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刘晓波走了,刘霞已然是遗孀。此刻她在想什么,也许日后她会告诉大家。不过她数年前被朋友在家中拍下的录像,抽烟、说话、确切说是念她的诗词的镜头,却是存在的。她说:

这是棵树吗?

这是我,一个人

这是冬天的树吗?

它一年四季都是这个样子

叶子呢?

叶子在视线以外

为什么画树?

喜欢它站立的姿势

做树活一辈子很累吧?

累也要站着

没有人来陪伴你吗?

有鸟啊

看不到鸟啊

听那翅膀飞舞的声音

刘晓波生前接受媒体采访的片段不多,有一次被香港电台(RTHK)记者抓到,说的话也不多,但是在香港电台以“我没有敌人 – 刘晓波”为题播出的铿锵集访谈中,其人其思,或可略见一斑。

刘晓波
刘晓波

在其中一段录像中,刘晓波说:“在独裁国家从事反对运动,面对警察、蹲监狱就是你职业的一部分;所以说,一个持不同政见者,不但要学会怎么反抗,而且你还要学会怎么面对这种打压,怎么样坐牢。”

最终,刘晓波也没有能够彻底走出关押了他多年的牢房。一如美国之音记者叶兵在刘晓波去世那天从沈阳发回的报导所形容的,刘晓波是在严密隔离状态下去世的。在刘晓波去世后,很多媒体报导的内容和标题也都明白指出这一点;其中华尔街日报在标题和内文中都强调:刘晓波是在警方羁押状态下去世的。

2008年十月间,刘晓波在接受上述香港电台采访期间还谈到了中国的变革。他说:“中国过去20年,如果说它这个社会和政治上有一点进步的话,都是靠民间力量自觉主动推动;当一个事情或者问题积累得够长,有足够的人关注,就会导致一个制度逐步的改变。”

刘晓波最为外界所知的“事迹”之一就是参与零八宪章的撰写和发布,希望中国有一天能成为一个新的共和、甚至是一个新的“联邦共和,” 城乡平等、公民充分拥有结社自由,结束一党专政。 零八宪章犹如捷克反对人士在1977年推出的“七七宪章”。

一位美国记者在形容捷克反对派以及民主人士在1977年签署的“七七宪章”的时候说:很多人在上面签字的时候,并不对它能够在捷克国家和社会的变革中起到多大作用,有很多的期待;这么做了,只因为这么做是对的。这期间,一路走来,国家和社会已经变了模样,而那些在这期间做出了贡献的人,如今既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被遗忘了,也可以说是永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