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8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中印领土纠纷吃紧 日印加速扩大合作


今年是日本与印度的“友好交流年”,图为两国政府制作的交流纪念活动事业的正式标志

多家日本传媒本周图文并茂地引用中国新华社的消息,称一个月后举办第九届BRICS(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峰会的厦门市,正紧锣密鼓地进入最终筹备阶段。

《产经新闻》上周还指出,中国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曾经任职副市长的厦门举行金砖五国峰会,也有推动习近平提倡的一带一路,把厦门作为海、陆据点的谋略。不过,日本版《新闻周刊》和英国路透社等最近都指出,中印最近的领土纠纷已令厦门峰会蒙上阴影。

开发印度东北部

与中印紧张关系相反,日印正扩大和加强两国合作关系。上周日本与印度在新德里举行了“日印北东部开发调整论坛”(Japan-India Coordination Forum on Development of North Eastern Region)启动仪式,执行2015年两国制定的“日印展望2025”计划中包含的合作开发印度东北部的项目。

日方出席仪式的日本驻印度大使平松贤司形容,日印通过在印度东北部进一步扩大开发的合作来加强两国关系。他说:“印度政府推进的东向行动政策中,把(印度)北东部作为与东南亚联结的重要地理位置,对此日本也非常重视在北东部的合作,而且北东部与日本的历史渊源也很深,加深软件上的交流也很重要。在开发北东部事务上,印度对日本期待很高,所以扩大合作的潜力很大。日本已在北东部实施各方面合作,为了更广泛推进,与印度联合构筑了这一论坛。”

日印历史奠基础

1944年3月至7月的二战期间,日军为了切断英、美、苏(俄罗斯前身苏联)援助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抗日的军事物资通道,包围印度东北部靠近缅甸的英帕尔(Imphal)地区,被英军和印军击败。日军战场伤亡和传染病、饥饿死亡总计近7万人、英、印两军伤亡近4万人,

后世称此“英帕尔会战”,是日本史上最惨痛的一次陆地败战,也是二战中的一场著名战役。

在日本,英帕尔战役成为“无谋战役”代名词。1976年日本官方电视台NHK播出有关该战役记录片,后来重播过,今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日还预定再播,作为反省二战的事例。

二战后印度东北部一度存在要求独立的运动,印度政府为此曾禁止外国人进入。日本1994年在英帕尔郊外建成慰灵碑,2015年二战结束70周年时,日本《读卖新闻》以“回归不了的魂”来报道众多仍散落在英帕尔的日本人尸骨。

日军因协助过印度对抗英国殖民统治,印度本身对日无仇。二战结束时的远东国际裁判中,印度法官帕尔(Radhabinod·Pal)是唯一主张日本无罪的国际法官;1949年印度赠送两头大象给东京上野动物园,来安抚战败的日本;1951年印度拒绝出席与日本签署《旧金山条约》仪式;1952年印度放弃战争赔偿权与日本建交。

建日印现代关系

1958年日本向印度低息贷款开始了对外援助政策。东西方冷战时期,日本基于日美同盟关系疏远过印度,但冷战结束后,日印再度接近,1986年起日本成为印度最大的外援国。1998年日本虽加入国际制裁印度核试验的行动,但2000年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访问印度,宣布与印度构筑“二十一世纪国际伙伴关系”。2001年日本解除制裁印度后,日印不仅经济、贸易、外交关系加速发展,而且国防、政治关系也迅速加强,2007年起日本参加印度与美国的马拉巴尔军演;2013年日本天皇、皇后应邀访问了印度;2015年日印制定“展望2025特别战略国际伙伴关系”。

日本对印度的经济援助额到2000年累积到2.1万亿日元(约191亿美元),印度是日本主要援助国之一。2003年后伴随政治关系加强,日本要提升对印度经援的战略性、透明性、效率性,通过日本驻印度使馆、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正式组成“援助印度机动部队”,在印度随时援助印度政府的经济政策,上周启动的“日印北东部开发调整论坛”,就是其中一环。

在近年印度重点建设的东北部,日本已协助建设道路网、能源、上下水道、医疗健康、农业、环保、妇幼教育、人员交流、战后和解等。出席论坛启动仪式的印度北东部开发部副部长Naveen·Verma也提起英帕尔与日本的特别历史关系,表示期待日本在协助东北部自然环境带动观光产业、有机食品、振兴竹制品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和防灾等基础上,再以技术促活合作,强调希望通过论坛机制继续与日本对话。

东京议促活合作

与新德里几乎同步,东京也举行了“日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EPA)联合委员会第四次会议”,讨论加强两国经济合作、促活两国经济的课题。日本外务审议官山崎和之和印度商工部商务副部长Rita·Teaotia各自率领两国有关部门官员出席。

2007年开始谈判、2011年2月签署、同年8月生效的《日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是日印为加强两国关系,制定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圆滑、有利双方利益的经济合作协定。占两国贸易额94%的产品在协定生效后10年内废除关税,据印度2006-2007年的贸易统计,已对90%的日本产品实施10年免税;据日本财务省2006年的贸易统计,已对97%的印度产品实施10年免税。

研究印度问题的日本战略研究论坛研究员长尾贤指出,日印合作目的是对抗中国一带一路。他说:“从日本来看,印度位于中国的背后,地理上日印前后钳住中国。另外印度洋是日本海上通道,能源进口经过印度洋到达的南中国海,又是日本防卫最危险的地区,因为南中国海是多国海上通道且资源丰富、战略地理重要,但周边都是无力小国,是中国最渴望也最容易垄断的海域。可是印度不但同样重视南中国海,而且历史渊源悠久,与南中国海周边国曾有过良好关系”。

共同价值观结盟

与人口11亿的民主印度结盟,有利日本推动自由、繁荣的地区安全,日本早在2006年安倍第一次执政期就提出与印度、澳大利亚、美国结成“自由繁荣弧”的构想、2012年安倍第二次执政前夕称此构想为“钻石安全网”。但当时印度态度暧昧,没积极回应日本的结盟热情,还参加了中国亚投行(AIIB)、BRICS峰会等,直至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访日,双方才基于安倍这一构想,制定了两国外交、国防部长2加2会谈的机制。

长尾指出,近年印度对抗中国的姿态趋于鲜明,原因既有对中国金融政策不满,也有中国与印度敌对的巴基斯坦结盟,并在印度主张的领土上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主权纠纷,还有中国军舰到印度洋活动、在南中国海建军事据点等安全忧虑。他解释说,印度重点建设东北部的政策说,印度积极建设印度东北部基础设施,是谋求陆地与东南亚连接来促活印度与东南亚经贸,同时也含有对抗中国的安全战略。他说:“东南亚国家经济上依赖中国是南亚地区安全忧虑的一个因素,为了分散东南亚国家依赖中国的程度,印度有意扩大与东南亚国家贸易。同时印度东北部也有与中国争夺主权的藏南地区,建设东北部道路等基础设施,有利印度军迅速移动,事实上中国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意义也是军事大于经济。”

对中印目前在中国与不丹国境附近的洞朗(印度称都克兰)高原一触即发的军事对峙局势,日本政府回避公开评论,但许多日本企业已投资的这一地区也与日本战略相关,朝鲜半岛和洞朗高原令日本政府目不接暇。不少日本舆论则指出,中国可能会以小冲突来为这次中印纠纷落幕,但该在金砖五国峰会之前还是之后,似乎也成了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