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6 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中国前华商报首席记者江雪疑因言获罪一度遭警方传唤


陕西都市报华商报的原首席记者、评论部主任江雪。(维权网图片)

在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即将召开前夕当局严厉打压公民记者之际,陕西资深媒体人江雪疑因其所撰写的“在国家哀悼日,我拒绝加入被安排的合唱”一文被遭西安警方带走传唤,但不到24小时内获释。

前华商报首席记者江雪疑因言获罪一度遭警方传唤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40 0:00

据维权网消息,陕西都市报华商报的原首席记者、评论部主任江雪5月18日晚7点多,在去医院看护母亲的路上被西安市高新分局带走。外界认为她所撰写的“在国家哀悼日,我拒绝加入被安排的合唱”一文,引发当局不满被传唤。

网上消息称,江雪在微信上告知友人自己被三男一女的警察用警车带走。而后,江雪18日晚11点左右发消息称,自己刚刚回到家中。而她的友人也确认她已获释。但目前还没有她被约谈的详细情况。

美国之音记者拨通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及高新路派出所的电话询问约谈江雪之事,对方都称“不知道”,并直接挂断电话。

江雪4月5日在网络上发表“在国家哀悼日,我拒绝加入被安排的合唱”一文,文中痛批中共以“大国战疫”姿态向全世界自吹自擂,唏嘘“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和两位公民记者陈秋实、李泽华,感叹共产党体制下无力说话的荒谬现实。

江雪还在文中提到08年汶川大地震时中共隐瞒死难人数,避而不谈校舍因质量问题在震时坍塌,以及作秀一般的悼念晚会。

资深媒体人、原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目前处理所谓的“不良言论”只有用国家暴力恐吓。

他说:“这就是现在当局收拾民众言论的方式直接变成国家暴力了。无论你是什么人,在网络上发表了他不喜欢的言论,就立刻警察出动。”

李大同还表示,当局通常没有证据定罪,警察上门纯属是一种威胁手段。

“当然他也知道没法判你什么罪,但他就是一种恐吓,用国家暴力恐吓你,吓唬。”

李大同说:“并不是所有的,有些言论他可以去告你什么颠覆国家,但不可能所有的言论他都扣上这个帽子,他也只好把你弄去做个什么笔录啊,训诫你一下啊,也就只能这样了。”

李大同还表示,过去有时候还会通过组织或者单位领导来找谈话,劝诫一下,但现在都没有了,全部都是警察直接上门,已经日暮途穷,当局现在只有谎言加暴力两个手段了。

李大同说:“它希望这期间不出任何事,成了政治任务。”

李大同在提到“两会”时说:“全是政治丑角聚在一起,演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一场戏,可笑之至。”

前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24小时》制片人王春雷也对美国之音表示,江雪的这篇文章按以往的标准是不会被警方约谈的,也就是被删帖。

他说:“江雪的文章基本上是情绪的表达,并没有提出实质要求或者对政府强烈的指责,但当局需要通过这样的约谈向外界传递一种信息,即使是情绪性的文章,现在也是被监视到的,要被约谈的。当局的标准和维度降低了,现在只要有情绪上的表达或者不符合政府意志,就会被约谈。”

王春雷认为,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 ,中国内外部整体的舆论环境产生很大变化,来自全世界的压力越强,内部就会越收紧,当局对不同人士的声音就更加紧张。

王春雷说:“对于公民记者,当局采取的手段就是约谈”,“事实上,他也知道不能真正抓起来或者软禁起来,他就是通过约谈提醒你警告你,达到一个威慑的效果。”

此前,继陈秋实、方斌等人之后,自今年2月起到新冠病毒疫情中心的武汉进行公民报道的上海维权人士、公民记者张展,5月15日在武汉被警方“失踪”,目前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涉嫌罪名是“寻衅滋事”,羁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

王春雷还表示,目前当局整肃不同的言论,只允许一个拥护政府的声音存在。他说:“现在特别明显的一个状态就是,所有的平台包括娱乐型的,都是一边倒的声音在传播。而稍微有质疑或者其他态度的、评判的声音会被制约,被删帖。”

祖籍甘肃天水的江雪,1996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20年前,法律专业出身的她转行新闻业,长期做调查性报道。除任职华商报外,还作过财新传媒调查记者。曾因报道陕北“黄碟事件”及陕北“枪下留人事件”等,获选2003年央视首届“中国记者风云人物”。曾获2002年南方周末年度“社会公众服务杰出表现奖”。2009年受美国国务院邀请,参加“国际访问者计划”。

2015年,江雪脱离体制,成为独立新闻人,开始关注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议题,记录宏大事件中小人物的故事,只为自由报道。她曾为香港的端传媒撰写过《律师夏霖和他的时代》、《洗冤律师伍雷:火山的平静只为更好地爆发》、《四年了,那个开日系车被“爱国青年”砸穿脑袋的中国人》等文章。

两年前,她曾因转发反对中共修宪的消息,微信公众号被多次封号,个人微信账号被封杀。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