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6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分析:气候合作离不开美中关系大“气候”


美国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约翰·克里在天津出席与中国外长王毅的视讯会议。(2021年9月1日)

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克里结束了中国之行。分析人士说,尽管克里似乎再次被中国官员“数落”美国持续的敌对情绪将危及美中气候合作;但是华盛顿和北京的气候合作,的确无法摆脱两国之间持续紧张的地缘政治气候。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星期五(9月3日)结束了在中国天津为期三天的访问。这是克里自1月20日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第二次访问中国。

克里此次出访中国前夕,华盛顿舆论界普遍分析,克里的中国之行旨在重申他4月份访问上海时与其对口官员作出的共同承诺。也有一些分析认为,鉴于美中关系持续紧张的局势没有缓解,克里说服北京做出具体新减排承诺的努力前景黯淡。

“气候外交”与美中大气候

美国总统拜登今年1月20日上任伊始,就将美中气候合作视作是除了应对新冠疫情危机之外美国外交事务中的重大要务之一。

克里在天津两天半的行程,公众一般的期待是克里与其对口中国官员、气候变化特使解振华的双边会谈。但是克里与中国其他三位更高层官员的视频会晤显示,北京与华盛顿的对话对双边政治关系的聚焦程度,远远超出了对气候变化合作的关注。

被认为是中国级别最高的外交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9月2日在与克里会晤时,指责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的“严重错误行径”,造成两国双边关系的严重困难。

此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也与克里进行了视频会晤。王毅对克里说,“中美气候变化合作不可能脱离中美关系的大环境”。

与克里举行视频会晤的最高级别的中国官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观察人士注意到,克里此次天津之行所接触的中国官员的层级,远远超出了7月份时访问天津的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

熟悉美中关系的分析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官员对克里强调,糟糕的美中关系将使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更难与美国合作,这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美国智库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级研究员饶义(Denny Roy)说:“北京所表明的一贯立场是,所有的问题都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议程有关。 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没有什么能超越最基本的政治内涵。”

研究和关注气候变化问题的专家和学者则表示,尽管外界觉得克里的中国之行似乎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气候合作上面,而且好像还碰了软钉子;但克里此次的中国之行的重要性在于:“重申和重新确认美中上海对话”。

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外交学院教授、环保学者夏竹丽(Judith Shapiro),也是《中国走向绿色:陷入困境星球的强制环保主义》(China Goes Green: Coercive Environmentalism for a Troubled Planet)一书的共同作者。

夏竹丽认为,应该“将克里的这次访问视为一次信息交流的机会,而不是美国‘说服’中国去做任何什么事情的机会,这或许才是一种有帮助的态度。

克里在结束天津访问时对记者说,他在访问期间主要与其对口中国官员解振华讨论许多基本和具体的问题。克里称他与解在两天半的时间里的会谈是“非常有建设性和详细"的。

夏竹丽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面临自身的挑战,这是美国对这些挑战保持坦率和透明的一次机会。 这也是一个承认两个大国都面临着实际气候威胁的机会,比如美国最近的飓风和中国的洪水灾难。

“如同中国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实现零碳排放一样,美国自身也是如此。 一方不应该向另一方施加压力,但双方都必须认识到,它们在稳定全球气候危机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 她说。

北京公共政策和法律学者、NGO组织“公共卫生治理项目”(Health Governance Initiative)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贾平认为,克里的天津之行,有助于进一步增加中美双方在这一议题上的沟通和理解。

“一个比较理想的结果是:双方能够本着务实的精神,找到具有可操作性、可持续性的合作共同点。中美在这一领域的务实、有成效的合作,符合全球共同体在新冠疫情肆虐的今天,对负责任大国的合理期待,”贾平说。

北京需下大决心废燃煤能源

夏竹丽认为,北京肯定会回应国际社会对其海外燃煤电厂融资的谴责。因为当前北京只要接受国想要就都提供投资的做法,不利于中国的国际声誉。况且,“在制定明确指导方针和筛选工具,以防止对燃煤发电厂的投资方面,中国最近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夏竹丽解释说,中国在过去的立场是,只要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就尊重伙伴国的需要和愿望。但是现在,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更加积极主动地影响此类投资,并且鼓励做出更具可持续性、尊重社区权利和生态系统完整性的选择,政府和投资者也开始关注这些呼吁。”

在今年4月22日举行的地球日领导人气候峰会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

中国媒体的报道显示,早在2020年初,美国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中国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和华北电力大学等单位共同发布了《加快中国燃煤电厂退出:通过逐厂评估探索可行的退役路径》的报告。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5月31日的报道称:一场颠覆性的大讨论正在中国能源领域展开,主题是中国现役的1000多座燃煤电厂会不会被判“死缓”?

不过,熟悉中国环保发展状况的夏竹丽教授同时指出,中国投资机构在环境和社会保障方面,实现采用一系列强有力的标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例如,纸浆和造纸业的砍伐、大型水坝造成的生物多样性丧失,以及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建设造成的栖息地破碎,都需要更加仔细地审查,”她说。

拜登的中国战略

早在拜登刚刚当选总统以后不久,华盛顿舆论界就有分析认为,拜登上任后除了应对新冠疫情是当务之急之外,将会以气候变化合作为启动器,重启与北京之间陷入历史最低谷的双边关系。

关注美中关系的分析人士告诉美国之音,华盛顿一直希望北京将一些问题视为共同关心的问题,并且不能被双方有争议的政治议题所捆绑。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事与愿违。

东西方中心的饶义博士说:“多年来,美国一直试图让中国以这样的方式看待危机管理。然而,北京方面认为,华盛顿对某个问题感兴趣,只是想利用这一问题作为杠杆的一个机会罢了。 不幸的是,这似乎也是北京应对气候变化的方式。”

在饶义看来,拜登的对华政策延续了特朗普政府开启的整体强硬政策。 尽管拜登已经放弃了前国务卿蓬佩奥要求其它国家致力于推翻中国共产党的呼吁;但是他仍然更加努力地加强美国的联盟关系,而且要比特朗普更加重视捍卫人权的斗争。拜登的做法或许是故意的,为了证明关于他会对中国软弱的指责是不真实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