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9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美国失业外籍工作者的担忧:“我能留下来吗?”


纽约港口的自由女神像

在美国因新冠病毒疫情宣布进入全国紧急状态一个月后,美国国土安全部仍未针对持有工作签证的失业外籍人士颁布新政策,导致一些签证到期者可能进入“非法居留”状态,甚至被遣返。

疫情在美国爆发后,持有工作签证的外籍人士迅速受到影响:一些企业因疫情导致的经济困境,不得不停业甚至裁员。目前还没有数据显示有多少外籍工作者已经被波及,但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移民律师们纷纷表示,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目前数量不少,还在继续增加”,位于维吉尼亚州新未名律师事务所的蔡律师说。受影响的行业主要为航空业,旅馆住宿业,餐饮业,娱乐业,实体店零售业,包括在这些行业的公司里做信息技术和财务会计的专业人士。他透露,中国籍的在美工作者中,做信息技术和财务会计的占多数。

通常,持有工作签证的外籍工作者在离职后,有60天的缓冲期(grace period)离开美国,或另寻雇主,否则将失去合法身份。但在如今世界各国封城锁国,机票难求,美国又出现史无前例的高失业率的情况下,短期内,这两个选项都不容易走得通。

就此,美国移民律师协会曾在3月中下旬向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移民局)发出信函,希望该局颁布新政策,将失去工作后的缓冲期延长至90天,以方便工作者和移民律师有更多时间处理当前的突发状况。

在移民服务局迟迟不做出行动后,该协会于4月初将移民服务局告上了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区法庭,要求保留签证即将到期的外籍人士在美国的合法身份。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于4月13日在其网站和发给移民律师的邮件中称,将把新冠病毒疫情定义为“超出控制的非常情况”(extraordinary circumstances beyond control)。没能及时申请延长签证或转换签证的申请者可将此作为原因,但必须出示“可信的“证据,移民局将逐个案例考量。

移民律师们迅速指出,这些选项早已存在,并不是针对新冠疫情而特别制定的新政策。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的政府关系主任莎娃丽·达拉戴尼认为移民局做得并不够,只是在重复已有政策,不仅不延长缓冲期,还在两周前宣布当局因疫情原因将延缓处理手头事务的速度。

她说:“如果他们认识到他们需要时间,那他们也应该认识到他们的客户也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新常态。”

密歇根州的移民律师迈克尔·诺兰对移民局出台新规定持悲观态度。他说:“我不认为他们在试图做出任何改变。”

他表示,如果移民局向美国移民律师协会透露了有出台新政策的意愿的话,协会就不会选择走诉讼这条路。因为一般新政策的出台本身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有时甚至长达一年。如果移民局连意愿都没有,这意味着长时间内不会有新规定出台。而如果协会在官司中胜诉,反而可能迫使移民服务局在短时间内出台一些临时规定。

不过诺兰并不看好胜诉的可能性。他说,就算胜诉,移民局也可以对结果进行上诉,来来回回可能会拖很多年。而且如果法官也认为移民局不会轻易妥协的话,也不会命令该局出台新规定。

他说:“我希望他们能做出一些及时变动,给人们更多的时间。但现在我没发现他们有这么做的意思。”

在回复美国之音针对是否会出台新规定的问询邮件时,移民局的一名发言人并没有给出细节,只表示该局已采取行动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个人和雇主,并将持续观察疫情,评估与工作签证有关的选项,及时与公众沟通。

根据美国移民局的有关规定,一名外国人如果在签证过期180天后不离开美国,将被禁止入境三年。非法滞留美国一年以上,将被禁止入境10年。如被发现在签证过期的情况下继续工作,则将被遣返。

律师们表示,目前,对无法继续工作的外国人来说,想要合法留在美国,首个选项就是转换签证。

新未名律师事务所的蔡律师称,找不到工作的外籍人士可申请将工作签证转换为访问者签证(B)或学生签证(F)。如果这些人的配偶有独立的工作签证身份(H1B),他们还可以申请配偶的家属签证(H4)。在签证申请被处理期间,就算是60天的缓冲期已过,也不会被视为非法居留(unlawful presence)。

诺兰律师表示,申请转换为访问者签证时,申请者必须证明自己没有长期留美的意向。这样的证明可包括到期的房屋租赁合同,或正在出卖的私家车。瑙兰说,因疫情而转换签证的例子在2008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很常见,而当时美国政府对申请者出示的证据审查起来非常严格。

纽约的移民律师安娜·戴蜜琪推荐保留无法购买到离美机票的证据,以防止被视为“非法居留”。

除了工作签证外,移民局也没有出台针对以工作为基础的绿卡申请者的新政策。

诺兰律师称,绿卡申请者在程序末尾的面试时必须要有工作,如果在申请期间被开除了,也必须在面试时拥有一份与先前工作性质类似的工作,才能通过申请。而除了末期的面试,申请程序中任何时间里,雇主、雇员、工作职责、工作地点四个元素都不能有改变。任何一点变化了,整个绿卡申请程序都必须重新开始。

而在申请程序早期的评估当中,申请人的雇主必须证明在雇佣申请人前,已进行了长期和广泛的人才搜寻,且没有美国公民、永久居民、或其他美国劳工有资历并愿意胜任该工作。这在多达2200万人因疫情而失业的当下美国并不容易。

“持工作签证的人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诺兰说。“我们有的烦恼,他们也有。他们会为钱烦恼,会担心能不能及时回家喂孩子,做晚饭,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大家的烦恼是相通的。但除了这些以外,他们还要担心能不能留在这个国家,这是他们所有烦恼的核心。所以失去工作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因为这触及到了那个核心:我能留下来吗?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