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4 2021年3月9日 星期二

《更长电报》剑指习近平 美国对华战略建言引发左右激辩


资料照片:2015年9月24日时任副总统拜登与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安德鲁斯基地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2月4日)发表首次外交政策演说,将中国称为“最严峻的竞争者”。但是美中如何竞争、对华战略如何运行依然存在许多议论空间。最近,一份由匿名者撰写的中国战略报告呼吁,美国对华政策必须聚焦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寻求领导人更换,以使美中关系回到2013年习近平执政前的轨道。报告在对华政策研究圈内引起热烈讨论。

在拜登就任总统后,有关美国未来对华政策的讨论和建言充斥华盛顿。1月28日,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发布《更长电报 - 走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THE LONGER TELEGRAM--Toward a new American China strategy)。大西洋理事会称此为“一份杰出的新战略文件”,是“对中国地缘政治战略提供的迄今为止最深刻见解和最严谨考察之一,以及将如何应对中国战略野心的挑战的有见地的美国战略。”

这份25000多字、80多页的战略文件有如下特点:

  • 作者匿名。大西洋理事会称作者为“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与中国打交道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和专业知识”;因其报告对中国事务分析极为重要而破例允许匿名发表。
  • 报告取名“更长电报”,意在类比1946年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代办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给国务院发了一份长电报,凯南于次年匿名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相关文章。凯南认为,苏联最终会在自身矛盾的压力下瓦解。凯南的分析为美国的冷战遏制政策提供了最有影响力的基础之一。

《更长电报》主要内容:

  • 美国对华战略必须将目标锁定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因为“在21世纪,美国面临的最重大挑战是在习近平主席和总书记领导下日益专制的中国的崛起。” 习近平与其前任不同,他“已经显示打算将中国的专制体制、强制性外交政策和军事存在,投射到远超中国边境直至整个世界的范围内;”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对美国、其盟国和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际秩序而言,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习近平不再只是美国面对的问题。他对整个民主世界构成了严峻挑战”。
  • 该报告同时认为,美国对华战略的目标不应是推翻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权,而是更换现有领导人。“美国对华战略的使命应该是使中国重回2013年前的道路,即回到习近平之前的战略状态。” 报告认为,毛之后、习之前5任中国领导人都能与美国合作。
  • 该文件认为,改变中国领导人的战略目标之所以可行,是因为对习近平领导能力及其野心的不满已经使中共严重分裂,“中共高官对习近平的政策方向感到极大困扰,并对习近平无休止地要求绝对忠诚感到愤怒。他们担心自己生命和家庭未来的生活。无数事例表明存在着对习近平的这种深刻而持久的怀疑。”
  • 该文件认为,美国战略的首要目标是促使中国统治精英得出结论,继续在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际秩序中运作而不是建立敌对秩序,符合中国也符合中共的最佳利益。
  • 美国制定一个完整的、两党一致的、可指导未来30年的对华战略迫在眉睫,因为“当前中国的崛起深刻影响着每一项美国主要国家利益。这是个结构性挑战,在某种程度上在过去20年里已经浮现。而习近平权力的崛起极大加剧了这一挑战及时间表。”
  • 该文件还划出5条中国一旦逾越,美国将直接进行干预的红线。

《更长电报》引起了美国关注对华政策圈内不同立场的专家学者热烈讨论。

美国对华战略应瞄准习近平?

“我怀疑这是个好主意,”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荣誉教授、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所名誉所长兰普顿(David M. Lampton)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因为我的推测是,这会使精英阶层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并在中国推进减少合作、加强独裁的政策方向。我认为我们对中国决策的黑匣子了解得不够多。如果我们尝试这样做,我认为会适得其反。”

兰普顿认为,这一战略不会得到美国盟国的支持,“他们已经在担心自己与美国的关系太紧密”;也不会得到美国选民的支持,“美国的公众、美国的预算和美国的国会是否同意这样的破坏中国精英稳定的努力,并承受这一战略带来的所有影响呢? 我认为不会。”

兰普顿认为,这一战略尤其会干扰拜登政府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与中国的合作。“我们正呼吁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全球经济管理、国际卫生健康方面进行合作。你真的可以想象北京会与一个其明确目的是改变其政府、改变中国的政府进行合作吗? 我认为说它不明智都是轻的。”

“这是一份非常非常重要的报告,”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保罗·海尔(Paul Heer)如此评价。他说,报告对中国威胁严重性的分析、如何应对的策略,他基本都同意。但他认为,该报告在其分析框架里夸大了中国称霸世界的野心。

“我不认为中国的目标是试图摧毁自由民主、将其专制模式强加给世界其他国家,并成为世界新秩序的中心。我认为这些超出了北京正在追求的真正的野心。”海尔通过电话说。“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对美国来说不是一个极为麻烦和困难的挑战。但我认为无须夸大其本质。”

