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3 2024年6月22日 星期六

专家:美日首脑峰会宣示“双剑合璧” 吓阻中国“不要轻举妄动”


2023年1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来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2023年1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来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美日两国1月13日在华盛顿举行首脑峰会,并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专家认为,美日合作对抗中国的方式有显著的调整,日本将承担更多的责任,美日首脑峰会也是对日本防卫政策重大改变的背书。

强化合作吓阻中国勿轻举妄动

岸田文雄1月9日展开七大工业国集团(G7)访问行程,与法国、意大利、英国和加拿大领导人会晤,最后一站访问美国华盛顿,与拜登就应对中国、朝鲜与俄罗斯带来的挑战,以及深化美日在攸关国安的领域的合作,推动美日联盟现代化举行会谈。日本目前是G7轮值主席国。

美国总统拜登1月13日在白宫会晤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美国总统拜登1月13日在白宫会晤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美国总统拜登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于美东时间1月13日在华盛顿举行首脑峰会,并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

拜登在峰会后表示,与岸田的会面是美日同盟中的一个“非凡时刻”,并说两国关系从未如此密切。

岸田表示,美日两国“共享民主和法治等基本价值观”,并强调日美在全球舞台上的联合作用“变得更加重要”。

双方的联合声明指出,中国的作为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不一致,和朝鲜挑衅行径并列,使印太区域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然而“美日联盟仍是印太区域和平、安全与繁荣的基石。”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指出,在岸田上任至今1年3个月以来,除了视讯及电话交流以外,岸田与拜登面对面会谈的次数至少已有6次。从2021年底岸田一上任就远赴英国的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开始,接着2022年拜登5月访日、6月的德国G7峰会与西班牙的北约峰会、9月纽约的联合国大会、11月柬埔寨的东盟峰会,两人在15个月之内,加上2023年1月份这场峰会总共面对面会谈7次,这样的频率已经足够说明日美同盟的紧密度。

日本国际关系专家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日本国际关系专家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谢文生认为,这次日美首脑峰会主要是要向国际、特别是向中国传达几个重要讯息。
他告诉美国之音:“最重要的是,过去的美日同盟‘美国主攻、日本主守’这样一种‘矛与盾’的角色与分工方式,正式成为过去式。这个讯息主要传达的是,美日两国作战方式的改变,其实是反过来,是为了因应中国企图以武力改变国际现状与秩序的一种强烈回应。也就是说,如果中国未来在台海问题上企图强行要有所作为的话,它将遭遇到的不会只有美国单方面的军力,而是美日‘双剑合璧’的军力强度,如果再加上‘经济安保’的半导体封锁以及供应链重组、还有IPEF(印太经济框架)的威力,这就等于是在向中国宣告这两国(美日)已经将硬的军事跟软的经济这两根棒子都准备好了。”

谢文生表示,本次的日美首脑峰会是在吓阻中国,让其不要轻举妄动。

美中关系专家、南台湾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岸田在访美的两天前先与英国首相苏纳克会晤,双方签署《相互准入协议》,也达成日英共同开发新型战机的协议,格外具有意义。

他指出,英国是日本继2022年10月22日与澳大利亚共同签署《相互准入协议》之后第二个签署该协议之美国盟邦,日本无疑是藉此与具有核子动力潜舰合作内容的澳英美安全协议(AUKUS)加强联系,成为美国核威慑联盟下被保护的对象,又可巧妙地回避国内外对日本“核不扩散”的议论。

美中关系专家,南台湾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
美中关系专家,南台湾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

盛仰正说:“在美国垂直主导的印太战略下,日英、日澳间的《相互准入协定》是一种横向的协同作战结盟,日本国土今后将有美、英、澳三国共同驻军。藉此,将大幅地增加中国入侵台湾及邻近日本岛屿之军事行动所需付出的代价,并且日本亦可扮演美国印太战略下东北亚和平稳定守护者之核心要角。”

安保政策大转弯或为美国要求

美国总统拜登在会后表示:“美国充分地、彻底地、完全致力于这一联盟。”拜登说,“在日本历史性地增加国防开支,以及新的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础上,我们正在使我们的军事联盟现代化。”

岸田感谢拜登在区域安全方面的努力,并表示:“日本和美国目前正面临着近期历史上最具挑战性和最复杂的安全环境。”

联合声明指出,美日将共同调整军力部署与吓阻能力,以应对网络和太空领域等新威胁。

日本12月16日在临时内阁会议上通过新版《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安保三文书,内容明载将拥有可攻击敌方飞弹基地的“反击能力”,这是二次大战后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的大转变。

