过军援法案,美国重扛领导世界重任?七国集团外长措辞强硬,布林肯访华将警告中国援俄?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法律学者、独立时评人张杰;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