海尔认为,把美国遭遇的中国挑战全部归因于习近平的个人领导也是不准确的。海尔认为,报告对习近平个人的分析,包括对他的思维方式、马列主义意识形态,以及鲁莽、决断和挑衅的领导风格,“所有这一切都是事实”。但他认为,“许多美中关系中的问题的驱动力在习近平上台前就已经存在和发展了,而且我认为,中国对美国政策的变化具有其连续性的。”

海尔在《国家利益》网站的文章中写道:“在他(习近平)前任领导下,中国已经是一个公认的列宁主义政党,具有深刻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这一点从未被遗忘。习近平的所有前任都将民族主义作为政党合法性的重要支柱。”。

中共党史专家、《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同意海尔的分析。他认为中共有实用主义的一面,如陷于文革泥潭中的毛泽东在跟尼克松见面时说,“你们是这个(大拇哥),我们是小拇哥;” 邓小平1974年联大特别会议上说‘中国永远不称霸’,1989年六四镇压后又提出“韬光养晦”,那是因为实力不够,但骨子里都是要坚持党的领导。这一点习近平跟他们一脉相承。香港今天的局面和中国今天的独裁局面根子都在邓小平。再往前说根子在毛泽东。”

但高文谦同时认为,《更长电报》提出盯住习近平是正确的,“习近平现在确实是共产党的一个图腾、一个象征,习近平不动,中国一丝一毫都别想变。这一点像逃离中共的蔡霞等人都看得很清楚。”

但高文谦不认同《更长电报》让中国回到2013年之前是美国战略使命的看法。“真动了习近平之后,这就不是简单回到2013年了。像文革后,动了毛,就要一直追到50年代,最后走上改革开放这条路。共产党一旦失去了习近平这样的图腾人物,就没办法再简单回到2013年。”

有批评人士认为,《更长电报》显示了对中共更乐观的看法,“暗示美国有能力通过精细校正的政策,来扭转习近平治下的中共朝着极权主义的转变。”

新闻网站Axios报道中国的记者贝瑟尼·艾伦·易卜拉欣(Bethany Allen-Ebrahimian)写道:“对比之下,蓬佩奥国务院的报告把中共极端专制主义看作是一个永久性的特征,聚焦在对中国实力的遏制上。”

美国国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高级官员对此评论:“对准习近平?但习近平是共产党的产物。”

这位前官员认为,中国就是一个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控制的共产党国家,“中共的指导思想就是认为美国为首的西方跟社会主义中国是水火不容的,西方会利用各种办法把社会主义掐死。所以,习近平觉得他是在自卫,但不知不觉地他就是在对外扩张。在南中国海,搞‘一带一路’,他觉得他在保护自己,但实际上都具有进攻性。他的决策圈内一直有强烈的阴谋感,邓小平、江泽民都是这样,认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这位官员认为,《更长电报》说要针对习近平,这恰恰反映了美国对华政策几十年来的一个大败笔,“从1940年代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就喜欢针对个人,一看周恩来,这个人很和蔼,说话合情合理,于是就认为他代表的一切都是好的,没看到周恩来背后一些主导性的意识形态的东西。所以这个《更长电报》是个非常混淆视听的东西。”

高文谦认为,“中共的意识形态跟前苏联冷战时期有很大不同。当时有共产主义扩张问题,而现在习近平的所谓不忘初心,更多是防御性的,并不全是进攻性的,难道他还想把共产主义红旗插遍全世界吗?”

高文谦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中共的一块招牌,是“羊头“;而它的意识形态内容会根据自身处境的不同而不断调整改变,“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最后就是共产党领导一切,实际上就是要垄断这个权力;表面上是共产党垄断,而最终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垄断。”

有美国保守派人士认为,美国并没有能力改变中国,《更长电报》是一个会导致美国为失败而付出高昂代价的战略。

“美国保守派”杂志(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的作者拉里森(Daniel Larison)说,《更长电报》作者想象力太丰富,“虽然我们政府强迫外国领导人改变其行为的记录非常糟糕,但美国却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成功地改变中国领导人的决策;美国试图强制改变比中国小得多、实力弱得多的国家的政权行为都未能成功,而美国却有能力迫使中国政府的行为发生这种变化,这简直是幻想。”

威慑中国五条红线,该明还是该糊?

《更长电报》指出:“中国多年来的策略一直是模糊红线,以避免导致北京过早与美国公开对抗。 美国必须非常清楚中国的哪些行动美国会寻求进行威慑,以及如果威慑失败,将促使美国直接进行干预。这些应该通过高级别外交渠道明确地传达给北京,以引起中国注意。”

《更长电报》认为,美国应该建立具有连贯性的国家战略,并建议划出五条红线:

  • 中国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动任何核、生化武器行动;
  • 中国对台湾或其近海岛屿发动任何军事攻击;
  • 中国对日本军队因防卫尖阁诸岛及其周边东海专属经济区的主权而发动任何攻击;
  • 中国在南中国海采取的为进一步声索岛屿并使其军事化、对其他声索国部署武力,或阻止美国和盟军海上航行自由而采取的任何重大敌对行动;
  • 中国对美国盟国的主权领土或军事资产进行的任何攻击。

