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8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全球600多城市举行科学大游行

  • 美国之音

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科学大游行(2017年4月22日)

鉴于那些基于证据的知识在世界上受到越来越多的政治攻击。科学工作者正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在世界各地600多个城市游行 。

数以千计的科学工作者及其支持者星期六在全球各地参加了为科学而游行的活动,游行地点包括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开普敦,伦敦,马德里,尼日利亚和首尔。

在柏林,组织者说,约有一万人向勃兰登堡门走去,举起的标语牌上写着“靠事实不靠感觉”,“我们爱专家—— 有证据的专家” 。

日内瓦的游行群众携带的标语说:“科学—— 黑暗中的蜡烛”和“科学是答案”。

在伦敦,示威者从科学博物馆走向威斯敏斯特的议会广场,举着支持科学的标语牌。

科学家的新角色

科学大游行激励了那些平时避免大声疾呼而把工作基于公正实验的科学工作者,让他们走到聚光灯下。

对于核物理学研究生切尔西·巴特拉姆来说,白宫顾问凯利安·康威所谓的“另类事实”是“最后的稻草”。

唐纳德·川普总统对其就职典礼人数的照片证据提出异议。记者质疑他,康威回应说,行政当局提供了“另类事实”。

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巴特拉姆说:“我知道的许多科学工作者,包括我自己在内,在实验室里花了这么多时间,耗费了这么多生命时光,就为了一个抽象的观念“,那就是,理解现实可以使人类文明受益。但是“然后有人说:‘那已经不重要了’,这太有破坏性了”。

所以巴特拉姆参加了在华盛顿的科学大游行,支持科学在政府在健康、安全和经济等方面决策中发挥作用。

英语老师凯伦·坦耶和她十岁的儿子迈克尔,从新泽西州的埃弗罗来到华盛顿,参加了游行。这是因为他们认为 “科学影响一切”。

凯伦·坦耶告诉美国之音: “当我们今天看艺术的时候,艺术完全受到科学和科学性质的影响,我们以此来表达人的精神。”

在华盛顿特区,国家大草坪上有人演讲,还有大型教学帐篷,科学和教育工作者以及各种学科的领导人讨论了他们的工作、有效的科学交流策略和公共传播培训。主办方表示,这次活动是无党派的,不是针对川普行政当局或任何政界人士或政党。

拟议中削减预算的工作项目

尽管如此,科学大游行实际上是抗议川普及其行政当局提出的对联邦科学和研究预算的大量削减以及他们对气候变化的怀疑。

国际科学大游行正巧赶上了地球日,川普在地球日发表声明说,他的行政当局致力于支持科学和保护环境。

声明说:“严格的科学对我的行政当局努力实现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双重目标至关重要。”

科学大游行的组织者说,这是承认和捍卫科学在日常生活中重要作用的全球运动中的第一步。

科学大游行的全国共同主席卡罗琳·温伯格(Caroline Weinberg)说:“科学延续了我们的生活,保护了我们的星球,把食物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并为经济做出了贡献。”

温伯格说:“决策者在制定政策时忽视科学证据,从而威胁了我们的现在和将来。他们削减预算,并通过让科学家沉默来限制公众的知识,从而威胁了科学进步。”

第一代伊拉克移民Mona Hanna-Attisha博士是儿科医生,是这位医生警告密西根州弗林特的官员说,该市的水被铅污染了。她是科学大游行的全国荣誉共同主席。

Hanna-Attisha说:“我们举行科学大游行,使科学家拥有像我这样的自由,说出来,摆脱政治化,继续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临界点

主办方尚未发布游行人数。但是,人数方面的争议只不过是科学家们看到的一个更大模式的一个小例子。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川普不接受关于人类活动影响气候变化的科学共识。他任命的环保署署长普鲁特(Scott Pruitt)也不接受气候科学。普鲁特在上任前,曾一再与环保署发生冲突。

但是科学家们说,他们的挫折感,已经有数十年了。

科学大游行的全国共同主席卡罗琳·温伯格说:“现在我们可能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但是科学大游行的批评者说,公众抗议活动,存在着进一步把科学政治化的风险,把科学工作者变成另一个利益集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