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中国频繁窃取韩国技术,挖角、内奸、黑客并用手法巧妙


2018年11月6日,上海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三星电视展位。

在美中科技角逐激烈之时,美国在亚洲的盟友韩国也与中国打着一场技术保卫战。韩国电子、造船、军工等优势产业的技术正面对着中国越来越露骨的觊觎,美国之音从业内人士和专家处了解到,从高薪“挖墙脚”、收买内部人员到黑客攻击,中国使用的手段日渐丰富巧妙,已成为韩国技术泄露的最大目的地。

来自中国的双倍年薪诱惑

“中国企业招人”、“需韩国半导体大企业十年以上工作经验”、“提供私宅和子女教育费”……在韩国的猎头网站上,时不时就能看到这类招聘广告。在韩国的半导体、显示面板等电子科技行业,中国企业的“挖墙脚”行为十分普遍。供职于一家韩国半导体企业、经常往返韩中两国的A先生告诉美国之音,在半导体领域,中国主要需要电路板设计等方面的技术人才,开出的条件都非常优渥。

“基本上年薪都会翻倍”,A先生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你知道模组厂表面喷涂工艺吧,每家厂的工艺都不一样。国内这方面人才不是很多,厂家就从韩国同类企业找工程师,签两年合同,工资是韩国的两倍,还提供房子、保险全缴。你想,韩国的工程师工资才8000-9000万(韩元),也就50万人民币吧,但是中国可以开100万。对韩国人来说,两年的时间不算长,再加上这个条件,他就会觉得很不错”。

除了具体的技术,学习韩国的管理体系、生产技术标准也是中国企业挖人的主要目的。“中国与韩国在产品管控方面存在差距”,A先生说,“(韩国)比较高层的人过去后一般会做总监、副总,统筹整个技术部门。但是技术存在更新换代的问题,所以一般这种高薪都是只签两年,两年后下面的中国人都学得差不多了就不用你了,说白了就是把有用的东西榨干后再换人”。

A先生认为,对中国企业来说,高薪挖人策略具有很高的性价比。“自主研发需要投入很多资金和精力,但国内企业都希望尽快看到利益,所以这可以说是另辟蹊径。韩国的技术比国内先进,挖人过去就可以负责新产品、完成产业升级;而且人才流动这个东西没法限制,不像设备什么的,这样中国就可以绕开其他国家的管控了”。

金钱收买、黑客攻击:中国成韩国技术泄露最大目的地

“猎头挖人只是最表面的部分,收买企业内部人员、买卖技术的情况也很多”,韩国相明大学信息安全工程学系教授朴元衡对美国之音指出。今年1月底,SK海力士、三星电子子公司17名有关人员因涉嫌将存储芯片国家核心技术泄露给中国竞争对手,被韩国检方与国家情报院起诉。2月初,三星显示器的2名研究员因试图将三星显示器全球首创的OLED面板有关技术卖给中国,被韩国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

不过朴元衡认为,最令人忧虑的还是通过黑客攻击窃取技术的行为。中国黑客擅长寻找并攻击薄弱环节,最常见的手法是通过SHODAN等联网设备搜索引擎寻找企业闭路监控系统的漏洞,监控研究所、生产设施等重要场所,以获取机密。此外,大企业安全防范较弱的部门也是攻击对象。三星电子俄罗斯、意大利客服中心曾先后遭遇手法类似的黑客攻击,“从报告书提供的恶意代码来看,基本上可以推定是中国黑客的行为。但为什么要攻击并不重要的客服中心呢?我认为他们的意图是先突破安全措施薄弱的环节、侵入内部,然后再攻击安全防范较强的总部,这是中国黑客经常使用的手法”,朴元衡说。

无论是金钱收买还是黑客攻击,“问题在于这类行为是从中国政府层面上进行的”,朴元衡认为。去年9月,韩国科学技术院的一名教授因涉嫌将无人驾驶有关技术提供给中国院校而被韩国政府起诉。韩国科学技术院是全球排名前五十的韩国顶尖院校,这名教授负责该校与重庆理工大学合办的国际教育合作项目。调查显示,该教授或参与了中国的“千人计划”,收受了中国政府提供的额外资金。另外,“据我所知,黑客也是中国政府雇佣的,隶属于人民解放军”,朴元衡介绍。

中国已成为韩国技术泄露的最大目的地。韩国国情院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0月的5年间,该机构共发现了123起技术泄露海外事件,其中83起的目的地为中国。面对这种情况,韩国正不断加强有关立法。不过朴元衡认为中国并不会因此停止窃取技术,“他们会采取更隐秘、更不容易被发现的手法,比如使用加密货币买卖技术、进行更多的黑客攻击,他们的手法会更巧妙”。

中国谋求科技崛起的战略意图

然而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是,中国的科技实力已得到大幅提升。根据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的报告,虽然韩国在半导体等领域仍保持着较大优势,但两国总体技术水平的差距已缩短至1年,随之而来的是韩中出口相似度逐年提高。韩国主要出口高附加值技术产品,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中上游位置,这也意味着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上升。

“如果说中国以前停留在全球产品链中,那么现在是真正进入了价值链”,驻华韩国大使馆前经济通商官、中国经营研究所所长朴胜赞对美国之音表示。“虽然去年疫情席卷全球,但从联合国报告来看,中国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金额仍超过了美国。使用廉价劳动力的外资撤走了,但很多知识和技术密集型企业展开了对华投资。目前生产高附加值产品的工厂或供应商80%都分布在中国,剩余20%在韩国、台湾和日本等周边国家。如果要打破以中国为主的价值链,整个高附加值制造业的格局都会发生变动”。

将这种变化放置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背景下考量,其意义就更为重大。由于基于新技术的新产业和新生产方式将决定未来的经济范式、进而影响全球的政经秩序,中国显然将之视为一次战略机遇,美中关系也由此走到了分水岭。“之前的技术时代和高附加值技术时代需要分开来看,之前美中关系好比‘与狼共舞’,因为互相需要,所以在全球价值链中尚能和平共处;但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了变化,中国会慢慢发展可以用来反制美国的技术,在这个问题上,它从头到尾计算得非常清楚”,朴胜赞指出。

正因如此,“中国也很明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关技术上必然会和美国脱钩、各走各的路,所以提出技术独立、自力更生,推行工业强基政策。也就是说重要的材料、零部件和设备都要在中国国内生产,但没有内需市场这是不可能办到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要强调以内循环为主”,“最终是要构建起一条‘中国价值链(China Value Chain)’”,朴胜赞提出了这样一个概念。

“这个过程十分漫长,但中国的思维方式是,目前情况下不能直接挑战美国,要把目光放在未来,进行长远的布局”,朴胜赞认为。对于中国所看到的是怎样的未来,朴胜赞并未直接回答,而是举了电子货币的例子。“目前中国正在加紧布局电子货币,明年起就可以全面使用,在这方面美国落后于中国。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其货币供给影响巨大。但电子货币的规则和地位将完全不同”,从这一点来说,“美中关系间的问题已经摆到了桌面上,无法后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