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肯姆佩(Frederick Kempe)说:“‘划红线’建议已经引起争论,批评者认为取消了战略模糊性将置美国于被动。”

批评者嘲笑那些认为划了红线就可以减少来自中国挑衅的人。批评者认为,划红线实际上会引起两种后果:如果美国不能在中国踩红线后对其采取行动将处于自取其辱的境地;而如果美国采取了行动则可能导致自己陷入不想要的冲突中。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海尔认为,划出美国的红线有必要,但他对这些红线的可执行性存疑。“关于中美间潜在冲突发生时战区内双方的军事能力,我们很久以来就假设如果发生军事冲突我们会占上风。但考虑到中国军事现代化相对于我们现代化的速度和范围,我认为这是一个比20年前更成问题的假设。因此,我不确定这些红线是否像报告作者假定的那样可信和可执行。”

海尔不认为美国应该在防卫台湾抵御中国进攻上去除战略模糊,“我认为这不是个好主意。”

海尔认为,美国不应将保持在东亚乃至全球战略主导地位纳入美国的核心利益。他说:“我认为,我们需要长久而艰苦地思考,在可预见的未来,以我们国家实力的每个衡量标准,如何使我们的主导地位可持续,怎样才是更现实的。我认为不幸的是,美国的主导地位已经成为过去。”

谁是《更长电报》的作者?

《美国对华战略更长电报》模仿近半个世纪前遏制苏联战略的《长电报》,采取匿名方式发表,但这一做法能否为其加分?不少人似乎引对此表示不解和批评,甚至认为可能会降低报告的可信度。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荣誉教授兰普顿说,采取匿名“这对我而言意味着他们更关心他们的事业超过真理。所以我认为,匿名孕育着不负责任和机会主义。”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海尔说,“我无法真正理解的是,保持匿名的理由是什么。 我不知道如果这个作者被大家知道后,要做出什么牺牲或会有什么麻烦。”

海尔还认为,这份报告中几乎所有分析都是已经存在的,“其中许多想法已经由许多不同的作者以不同的方式表达过。因此,实际上报告中并没有很多新的分析。报告只是把所有内容进行了独特包装。”

“美国保守派“作者拉里森认为,将此称为长电报是不明智的。因为“这篇论文几乎没有凯南对历史和战略的敏锐观察。其中很多是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及其野心的一系列意识形态主张的分析。”

新闻网站Axios记者贝瑟尼·艾伦·易卜拉欣发现,借“长电报”形式撰写美国对华政策报告这并不是第一次。“去年11月特朗普政府的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就发表了70多页的中国战略报告,虽未以此命名,但公开表示受启发于‘长电报’。”她写道。

美国国务院11月发布名为《中国挑战的方方面面》(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研究报告。其中谈到了解中共执政理念对理解其利益与目标的重要性,以及中国挑战与当年苏联对自由世界挑战的相似性时,都受到了1946年凯南《长电报》的启发。

“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但我不排除作者是特朗普政府中较低级别的官员。在我看来,这完全有可能,”兰普顿说。“特朗普下面的许多人对中国持更一致和连贯的负面立场,他们对特朗普总统的变化无常感到沮丧。因此,我认为为特朗普工作的那些人通常比特朗普对中国更具敌意。”他解释。

《更长电报》重要吗?

这一报告在拜登新政府正在形成其对华政策的时刻发表,显然作者希望对美国制定对华政策产生影响。但这份洋洋洒洒的《更长电报》的发布虽然在对华政策智库和相关人士间引起讨论,似乎没有得到美国主流媒体的太多关注。

兰普顿认为,《更长电报》的重要性不在于它本身,“它之所以会产生影响是因为——至少一个原因——它是由一个著名的而且受人尊敬的智库发布的。”

成立于1961年的大西洋理事会是美国在全球事务中最具影响力的跨党派智库之一。美国多位前国务卿和多数前国防部长都是该组织的荣誉理事。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海尔说,他不确定该报告是否会对拜登政府产生独特影响,“因为即使拜登政府采纳了该报告中的某些想法,它们也可能是其他报告和其他说了相同话的作者的想法。

不过兰普顿说,可以肯定的是北京会重视这份报告及其影响,“我一直在跟中国的一些重要人物交谈,我认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建议。我想他们已经对此给予了很多关注。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的反应是不会有更多合作。”

兰普顿说,从北京的角度来看这不是一个好的发展,“我认为中国政府中的许多人会认为,这实际上不仅反映了跟特朗普相似的观点,而且可能也反映了在美国就美中关系正在形成一种更深刻的共识。”

如果这份报告的战略建议真的成功了,将会是什么样的景象?《更长电报》的作者表示:“到本世纪中叶,美国及其主要盟国将继续在所有实力的主要指数中支配地区和全球力量平衡;阻止了中国武力夺取台湾……习近平被更温和的党的领导人所取代;中国人民开始质疑并挑战共产党一个世纪以来的主张,即中国的古代文明永远注定要走向专制的未来。”

“这些目标很难争论;甚至更难实现。”发布这份报告的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肯姆佩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