南台湾美国商会研究员盛仰正认为,俄乌战争导致印太安全危机上升,使美日同盟提高警觉,岸田内阁必须对宪法中关于自卫队的“专守防卫”原则重新定义,建立对敌基地的先制 “反击能力”,让向来美日同盟中以美国为“矛”、日本为“盾”的分工模式得以大幅度弹性灵活地应用。

盛仰正说:“美国对日本突破既有的‘专守防卫’框架表示欢迎,因这体现出日本欲追求更积极的外交政策意愿。美国国会跨党派亦一致表示欢迎态度。这对日本而言,取得美国全体支持,让日本拥有先制‘反击能力’以制衡中国及北韩的威胁,有莫大的帮助。本次的美日首脑会谈,可视为日本在取得先制‘反击能力’上,得到美国背书。”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研究员长尾贤(Satoru Nagao)认为,新版安保3文件中的重大转变,其实是由美国主导的结果。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

他对美国之音说:“新版《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文件的重要转变恐怕根本是美国提出的要求。中国对美国所造成的挑战愈来愈大了,而现在美国与中国对抗的同时,还要与俄罗斯对抗,本来应该要大幅提高国防预算、强化军力,但是以美国目前的状况不太可能,所以需要日本在印太地区投入更多军力。”

长尾贤指出,美国在2011年至2020年之间的军事费用削减了10%,加上俄乌战争的影响,原本想在印太地区增加的预算与军力就显得捉襟见肘,需要日本更多的参与来分担。

日中关系专家谢文生指出,全世界对日本军力最为警戒的国家其实是美国,即便是二战后美国因应1950年代的韩战而让日本军队重新组建,日本的军力发展始终在美国所限定的范围内,例如12式地对舰飞弹的射程过往就限于200公里,但现在美国对日本防卫政策的“限制”有相当大程度地调整。

他说:“现在美国已经默许日本可以将飞弹射程改良至1000公里,也就是已可达中国沿岸城市,甚至欧巴马(奥巴马)时期还不同意卖给日本的战斧飞弹,也预计将可以出售,其射程更是达1600公里。由此可知,新版安保3文书中特别是将‘反击能力’载入,意谓着美国将过去70多年,对日本军事封印的解除,迈出第一步。”

谢文生表示,在新版安保3文书通过的消息发布之后,中国依然企图塑造“日本军国主义复苏”的假象,但是日本防卫政策大转弯足以彰显美国对于日本防卫原则的信心,也证明了日美同盟更加紧密。

台海进入“战时体制”

在美日首脑峰会的联合声明中,美日再度重申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以和平方式处理两岸议题。这是美日在一周内第二度公开提及台海议题,上一次是两天前的1月11日。美日在华盛顿举行外交与国防部长“2加2”会谈的联合声明中批评中国“试图为了自身利益而改变国际秩序”,指出台湾海峡和平稳定“是国际社会安全繁荣不可或缺的要素”。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表示,台海议题是日美在重要的国际会议上必提的重点,日美将不断地阐明遵守国际规则的重要性,并明确表示反对中国单方面以武力改变台海的现状。

他说:“其实台海安全议题在以前的日美双方的各种会议上就一再被提起,既然已经决定日本对于印太区域的安全担负更多责任,现在开始日美关于台海安全的军事合作会在细节上更加具体化,日美已经更加频繁地针对‘台湾有事’进行模拟与联合演习。此外,我相信,日美今后都会更频繁地向台湾派出政治人物的访问团,将台湾的‘实质国际地位’提高到与其他主权国家同等的水平。”

美中关系专家盛仰正认为,针对台海安全,日美会拟定更具体的共同对策,但不会公开。

他说:“对于台海冲突的危机管控上,针对如何协助台湾抵御中国入侵之前、中、后,美日可望于各阶段拟订出更具体的共同对策。然而,为了在战术运用上保留一定程度的隐密性,本次美日共同宣言(联合声明)不会公开此一细节。”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认为,从新版国安三文书中的内容可以得知,日美针对台海紧张局势上的应对方式,已经进入了“战时体制”,美日峰会是为此改变作最高层级的宣示。

他说:“特别是日本在自卫队中设立‘统合司令官’专心指挥日军(自卫队)作战及跟在日美军进行协同作战。而‘提高西南集团军的司令的位阶以跟美军相符’,还有美方近日释出美军印太司令部打算在日本设立‘在日美军司令部’,(台湾)有事状态时可以直接就地指挥所有在日美军,都是在展现美日‘双剑合璧’的军力强度。”

谢文生表示,日美接下来在“台湾有事”的合作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中国的设定,未来日本对中国企图以武力改变台海现状的行为不再只是口头警告,而是揭示“箭在弦上”的行动展现。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